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跟宋秦又聊两句,就共同关心的事情交换意见,并且互存了手机号码,这一切都在陈其臻的墓碑前进行,为了表达尊重,宋秦还送了张很有设计感的名片给我,名片上大喇喇地印着:苏氏地产建筑设计师 宋秦。

苏氏地产也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地产企业,在高档社区很有一番建树,因此在滨海和亿林势同水火,我有点纠结,虽然我不是亿林的员工,可现在好歹给林总裁干着活,就这样跟对头公司的设计师眉来眼去,好像不太有职业贞洁。

正纠结着,就看见朗冶远远地从墓地那头走过来,阳光在他脸上投下一片明亮,衬得那张脸上的剑眉星目气质凌然,这样赏心悦目的一张脸,就是脸上的表情不太好看,估计是惨烈的故事听多了,有点心理阴影。

朗冶走过来,板着个脸子:“你俩干嘛呢。”

我伸着手给他介绍:“这位是苏氏地产的建筑设计师宋秦,这位是朗医生。”

宋秦和朗冶伸手握握,又交换名片,客气半天,我在旁边等的很无聊,就又去看陈其臻的墓碑,然而这次却很不一样,目光刚刚聚焦过去,似乎感到一阵冰凉的呼吸拂过后颈,耳畔响起一道低低的男声,言语间似乎带着长达百年的孤寂凄迷:“你受谁之托,前来寻我?”

陈其臻。

我愣了愣,还没有答话,那个声音又问道:“可是文兰?”

“子时三刻,我在此等你,还请赏脸一聚。”

能不赏脸么……我在心里默默问道,我害怕……

陈其臻似乎低笑了两声:“你一个九命猫妖,怎么还会害怕我们区区游魂。”

谁规定的妖就不能害怕鬼了?谁规定的?太过分了,太没有妖道了!

陈其臻说:“是我有求于你,还劳烦你多跑一趟,实在很失礼,不过我一直受困在这个墓园,一步都不能离开,若非如此,我其实很愿意亲自到府上拜访。”

他言语之间还带着浓郁的文言风采,的确是出自贵族世家才能培养出的风华气度,这样的人居然能爱上个青楼头牌,难道他严谨的身体里也居住着一个叛逆的灵魂?

陈其臻又笑了两声:“我现在连身体都没有,只有一个灵魂,也无所谓叛逆与严谨。”

我惊了一惊,在心中默念道:“你会读心术?”

陈其臻道:“当你想与我说话的时候,我便能看到你心里想对我说的话。”

我又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陈其臻沉默良久,道:“我不知道。”

我:“?”

陈其臻无奈的笑了笑:“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究竟是谁,叫什么名字,经历过什么,父母是谁,为什么会被禁锢在这里等等,都忘掉了,除了一个名字,文兰。”

我被他话语里的一个词吓到,喃喃重复:“禁锢?”

朗冶听到,升调“嗯”了一声:“什么禁锢?”

陈其臻在我耳边道:“你还有朋友在,不说了,今晚子时,我等你。”

119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