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可惜判官是山寨的,如果是国行正版,约莫能看见那些隐藏在此的灵体,这座陵园和我见过的所有墓园都不一样,太干净了,没有一丝阴气,也没有一丝怨气,好像这每一座墓碑的主人都已经心满意足的转世投胎,没有在人世间留下一点执念。

我真真正正地被吓着了,收了通灵之眼就开始拉着朗冶往外跑:“有鬼!”

朗冶被我拖得踉踉跄跄,莫名其妙:“有鬼很正常啊,去问问怎么回事嘛。”

我赶紧摇头:“不,是没鬼。”

朗冶说:“到底有鬼没鬼?”

我说:“没鬼!就是因为没鬼,所以才有鬼。”

朗冶弄懂了我的意思,抹了把汗:“中国文化真是博大精深,那现在怎么办?”

我深谋远虑道:“当务之急是先回去,慢慢再从长计议。”

朗冶用鄙视地眼神看我:“你不至于吧,好歹也是只修了几百年的猫妖,难道连个自保的本事都没有?”

我说:“少废话,快走,我唯一自保的本事就是开作弊器,但这个作弊器也不是无限可循环资源,开完就没了,我们先到门口去问问那个大爷,这究竟是个什么陵园。”

朗冶嘿嘿一笑:“你就不怕那大爷才是隐藏的BOSS,吸收通灵之体的反派修真者?”

我说:“没关系,我会开作弊器,而且只要我跑的比你快就安全了。”

朗冶:“……”

众所周知,中国是个有着五千年灿烂文化的文明古国,而且因为地大物博,在远古时期,中国各地域之间交流是很少的,导致地域各自形成了相对封闭的地域文化,比如说形态各异的方言。

陵园看门大爷是个有着滨海话一级甲等水平的大爷,说话快且流利,他刚一张嘴的时候,我以为他说的是日语。

语言不通导致这场对话进行的异常艰难,并且必须依靠手势才能保持通话正常进行,大爷比划了半天,我终于勉强看懂他的意思。

说这陈家山虽然是个山名,可实际上这地方并没有真山,旧时反而有座闻名滨海的假山,在民国末期的时候,这是滨海陈家的别苑,而别院里最著名的,就是陈家老爷仿照祁连山的形状,堆的那座假山。

陈家老爷年轻的时候,陈家传到他手里已经是个空壳子,一穷二白,陈老爷对着这个壳子和一群坐吃山空的蛀虫家眷一筹莫展,差点就要变卖祖产老底,这时候碰见了个游方的道士,道士告诉他,想要发家,就往祁连山去。

陈家老爷那会已经穷到底,与其变卖祖产,不如放手一搏,拿了几块大洋就往祁连山去了,陈家原来是做米面行的,而祁连山却多是木材生意,上千万的劳工等饭吃,就这样,救活了这个濒临灭族的世家。

陈家的生意原本只是在滨海周边,这样一搞,渐渐扩大了规模,在鼎盛时期,陈记的米面简直一统整个西北地区,原本只是小富则安,没想到变成了一方巨贾,陈老爷觉得是祁连山活了他们全家,就在别院里造了座祁连假山,逢年过节,还会进贡点香烛给山神,以谢救命之恩。

126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