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半夜十二点,南郊墓园,有个帅哥说他在自己的墓碑前等你,你去还是不去?

不管你去不去,反正我有点不太想去。

十一点的时候,朗冶揪着我的领子往外拖,而我泪流满面地扒着卷帘门死都不松手,他苦口婆心地劝:“我陪你去,万一出事,你跑过我就行了。”

我哀嚎:“不,我不想去,我也不想跑过你,所谓人生在世少管闲事,反正不是我的事,我也不想管。”

朗冶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道理你懂吧,一个数字七个零都收下了,临阵反悔你觉得合适么?”

我财大气粗地喊:“我不要了!我退给她!反正我不去,打死也不去!”

朗冶挫败道:“你一个妖,怎么还怕鬼?鬼又不能把你怎么样,鬼又不是道士!快点,再不走就迟到了。”

我说:“我不!万一那个鬼生前是个道士,那我不是自投罗网么,朗冶你一定暗恋你们林总裁,不然你干嘛对她的事这么上心!”

朗冶:“……”

半个小时后,我“温驯”地趴在朗冶腿上,一路向南郊飞驰,他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在我头顶摸啊摸:“你这孩子就是欠打,非得逼我动用法器才听话。”

我呲牙咧嘴的对他凶狠“喵”了一声。

今夜风清月朗,明亮月光撒在墓园里,似乎在地上铺了一层薄薄的小雪,陈其臻就在这一片雪地里,对我们浅浅一笑。

朗冶弯下腰把我放在地上,对陈其臻点头致歉:“不好意思,来晚了。”

他这么一松手,加在我身上的缚灵锁蓦地一松,我就势幻化出人形,愤恨地瞪了他一眼。

和林南歌梦中见到的一样,陈其臻穿了一身板正军装,扣子一直扣到喉结下,微笑的时候左边脸颊上有一道浅浅的沟,立在石碑旁的样子挺立如一颗不老青松。

我伸手想和他握握:“陈少将。”

陈其臻笑意深了深,也抬起手来:“我想,你约莫是握不到我的。”

我讪讪地把手收回来:“少将很幽默。”

陈其臻随意点点头,开门见山地问:“你认识我?”

我说:“不太认识。”

陈其臻道:“白日里你说你受人之托前来寻我?那个人是谁?”

“林南歌,”我说:“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认识这个名字。”

陈其臻苦笑一下:“不认识,我现在谁都不认识,除了文兰。”

我疑惑道:“文兰是谁?”

陈其臻摊了摊手:“不知道。”

我:“……”

朗冶忽然插嘴:“文兰不会是林总裁的前世吧。”

我一想,还真有这个可能:“我听说你上辈子……嗯,你死前爱过一个青楼头牌,这个文兰不会就是你爱过的那个青楼头牌吧。”

陈其臻虽然前尘尽忘,可还知道青楼头牌是什么意思,表情便有些古怪,我安慰他道:“古人有云,青楼多出奇女子,你看,你生前也是一代豪杰,能看上一个青楼女子,可见那个女子有多么的出尘脱俗。”

陈其臻:“……”

133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