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闭上眼,我要给你讲个故事。

公爵的小女儿米拉即将出嫁,可想而知那是一场万众瞩目的婚礼,以及咫尺可待的所谓幸福生活。然而,开篇并不是这样的。残忍血腥的祭祀开始,悠扬却不祥的龙之歌唱起。鲜妍美丽的少女被编结好长发,在众人的哭泣中赤脚踏着冰雪,走上了死亡的船板。听见召唤的龙御风而来,带走了这珍贵的“祭品”。长久以来,就是如此的契约,换得暂时的安宁,直到一位勇敢的战士,对恋人的爱战胜了恐惧,跋山涉水找到并杀死恶龙。

时光流逝,曾经的梦魇逐渐被忘却,残酷的祭祀转而成为婚礼的习俗。这天,就是斗龙士的孙子伊戈尔迎娶公爵女儿米拉斯拉娃的日子。

婚礼即将开始,带着稚气的米拉却总是走神,和管教自己的姐姐大吵了一架。父亲的祝福、民众的期许,阵阵欢呼中,一心出嫁的少女被送上了去往对岸的船。船缓缓驶向对岸,正是她的未婚夫手执缆索,牵引着自己的新娘。沉寂已久的龙之歌再度被唱起,斗龙士杀死恶龙的记忆也再度被唤醒,然而同时被唤醒的还有风,以及“消失”的——龙。巨龙裹挟狂风,带走了船上的新娘。

少女被带离故土,幽深晦暗的洞穴中,听见了男人的声音。隔着一个小小的洞口,他递给少女伤药,得知她叫米拉。不谙世事的他看见米拉的背面,告诉米拉她很漂亮,完全不羞涩地承认自己在“偷”看。“我看鸟,也看鱼,为什么不能看你?”逻辑满分地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女孩急切地想要逃跑,他却告诉她种种困难的存在,包括龙有多么可怕。在他的叙述中,似乎真的有恶龙。但直白的剧名早已透露他龙的身份,难道有另外的一条龙,使得他也反抗不能?倔强无畏的少女呢,认为他是胆小鬼,决定靠自己的努力出去。

果然是战斗民族的剽悍作风,米拉怒断长发,开始编绳索。他主动搭讪,从少女那里得到了自己的名字——阿尔曼。

彼此手交握的一瞬间,尚未来得及体验温柔。在阿尔曼惊恐的叫喊声中,残忍暴虐的龙突然出现。阿尔曼不见了。这时坚韧又执着的少女,在当作绳索的头发断掉后,愤而砸墙砸出一个洞来,借以爬出寻找刚刚认识的阿尔曼,竟被巨龙追逐逃到悬崖上。这时,她惊喜地看到了阿尔曼。下一刻,她却发现了阿尔曼的脚边,是给龙通风报信的凶狠小兽。她猜到阿尔曼的身份,以为阿尔曼欺骗了自己,步步后退终于一个不小心坠下悬崖。急速地坠落,无限接近死亡时,忽然有人环住了她的腰。然而看清了是谁后,米拉不断挣扎,终目睹了阿尔曼化龙的一刻。

燃烧的微粒升起,由龙形变成人的阿尔曼就伏在岸边一动不动,毫无抵抗能力,轻易就能被杀死。被“欺骗”的米拉搬起石块,几次想要动手,最后还是选择放弃。潮水冲刷着石岸,阿尔曼将被海洋吞噬,怀着恨意的少女却回头了,给他穿上了小兽带来的衣服。

“你还算是个善良的小伙子,就是有点沉,住的地方也是够高。”少女带点稚气的可爱,一路碎碎念,拼命把阿尔曼拖上山崖。救下阿尔曼后,她在雨中入睡,一觉醒来却躺在温暖的被窝里,边上还有一只红红的火龙果。天气一片大好,外面是金色的阳光,蔚蓝的海洋,还有正在抓鱼的阿尔曼。风景真是美得肆意绚烂,让人想起《少年Pi》里的瑰丽美景。从此开始两个人,或者说一人一龙的荒岛日常。

话唠女和傲娇男的相处是这样的:

“阿尔曼,回答我!”不回答是不是?把你给干脆面(小兽有点像银河护卫队里的那只浣熊)的鱼和盆一起踢了!阿尔曼怒,仍固执地不开口。

“要么你跟我说话,要么我就缠着你,我最会讨人烦了!”米拉脸上大写着:虽然你看着挺吓人,但我知道你不会打我,就是喜欢你无可奈何的样子。

阿尔曼终于忍不住,故作冷漠:“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祖先们要立即处置你们了。为了让你们来不及开口说话。”纯情的男主其实已经开始沦陷了。

……

娓娓道来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有关一个男孩和他的父亲。斗龙士杀死了他的父亲,曾不愿化龙的他在仇恨和愤怒驱使下,从悬崖上一跃而下,化身为龙并获得祖先的记忆。他不想残忍的害人,每当控制不了自己,便冲进地下的狭窄通道,这样等化为龙后就无法出去。直到有一天,龙之歌再次被唱起,这次他没能来得及进入,于是出嫁的少女被抓到了孤岛。

体内控制不了的恶魔,使他无法靠近女孩,更无法送她回家。他希望斗龙士到来,将女孩带回家。因为如果岛上有女孩强烈的恋慕之心,那么它就会化为灯塔,为旅人指明方向。(不过我有一点疑惑,孕育了男孩的女子已经死去,当年的斗龙士是如何突破重重迷雾,来到孤岛之上?)

