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年轻人指了指陈其臻的墓碑:“我来祭拜他。”

我大吃一惊:“难道你是他儿子?”

年轻人满脸黑线:“我姓宋。”

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脑残地向他伸出手:“哦,你好,我姓郁。”

年轻人:“……你好。”伸手过来跟我握握。

我这时才慢半拍地反应过来,人家并不是准备做自我介绍,而是说明自己并不是陈其臻的儿子而已,顿时舒了口气,你说万一他真是陈其臻的儿子,那林南歌岂不得是他后妈?这小伙子目测跟林总年龄差不大多,倒时候可怎么张这个口?

年轻人还握着我的手,很商业性的晃了晃:“我叫宋秦,秦朝的秦。”

我握着他的手也很商业性地晃了晃:“我叫郁明珠,掌上明珠的明珠。”

他说:“幸会幸会。”

我说:“久仰久仰。”

说完一时词穷,面面相觑,我往旁边让了一步,说:“你不是要祭拜陈少将么,来吧。”

宋秦恭敬地鞠了三个躬,将手中的花束放在墓碑前,又掏出一片湿巾,将墓碑仔细擦拭了一遍,才拍拍手,转过脸来冲我微笑:“你也来祭拜陈少将?”

我点点头:“我受人之托,前来见他。”

说完这一句后,日光之下似乎有阴森鬼气席卷而起,吹凉了身上的每一寸皮肤,我偏过脸来看着墓碑上的文字,微微一笑:“托我来的那个人,和陈少将很有渊源,她找了他九年,终于找到。”

宋秦恍然大悟地点点头:“陈少将乐善好施,受他接济的人不在少数。”

啊咧?什么情况?难道这个陈少将还是个慈善家?林南歌和他并不是前世渊源,而是个领他救助金的,上辈子没报恩所以心结难解?

宋秦看看我,问道:“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你找错人了不成?”

我觉得我脑门上冷汗嗖嗖的往外冒,结结巴巴道:“啊……那个,有可能,来你跟我讲讲这位陈少将的事情,重名了也说不准。”

宋秦又很暖男地笑了笑:“陈少将是当年滨海陈氏的子弟,后来从军,死在这片土地上。”

我指指墓碑:“你讲的它上面都刻了,我想知道上面没刻的,你来祭拜他,是受过他的恩情?”

宋秦摇摇头:“没有,是我的祖父曾经被他救了一命,所以每年前来祭拜他,是我们家的传统,陈家山这个地方,原本就是他家的土地。”

我似乎抓住了什么,又似乎一无所获,随口问了一句:“他是滨海陈家的?”

宋秦说:“嗯,陈家老爷唯一的儿子,当年还和滨海秦淮楼的头牌传过一段风流韵事,陈老爷因为这个儿媳妇将陈少将逐出家门,少将因此前去从军。”

我勒个去,难道美丽高贵优雅大方的林总裁上辈子是滨海头牌?这消息太让人没有想法了,果然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你不是正在被惊讶,就是即将被惊吓。

明亮日光之下有幽凉风渐渐吹起,这个地方果然有鬼,不是有鬼,就是有鬼。

125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