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重走诸葛亮北伐路线,一路故事很多,在游记里我会慢慢讲给你们听。不过在旅途中有三件很小很小几乎都不能称之为故事的小事,值得在微信上跟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件事发生在甘肃省陇南市下属的西和县。这里是古仇池国,四周多山。我们的车在进入西和县之前,一直在山中高速公路的工地穿行,一群人累到不行。开进县城以后,我们长出一口气,找了个地方随便吃了口面,准备奔赴礼县。

我们吃饭的那条街坡度很大,又狭窄。似乎是个临时的花鸟鱼虫市场。街两侧有好多摊贩,要么是卖鸽子卖狗卖猫的,要么是卖花盆的,还有几个卖石头的小摊贩,尘土飞扬,拥挤而喧嚣。十几个穿灰黑色破旧外套的老头斜靠在楼边电线杆旁,眼神有些浑浊。道旁五、六个脏兮兮的小店,里面没什么顾客,远处是一个用暗红砖砌起的临时小院落,里面堆放着许多生锈的铸件,附近还有一个公共厕所,可惜已经被木板封住了。总之,给人感觉似乎是一幅落满了尘土的黑白照片。

我们花了不少时间,才钻过这一片混乱地带,把车停在坡上。等我们吃完饭钻进车里准备出发。这时,我看到远处一支有着鲜艳颜色的队伍开过来。我再仔细一看,发现那是一群七、八岁的孩子们。他们扎着红绸带,举着红旗,穿着鲜艳闪亮的衣服,站成两队,雄赳赳气昂昂地朝坡上走来。小家伙们迈着步子、甩着手臂,个个走的兴高采烈。队伍旁边的几个老师头戴耳麦,不时喊着:“大家今天高兴不高兴?”孩子们一起大喊:“高兴!”还会有稚嫩的童音慢上一拍:“可高兴了!”这些小家伙的眼神格外清亮,步伐矫健,看的出他们发自内心地高兴,因为笑容纯粹。

这支队伍开过来时,讨价还价的摊贩也罢、闲逛的行人也罢、蹲坐发呆的老人也罢,都有默契地纷纷起身,让开一条宽敞的通道来,然后带着好奇的笑意在旁边观看,看着这些活力四射的娃娃穿过街道。那番景象,就像是一管彩色颜料喷在了黑白照片上,霎时让整个画面都生动鲜活起来。

201412170661e4b823b25baa2d2c203ba979a044

他们去哪里?为什么这么高兴?我不知道。但这次偶遇,让车上的我们感觉心情和眼睛都被清水洗涤过一遍。这是一种意外的、动态的美好,它总是不期而至,然后又迅速消失,让你无从探究动机和缘由,只来得及感受到它残留的淡淡味道,就像风。

第二件事是我们在天水附近寻访木门道时发生的。

木门道是诸葛亮射杀张郃的地方,太冷门,所以不是旅游景点,而且地点十分偏僻难寻。我们离开主干道,沿一条土路一直往西北方向开去。沿途道路颠簸不堪,开始还偶尔能路过一两个村子,越走越荒凉,很快就只剩下满眼土原。我们只能死死盯着一条叫稠泥河的水流,才能避免迷路。

201412179437e48509c2a5dcea8dc5c1f4abab5f

很快我们抵达了预定的方位。理论上,木门道就在附近,可荒山绵绵,连远眺都做不到,别说精确锁定了。我们张望了半天,看到稠泥河旁似乎有个小村子。我们大喜过望,连忙驱车进去,进村的路极难走,河上只有一条坑坑洼洼的简易小桥,我们的车差点没过去。进了村子,我们发现村路极狭窄,勉强只能容一车通行。两侧的屋子都是老旧的砖房,甚至还有夯土的,看起来年代久远。几个小孩子大概很少看到外来的车辆,围着车大呼小叫。

我们心里有点含糊,有心向小孩子询问,可他们的话我们真听不懂。我们有点担心,这里人生地不熟,道路又窄,万一村民们起了歹心,我们可是毫无反抗能力。可这时候退都没法退,我们只好硬着头皮朝前开,直到发现前方有一辆摩托车挡住了路。小摩托什么款式我不熟,反正和整个村子的格调比显得十分时髦。我们开到摩托前,从旁边院子里出来一位大婶。大婶一看,立刻回头用当地喊了一嗓子,然后出来一位小伙子,嘴边刚有绒毛,最醒目的是头发染成了爆炸式的金色——我们对视一眼,心照不宣,这个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杀马特吧?

小伙子看看我们的车,把摩托给推走了。我们赶紧拦住他——万幸小伙子的普通话还不错,能交流。我们问他木门道在哪里,小伙子琢磨了一下,然后朝前一指,给我们讲了个方向。然后他大概觉得不够精确,又跟大婶交谈了几句,又跟我们连说带比划,就差没拿笔画地图了。

我们谢过小伙子,继续朝前探寻。小伙子指的方向果然没错,经过一番艰苦跋涉,我们最终抵达木门道,顺利看到了山坡上无比幽静的木门道武侯祠。

欣赏完以后,我们心满意足地下山,开车往回走。走着走着,忽然车后传来摩托声,我们连忙放缓车速,回头去看,原来是刚才那小伙子骑着摩托过来了,后座还坐着那位大婶。他骑到与车窗并行,探头过来,问我们找到木门道没有?我们说找到了多谢。小伙子哦了一声,说我刚才带着我妈出来,半路看到你们朝这个方向走,还以为你们走错了呢,赶紧骑过来提醒一声。没容我们再次道谢,他一敲车窗,潇洒地让摩托调了个头,带着大婶回村子去了。

那手握摩托的姿势,真是帅气极了。

第三件事,是发生在秦安县。

我们抵达秦安县城很晚,索性就住在了当地。我们住的宾馆旁边是一个学校,从我的窗户可以俯瞰整个学校的动静。

这里空气清新,温度又冷得舒服。我一觉睡到天亮,醒来以后差不多是七点。其他人还在睡,我实在没什么困意,索性拉开窗帘,边刷牙边看学校。

此时校园里很安静,陆陆续续开始有零星学生到来,他们应该是值日生。这些学生进了教室,很快拿着扫把和水桶出来,在大操场上开始打扫。不时还有两个男生挥舞扫把对打一番,然后被一个女生训斥,乖乖回去干活。慢慢地,到校的学生越来越多,叽叽喳喳的声浪传入耳中。我看到三个女生拿出作业本,在教室门口互相检查,还看到一个小家伙趴在窗台上,奋笔如飞地在抄作业。

一阵铃声响过,所有还在操场上走路的学生都加快了脚步,几乎是一溜小跑钻进教室。我猜大概这是早自习的铃声,果不其然,很快教室里传出整齐的晨读声,各班念的都不一样,但分贝都差不多。在晨读声中,还有那么三、四个迟到学生从校门口一路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大约读了一刻钟,老师们纷纷站到教室前,学生们以老师为标志,站成整齐的队伍,围着操场开始跑步。

而在教学楼的背面,有两个男生聚在自行车棚旁,脑袋凑在一起不知在看什么,肩上扛着扫把也不打扫。以我丰富的逃课经验,这些家伙一定是打着值日打扫的旗号逃避晨练。一个老师无意中走过,两个男生顿时做鸟兽散,装模作样地开始狠狠挥动扫把,尘土飞扬。

20141217447ee56404ab6b7b4823663f9eeffe9e

我在窗边看了很久,同伴醒来以后叫我,我才回过神来,感觉自己像是穿越了一般。自驾访古很有趣,像这样无意间闯入自己的从前,也是很美好的啊。

2264 阅读 0 回复 0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