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乔博士离开后,林南歌无敌气场蓦地一松:“好了,现在来说说吧,我在梦里都说了什么?”

我整理了一下思路,缓慢而详细的描述她梦里那个墓园,林南歌随手拿了一张便笺纸记关键词,我说完探头看了看她的纸,发自肺腑地觉得,成功人士之所以能成功,果然是有一定必胜的因素。

我问她:“这个地方你见过没有?”

林南歌眉心拧紧,闭着眼睛想了一会,用圆珠笔在便笺上做了幅小小的素描:“是这样的么?”

我佩服的五体投地:“你居然还会速写?”

林南歌笑了笑,在素描上又添了几笔:“上高中的时候一心想学美术来着,就跟老师学了几年。”

这估计又是一个豪门子弟追求梦想之翼,被家族责任这把刀生生砍掉的悲惨故事,我没再多问,对比着她描述的内容看那副速写,除了门口没有她说的那块碑之外,全部吻合。

我指着门口的位置问她:“你梦里说这有块碑来着。”

林南歌摇摇头:“没有,现实中没有。”

我被吓了一跳:“现实中?现实中是个什么意思?”

林南歌奇怪的看着我,说:“你没去过这个地方么?这是陈家山烈士公墓,就在南郊。”

我默默地抹了把汗,没太好意思告诉她,自从我定居滨海以来,从没有踏出过中友国际一步。

林南歌把圆珠笔点在纸上,沉默一会,笃定道:“我得亲自去看一看。”

我急忙拦住她:“别别,我去就行了,反正你去一万次也没什么作用,还不如我去看看。”

公墓这个东西向来阴气森森,最易汇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在此长住,她一个体质孱弱的单身女人,万一去了回不来,那我一个数字七个零的支票怎么办。

中午在林总的山庄里蹭了一顿豪门午饭,下午就抓了朗冶这个壮丁一同去陈家山陵园,可能因为工作日关系,公墓里除了个看门的大爷在没别的人,阳光之下愈显寂静凄凉。

“那可说不准,万一有别的鬼呢?”

我蹭一下寒毛直竖,顿时觉得身后响起轻飘飘的脚步声,差点哭出来:“哥,你可千万别吓我。”

朗冶用一种看丢人玩意的眼光看我:“你一个妖难道还怕鬼?丢不丢人,丢不丢妖。”

我说:“我象征性的怕一下行不行啊,我都几百年没见过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不能习惯行不行啊。”

朗冶说:“你们猫类不是最通灵么,快通一下灵看看这有没有好朋友。”

我不满道:“你们狼类也通灵,你怎么不自己看?”

朗冶说:“我看了,没有,可干净,真的。”

我从他身后探个头出来,小心翼翼地环视了一圈:“不可能啊,烈士陵园这个地方,怎么可能没有好朋友。”

朗冶往旁边一让:“你自己看。”

我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催动体内的妖力,自从最后一次被道士打掉一条命后到现在,我已经有两百多年没有动用妖力法术了,那些沉睡在体内的力量被唤醒,霎时间充斥四肢百骸,犹如握住掌控生死的权利,用朗冶的话说,我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冷漠的犹如冥府判官。

119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