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窗外很吵,不知是婚礼还是葬礼。从很早以前起,就发现人生大事之二:婚礼与葬礼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是许许多多的人,都是昭告天下般的吵,不同的是一个笑的多一个哭的多。过了之后,各回各家,继续以前的日子。

我脑海中依稀浮现起古早的印象。一个是一顶花轿,穿过乡间小路,晃晃悠悠远离了视线。一个是一副棺木,垂下七彩的流苏,沉重地过了一座桥。那必然是很久以前了,久得只剩下一个画面,却依稀记到了现在。

元月十五的时候,沸腾的焰火仍在,却再也不愿爬上屋顶看了。

367 阅读 0 回复 0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