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后来二战开始,日军侵华,陈老爷一家纷纷出国前往东南亚那边避难,这座别院就荒废了,再后来新中国立国,这地方就规划成烈士公墓,当年死守城门为国捐躯的烈士们都葬在这里,在滨海市容整顿的时候,陈家山烈士公墓里葬着的英魂们,但凡能考据出名字的战士,一人立了一块碑。

我先为陈老爷知恩图报的良好品德点了个赞,又为滨海市政府吃水不忘打井人的良好品德点了个赞,然后打断看门大爷对滨海守卫战荡气回肠的过程描述,问他道:“那大爷你知不知道有个叫陈其臻的……战士,是不是也葬在这?”

大爷听到“陈其臻”三个字,向墓园东南方的角角里一指:“呶,陈少将的碑就在那。”

胜利这样容易就到手,我和朗冶都有点不能置信,忍不住向大爷多打听了两句,结果大爷又开始热泪盈眶地讲述当年滨海保卫战的事情,为了表示对大爷提供这么多有效信息的感谢,朗冶的意思是反正他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留下来听大爷讲完滨海保卫战,让我自己去看墓碑。

其实我觉得他挺有用,就像一首歌里唱的那样,背黑锅我来,送死你去。

我不好意思把这个想法告诉他,只好自己磨磨蹭蹭地往东南角角走,边走边给肖铉发短信,万一我一去不能回,那家店就归他了。

不一会肖铉回短信,说店里来了个似乎打算吃霸王蛋糕的家伙,叫我忙完赶紧回去镇场子。

霸王蛋糕激起了我求生的欲望,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吃霸王餐的,遂决定一定要赶在霸王蛋糕走之前回到店里,于是我把手机一收,大步流星地走过去看碑文。

那篇碑文写的平平无奇,就是说陈其臻,滨海人,1915年生,1938年死于滨海保卫战,时任国民党157师总参谋长,少将军衔,死后追封烈士,铭记此功什么什么的。

我读了一遍内容,又掏出手机来拍照,打算回去发给林总看,刚把相机调出来,一只冰凉冰凉的手拍上我的肩头。

“你是谁?”

我被吓了一跳,尖叫一声跳开,手机也摔在地上,转过身来看到一个身材瘦削的年轻人,捧了一捧白菊花,正莫名其妙地看着我,我往地上瞄了瞄,有影子,看来是个活人。

年轻人看到我这么大的反应,俯身帮我把手机捡起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吓着你了?”

我接过手机,忍不住抱怨:“你吱声就行了,没事乱拍什么肩啊,吓死我了。”

年轻人抿着嘴微笑,脸颊上有一个浅浅的笑涡,衬得笑意温柔如冬日暖阳:“你一个小姑娘,在这独自对着墓碑拍照,不觉得更吓人么?”

多少年没人叫我小姑娘了,这个称呼让我油然而生一种其实我还很小很年轻的错觉,宽宏大量地原谅他刚刚惊吓我的行为,指着他怀里的花问:“难道你是来扫墓的?”

120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