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H的法律不需要解释
民法的起源——对古代西亚地区民事规范的解读
魏琼著 商务印书馆出版
怎么说呢……西亚的古代民法真是充满了一种BH的奔放天真王霸之气。
且说古亚述那BH的民法,若有自由民打瞎了自由民的眼,被打瞎眼睛的人,有权利把伤害者的眼睛给灭了,如果不灭,那就赔钱,但是索赔也好,以眼还眼也好,只有这么一次机会,这真是一种朴素的法律……
紧接着,若自由民发现妻子和人同睡了,他可以抓住她,剥光她的衣服,剪断她衣服上的流苏来羞辱她,因为她使得丈夫蒙羞,但是——啥,要和她离婚,拿钱来= =
古亚述民法规定,你们夫妻两个感情不合了,你们两个不过了,那么就干脆分家,嫁妆么归女人,聘礼么归男人,赠送给妻子的么归妻子,共同财产么对半分——顺,儿子女儿都是老婆的,若这个女人没有谋生能力,丈夫还要把屋子留下。
如果是夫妻任意一方面单方面离婚,即便是被抓X在X了,对不起……提出来的给钱呐您內。
这……真是BH的民法啊……怪不得古亚述男人都不离婚,合着这婚一离就基本等于净身出户了……
BH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是赫提的民法,他其中有一部法典是专门给神用的——没错,给神用的。
它详细的规定了,众神在接受了虔诚供奉的祭品之后没办事该如何如何,
举例说明,某主神连续多少多少次有求没有应拿钱不办事,就要被降级到下一级的神庙,然后神妻和神官数量要减少,神田也要减少,然后贡品也减少——约等于关小黑屋不给饭吃吧……
这么说,众神的压力很大很大……

1547 阅读 0 回复 2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