一九九七年的春节,十三岁的墨卿修准备开始独立操作自己人生中第一个商业项目,初步启动资金是自己的2000块压岁钱。

当时大部分的城市家庭生活都已达到了小康水平,孩子们手中的零花钱也渐渐富裕起来,对于零食和玩具的需求也渐渐加大,学校门口各式各样的摊位也自然增多。但这些摊位所贩售的东西大多重复,而一些南方城市的有趣玩具和零食却因为当时的交通条件在麓林当地十分紧俏。

墨卿修的想法是,将这些摊位整合到同一个看起来更为正规高档的场合,自己负责开辟新的进货渠道,引进各种新鲜玩意儿,各家摊位只有一类或几类产品的收获权。这样就能讲所有所有商户的目标客户集中到一起,各家商户的目标客户重叠而不冲突,客户们也能在一站内享受从吃到玩儿的全套服务,而自己,只需要收取商铺租入和租出之间的差价就可以了。

有兰笙的父亲在,店铺的租入成本不会太高,而他之前已经咨询过一些同学家长的意见,叔叔阿姨们都表示,如果那些小摊贩都能在室内经营,不再让灰尘落在羊肉串或烤冷面上,他们会更愿意让孩子买来吃。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十三岁的墨卿修小朋友已经具备了成为一个优秀商人的基本条件。但对于这样一个属于商业地产范畴的项目而言,2000元的启动资金还是太少了些,即便这个项目很初级,即便2000块钱在那个年代是一个普通工人将近半年的工资。

旷阔的市场与操作可行性已经具备,资金不够,怎么办?

墨卿修同志笑了,他决定众筹。

他首先找到了大堂哥墨卿珏。

墨卿珏听了他的初步计划,表示出了十二万分的赞许。但一提到具体细节,比如届时会有许多零食摊位入驻,他的眉毛就皱了起来。

墨卿修发现了这一点,于是将话题转移到了盈利后的原始股股东分红成上。墨卿珏听完之后点了点头,但随即又摇了摇头:“老五,你这个想法很好。但是那些小摊位即便离开了露天环境,就会卫生吗?我看未必。为了同学们的健康着想,你还是再考虑考虑。”

“嗯,我会慎重考虑的。”他顿了顿,问道:“那大哥,您打算投多少?”

墨卿珏神情严肃的看着他:“有小吃摊在,我是不会投钱的。”

可是没有热乎乎的小吃摊,难道只能靠冷冰冰的玩具和零食来吸引同学们吗?夏天还好说,冬天谁不想吃一碗热乎乎的汤面呢?

墨卿修略显遗憾的走了,当然,他也没走多远,只是从老宅里大堂哥家的院子走到了二堂哥家的院子。

十五岁的墨卿聿正坐在他爹的书房里捧着本《通鉴》看的津津有味,见他进来,像是遇到了知己:“老五你看。”他对他招了招手,两只并拢指着书中一段落:“李二狗说弟弟李元吉在酒中下毒害得他吐血数升,隋唐用的是大升,俺这么算他至少吐了上千CC的血。照理说,就算不死也要拿红枣阿胶当饭吃补上两三个月,但是过没两天他就精神抖擞的在玄武门把自己大哥亲手射死了。”

墨卿修点了点头,一脸求知的看着他:“所以呢?”

“所以李二狗肯定改过史料。真是太不要脸了!活着的时候不让说就算了,还不让人记下来留到以后慢慢骂!封建主义憋死人啊!”

墨卿修见他一脸痛心疾首,知道如果再不说正事儿他又会找出唐太宗修过史的又一例证,于是赶忙将自己的商业计划与原始股股东分红政策和盘托出。

墨卿聿听的连连点头:“如此甚好,甚好。”

墨卿修笑了:“二哥,你打算投多少呢?”