女孩教会他问候,教会他说晚安,教会他过“人”的生活。那是一束光,自黑夜的裂隙中而来,最终给他全世界的晴空。

喜欢是件多么简单的事。隔着幽暗的洞穴石壁,他听见属于她的声音,得到自己的名字,寓意是梦想。当他为了救她,从悬崖上落下而重伤昏迷时,是她将自己一步步拖上住处。他们一起搜集被冲上岸的有用的东西,漂洗晾晒各种鲜艳的布料,过着属于人的“辛苦”生活。

你的什么我都喜欢,你就是我的全世界。那些任性自由的游戏,那些散落各处的脚印,他看到她的所有美好,经历从不曾有过的一切。他教她“看到”形态各异、美得各具特色的风。五彩缤纷的花瓣从他指尖飞出,在空中随风舞动,他看到蓝天、云彩、花和女孩的笑颜。

这是他获得新生的一天。他带她去看“天空之花”,美丽的焰火就像一场美梦,正如当时被她轻轻握住的衣袖。

然而,女孩毕竟是害怕的。米拉一直偷偷准备回去的东西,有条理地按着计划做准备。她梦见自己即将葬身龙爪之下,她曾那么迫切地想要逃离。人会做梦,会梦见自己想要的东西或者害怕的东西。就像故事的开头,米拉一边害怕着龙,一边渴望着龙的存在。与阿尔曼在一起也是如此,爱与恐惧同在,但爱尚未完全战胜恐惧。

当阿尔曼明白自己心意,为女孩采摘鲜花,龙的力量却骤然苏醒时,鲜艳的花朵枯萎坠地。他质问伊戈尔为何没有来到时,心里其实是在惧怕自己会给女孩带来伤害吧。

婚礼上没来得及交换的誓言,“是龙先来的”其后隐藏的深意。他教女孩“看见”风,利用风放飞龙风筝,让我想起了他讲的那个故事。他说很久很久以前,其实大概是几十年的样子,也就是人类的两代,从斗龙士到斗龙士的孙子。这期间他从才一个小男孩变成了一个年轻人。龙的寿命想来是长于人类的,如果是这样,故事的最后他能和女孩在一起多久?一个长久圆满的结局是否可以期待?

龙能感受到女孩的存在。风筝越飞越高,女孩触碰了他的手,喘息之中,体内刚刚抑制下的龙再次苏醒。他挣扎着逃走,与龙斗争时想起女孩教他的《摇篮曲》,却发现了女孩为了逃离做的种种准备。知道是一回事,看到是另一回事。船只、地图、焰火信号、往事一幕幕浮现,原来她并不相信他。这个想法一旦形成,就不会平息,如同熊熊燃烧的火,如同疾驰呼啸的风。所有美妙的瞬间,都带上了利用的痕迹。

是了,女孩也许等不到斗龙士,可她自己聪明又勇敢,怎么会找不到出路?

他告诉她,龙是怎样诞生的。献祭的少女被牢牢束缚,焚烧于烈焰中,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肉体化为灰烬,而新的生命就在这灰烬中出生。她的命运也将如此。

“但你说过,我可以战胜体内的恶龙。我一直在抗争,但连你都不相信我,我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他赶她离开。

他绝望地背离她而去,踉跄地穿过狭窄的地下通道,在黑暗与阴冷中腐朽。女孩则撑起风帆,用风驱散迷雾,沉重不舍地远走这座孤岛。也许对他而言,是畏惧战胜了爱,他害怕自己会给女孩带来伤害;对女孩而言,则是爱开始战胜恐惧,只是她尚未完全知晓自己的心意,又或者她以为离开是正确的选择。

勇士找到了自己的新娘,被龙掠走的女孩再次回到故乡,盛大的婚礼重新举办。祝福只多不少,嫁衣依旧纯白,一切似乎都和原来一样。那是命运既定的沉重步履,龙之歌将不会再响起,飞起的折叠小龙落地后被她的未婚夫踩在脚下。

命运的缆索并不系在他的手上。冰冷的雨水中,峭壁之上,他手中紧握的东西曾吹响女孩教会他的摇篮曲。分别时,他将它掷于女孩脚下,后来却仍轻轻捡拾。在绝望中坠落,吹响旧日之曲,他知道女孩就要靠临一生的河岸。

婚礼上的欢呼声此刻汇聚成米拉脑海中的喧哗。最重要的事是什么?父亲告诉女儿:要和最爱的人在一起,听从自己的内心。没有爱是找不到那座岛的?如果,那爱属于那条孤独的龙呢?人们都以为她会幸福,她却知道自己必然不会幸福。

“我不爱你。”在一片窃窃私语中,米拉勇敢坚定地喊出了心底的真正所想:“我爱的是龙!”一片哗然中,她从船上站起,唱起了龙之歌,呼唤自己的爱人。

也有迟疑,仍选择相信,她知道,他不会伤害别人。歌已经唱完,她害怕的是他无法到来。失落、沮丧、快要绝望,直到风的到来。巨龙张开翅膀,从天际而来,她满怀喜悦将自己全然献上。

米拉,你就是我的全世界。

最后附上《龙之歌》歌词,感谢字幕组的辛勤翻译,为我们带来一部无比美好的影片:

从前没有时间 没有土地 万物混沌 记忆蒙尘

往事如烟 转瞬即逝 河水冰封 化为虚无

时间如湍急河水

谁也无法从中脱身

待嫁的姑娘等待着丈夫

如同等待死亡的时刻

她通身纯白

仿佛穿着白色的殓衣

她注定死亡

婚礼的钟声回响

带她去 带她去

飞来吧 降临吧

永远为你奉上

年轻的姑娘

13894 阅读 0 回复 0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