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段读起来哀伤而顽艳的故事。
它的主角是这样一个女子,她美丽如同昙花,柔弱如同弱柳,然后,她花下獠牙,血溅杀伐。
这个故事的开端,就如同任何一个常见的宫斗文,十二岁的少女,以普通宫女的身份,在没有月亮的夜晚,悄然入宫。
她身份卑下,甚至不被允许乘坐女车,只能用扇子掩住面孔,缓慢的步行而入。
她之前有个姐姐,美丽而富有才华,被皇帝宠爱,她的终局就如同每一个小说里那些命薄而美丽的女子一般飘零——甚至于在血腥上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的姐姐死于一场疑点重重的生育,男婴和母亲都死不瞑目,在美丽的女子咽下最后一口带着鲜血味道的呼吸时,她的敌手正在隔壁的宫殿得意洋洋的撤下咒杀她的祭祀。
于是小小的女孩子就这么进宫了——她是唯一所剩的女儿,家族唯一的荣光,唯一的希望。
于是她也就这么去了,十二岁没有背景的孩子就这么挣扎,和她姐姐的对手们搏杀,然后在十四岁那一年,她生下了自己的第一个儿子——这个小儿不过是皇帝那么多子女中身份卑微的一个。
生下了儿子又怎么样呢,她的丈夫身旁美丽的女子那么多,她们出身高贵,娘家尊荣,她却连父亲和母亲都没有了。
她站在了宫廷的风口浪尖。
很常见的情节就这么来了,在皇帝召见她的一个晚上,雷雨交加,走廊两端的门被闭锁,她被困在走廊上,浑身颤抖。
若从走廊上下去,她便势必浑身泥泞,到了皇帝面前,这样不敬,会被赶出宫去,她只能缩在那里小声哭泣。
这个时候必然有翩翩少年要慢慢行来,于是也就真有了少年慢慢行来,朽叶色的僧衣,俊美面容。
那是她的丈夫第三个孩子,年仅十岁就被舍出家,不受宫廷欢迎的年轻皇子。
少年将她抱了起来,轻轻的放到了对面的走廊上,将自己的扇子送给她,因为她的扇子湿透,御前不能拿出。
那一年,少年皇子十七岁,她堪堪十五。
——这大抵于她是唯一甜美的回忆,她终生都没有忘记,然而,哪又怎么样呢。
接下来的发展急转直下,瞬间让这个故事从哀伤的顽艳成就了血腥杀戮。
女孩子十七岁那一年,爆发了叛乱,她的丈夫被流放,而合宫皇子后妃没有人愿意陪伴她。
她站出来,对叛军说,请放我离开,我要去见我的丈夫。
——她十二岁入宫,十五年的时间,从未离开过这个宫廷,于是便连叛军首领都惊讶了,他慨然放她离开,她带着一柄刀,逆了乱军,出城而去。
一个月后,她到了丈夫的身边,长刀已断。
然而,她毕竟是到了。

后来那个于雨中拥抱她的少年皇子起兵救亡,她需要和自己的丈夫逃离流放的地方,她的丈夫拿不出主意,她站了出来,以雍容的宫廷之女王的姿态,对看守他们的士兵说,我的侍女生产,需要医生。
——这实在是个拙劣的理由,然而她成功了。
美貌,威压,让那些士兵身不由己的退开,她一乘马车,再不回头。
举兵成功,她得到了她的奖励——在皇后已死的情况下,她得到了准后的地位。
然而这并不是她的尽头。
这场战乱里,她牺牲了自己一个儿子,那么,她希望为自己剩下的儿子讨得皇位。
于是,战争再度开始。
她的第一个敌人,便是昔日里在雨夜中拥抱她的少年皇子,他站的比她的儿子们近——就皇位的距离。
这场战争的终途,那个曾那么温柔对待她的少年皇子,被她生生逼死。
那一年,她二十三岁,被逼死的皇子,二十五岁。
昔日芙蓉而已。
然而这不过是血腥之路的开端。紧接着,王朝开始了第二次叛乱,这一次,她把自己的丈夫当作了诱饵,弃于军前,自己率领军队,从容撤退。
于是她扶立了自己最幼小的儿子做皇帝,和叛军划江而治,丈夫?那个男人从未庇护过她,于她又是什么呢?
但是她的统治是不稳的,朝中有对她丈夫忠心耿耿的将军,一心只想着救回上皇。
她能怎么做?
她便轻轻笑着,素手纤纤,从帷幕之下,推出一柄长刀。
她声音那么娇弱柔嫩。
她说,请将军赴死。
于是,那么多的男人就情愿或不情愿的,为她一战而死。
——终于再无人能阻拦她。
接下来的日子快活逍遥,不到三十岁的太后,独掌大权,何等自在。
而对这个女人而言,这世间竟完全没有报应,她就这长长久久的活着,甚至于活过了她所有的对手。
她笑到最后,从来娇艳。
——这样一生,就是一个完美的宫斗,不需再改。

关于历史上的说法,就无趣很多,抄在了后面

藤原廉子,右近卫中将公廉女也。【尊卑分脉、太平记。】太政大臣公贤养为子。【女院小传。】有才色,善和歌。初给侍后京极院,帝见而悦之,召入宫。【增镜、太平记。】元德三年,叙从三位,【女院小传。】称内侍三位。【增镜。】元弘二年,从帝于隐岐,贼平从还,赐大佛贞直釆地,为汤沐邑。【增镜、太平记。】建武二年四月,准三宫。【女院小传。】廉子天资警颍,善迎主意,以专时宠。虽播荡幽屏之际,未尝不从。而通赂谒,招外权。每有陈请,有司奔走奉之,中外望之踰于正匹。由是赏刑紊乱,群下愤疾。足利尊氏忌护良亲王勇武,谋除之。因依附廉子,进以奇谗。廉子持诉帝,终宠护良济。尊氏之反者,廉子之所为也。【太平记。】生皇太子桓良,及后村上帝、成良亲王、【神皇正统记、皇胤绍运录。】祥子内亲王、惟子内亲王。【皇胤绍运录、历代皇纪。】正平六年十二月,上号曰新侍贤门院。【女院小传、园太历、太平记。○女院小传曰,与国中尊曰皇后,而年月不详。园太历有皇太后先朝廷皇太后宫职之文,文义不详。故今不取。】十四年四月,薨于吉野。【源通冬愿文、女院小传。○吉野据太平记。】年五十九。【源通冬愿文。】后村上帝为丧服三年。【新叶和歌集。】

1852 阅读 2 回复 2 喜欢
  • 卿颜

    为何如此像《永劫之花》里的原纤映呢?她是以这个女子为原型的吧!当真是花下獠牙,血溅杀伐。

    3 年前

  • 和仪

    感觉是纤映的原型。喜欢大大的文,读着很舒服。

    3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