墨卿聿一愣:“哎?要我出钱吗?”见他点头,他不由的叹了口气:“从历史规律来看,每当一个王朝的统治者开始从他的子民身上获取利益,那么着个王朝必将踏上末路。老五,你现在都开始从自家兄弟身上敛财了,哥不能这样纵容你。”

墨卿修脸上的笑容僵了僵,随即又恢复了随和自然的模样。他冲墨卿聿拱了拱手:“二哥教育的是,我该好好反省一番。”

说完,他面带愧色的退出了二伯的书房,转脸去找三堂哥了。

有了前两次的教训,这次在花园里找到正在写酸情诗的三堂哥和正在练拳的四堂哥时,他变的直截了当了许多:“三哥四哥,压岁钱借我,我要做生意,之后按照你们投资的金额给你们阶梯分红。”

老三还没说话,老四墨卿旭却有了动静。他一个人练拳练得无聊,正缺个陪练,见老五来了,一时也顾不上自小喜静的弟弟是否是自己的对手:“老五,你能在半个小时之内把我撂倒,我就把钱给你。”说着,还将自己的压岁钱掏出来点了点,往上衣口袋里一揣,拍了拍:“你敢不敢?”

“不大敢。”墨卿修笑了:“你输了跟四伯母告状,父亲会骂我的。”

墨卿旭虎眼一瞪:“男子汉大丈夫,哪有向妈哭鼻子的!”

“那好吧。”墨卿修似是有些无奈,比了个手势:“四哥先请?”

“什么我先请,你是弟弟,我让着你!”墨卿旭说着拉开架势扎了个马步。

“还是哥哥先请吧,我怕四哥后悔。”

“老五你今儿找练是吧!我看看你怎么让我后悔!”墨卿旭一脸不屑的皱着眉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还没等手放下来,便感到下身的尴尬部位传来一阵剧痛。

他眼前一花,腿也跟着双股之间那阵疼痛猛的一软,不自主的向前栽去:“老五……你什么时候学会踢裆了……”

墨卿修将他口袋里的压岁钱掏出来,收进自己兜里,笑盈盈地看向三堂哥:“刚学的。”

墨卿诚亲眼目睹了这一惨剧的发生,他同情的看向地上蜷着的老四,放下笔默默捂紧了自己的口袋。想了想觉得不对,他又分出一只手来护住自己的裆,一脸义正严辞的看着墨卿修:“老五,你可不能明抢!”

“弟弟不敢。”墨卿修笑着坐到三哥对面:“三哥跟我们班的郑佳丽好像很熟。”

墨卿诚防备的盯着他:“还成,怎么了?”

“三哥跟我们班的赵菲菲也很熟。”

“……你想说什么?”

“三哥跟我们隔壁班的钱羚也很熟啊……”

“……”

“她们知不知道,三哥你跟她们三个人都很熟呢?”

墨卿诚抖着下巴把压岁钱掏出来,想了想,又收回去两张:“……让三哥留点钱给祝晓焉买糖吃……”

“啊~还有一个祝晓焉。”墨卿修接过他的压岁钱,又从他留下的两张里抽走了一张:“谢谢三哥支持,年底给您分红。”说完就带着掠夺来的金融资本找老六去了。

老六墨卿驰正在研究一个大课题,那就是母亲一旦彻底生气到底会产生多大的杀伤力。

研究这个课题的前提是,要让母亲彻底的生气。

要让母亲彻底的生气,就需要一支口红——这不是问题,他刚刚已经从六婶婶那里偷了一只。

现在更关键的问题是第二步:用这支口红在父亲的衬衫上印出一个唇印。

其实印唇印的原理很简单,只需要在嘴上涂好口红再蹭在父亲衬衫上就可以了。但墨卿驰拿着纸试了很多次,还是觉得自己的嘴太有特点,太容易被认出来。

墨卿修就是这个时候找过来的,他推开门的一瞬间,看着孪生弟弟那像吃了死耗子一样血红的嘴唇,又看了看满地印了唇印的纸张,顿时觉得自己来得不是时候。

于是他笑了:“打扰了,你先玩儿。”

“老五,你是来找我要钱的么?”

他已经迈到门槛后的脚生生一顿,抬起头笑着看向孪生弟弟:“怎么了?”

“你图个红嘴唇吧。”墨卿驰一脸纯真的把口红递给他:“然后趁爸爸不注意在他衬衫上亲一口,我就把钱都给你。”

他笑的更为温和:“你想都别想。”

“我去年的压岁钱还剩一大半,也一起给你。”

“……”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做男人真的好累……为什么要在坑爹和要钱之间挣扎?

然而简单的挣扎了一下之后,他果断选择了后者。

完成任务从父亲房间溜出来之后,墨卿修接过了弟弟的压岁钱,忽然有一种出卖了灵魂的负罪感。但无论如何,资金筹措进了一半,绝对没有放弃的理由,他整顿精神,向着老七和老八出发。

老七和老八作为家里这这一辈仅有的两个女孩,住在东跨院最后一进的两栋小楼里,此刻她们正由家里的阿姨陪着跳皮筋。老八墨青丝向来是个清淡的人,见了他后点了点头喊了声五哥,准备打个侧手翻翻过已经举过她头顶高的皮筋,可撑皮筋的老七却松了手。

皮筋破空发出“嗖”的一声响,向着墨青丝的脑门奔去,她却极为轻巧的一矮身躲过了。另一头撑着皮筋的阿姨也反应过来,及时的送了手,黑色的皮筋像是《哪吒闹海》里那条被抽了筋的龙,摊在地上一动不动。

老七墨红尘丝毫没发现身后的变故,冲过来一把掺住他的肩膀,脸上的笑甜甜的:“五哥!”

他笑着拍了拍老七的肩膀:“刚刚差点闯祸伤了老八,下次不要这么马虎。”

“哦,知道了。”老七乖乖的点头,回头冲着老八一躬身:“对不起呀,青丝。”

墨青丝浑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墨卿修看着这两个妹妹,忽然觉得有些不好张口,犹豫了再三,觉得对这两个妹妹还是要好好说一说的。

他将两个妹妹拉到小院的凉亭里,细细的说着自己的计划,刚说到一半,就见老七打了个呵欠:“五哥,我听不懂。”

墨卿修沉默了一瞬,笑了笑:“就是……”

“五哥,你是要用钱吧?”老七说着从怀里把压岁钱掏出来递给他:“回报比和粉红我听不懂,我就听懂你说要投钱来着。”

墨卿修看着她,想了想,说:“是分红,不是粉红。分红就是……”

“我还是听不懂,”老七眨了眨眼睛,又打了个呵欠:“反正五哥你要就拿去呗。”说着将手中的压岁钱又往他眼前凑了凑。

一阵微风吹过,带来山梅花的清淡香气,远处父亲那一叠声严肃而悲戚的“夫人,夫人,你要冷静,听我解释……”隐隐传入耳中。

墨卿修看着眼前的老七,顿时有些痛心疾首。

连个价都不讲,这么笨,以后可怎么好。

他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笑着将她的零花钱收起来,转脸看向老八。

老八像是早明白他的意思,冲他点了点头:“我的压岁钱没带在身上,现在去给你取,五哥,你在这等我。”

说完,她一溜烟的跑走了。

然后,墨卿修被捕了。

被捕的导火索是老八向太爷爷太奶奶举报,说他非法集资。当然,这只是导火索。事情坏就坏在,长辈们好奇他是如何进行集资的,于是将被集资的几位召集到中堂,一一问了起来。

问到老三那里,老三觉得自己小小年纪就跟许多女同学有一腿,有些可耻,于是糊弄了过去。

问到老四那里,老四觉得自己一个习武之人被踢了裆,十分可耻,于是也糊弄了过去。

问到老六那里,老六丝毫不觉得往父亲衬衫上涂口红印,导致父亲被母亲单方面殴打这件事有什么可耻,于是他无耻的详细讲述了来龙去脉。

再于是,墨家老宅祠堂里的蒲团撤了,两个十三岁大的娃娃跪在青砖上念了一宿的《传习录》。

1028 阅读 0 回复 0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