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朗冶沉默一会,说:“你不会是分分钟看上人家了吧。”

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朗医生,你得是三流言情剧看多了,干什么都能扯到感情问题上来,此事无关风和月,这样光明磊落两袖清风的关系,请你好好体会。”

朗冶疑惑道:“两袖清风这个词是这么用的么?”

我:“……”

第二天早上我开门的时候,店里的第一位客人是美丽而未经预约的林总裁,我便有点惶恐,不是因为她未经预约,而是因为朗冶昨晚没回家,还在我店里睡着呢。

于是我诚惶诚恐地给林总倒了杯现打的豆浆,心里暗暗期盼他再多睡一会,然而这个念头在心里还没有沉下去,朗冶就已经赤着上身,一脸睡眼朦胧的样子走出来,极其自然的坐在沙发里,声音还带着刚睡醒的沙哑:“明珠,你给我倒点水过来。”

林南歌呆了,我也呆了。

朗冶仰在沙发里,口齿不清的叨咕:“这天太干了,昨天半夜差点没渴死我,今天要不去买个加湿器。”

林南歌看我的眼神含义万千。

我在这样含义万千的眼神里艰难的走过去,上手挠了他一爪子:“那个……林总来了……”

朗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看见笑容暧昧的林南歌,嗖一下站起身:“哈哈……林总……早上好啊……”

林南歌笑眯眯地对他举了举豆浆杯:“早上好早上好,不好意思啊,打扰你们了。”

朗冶解释道:“昨天和她一起去陈家山,那个,回来的有点晚,刚刚没睡醒,失礼了。”

林南歌急忙摆手:“没关系没关系,只是辛苦郁老板了,做生意本来就累得很,还得伺候你。”

朗冶表情诡异地看了我一眼:“她伺候我?”

林南歌苦口婆心地教育他:“女人是用来疼的,我给你开的工资也不低,郁老板完全可以在家做全职太太,你也老大不小了,能成家就尽快吧。”

我:“……”

朗冶终于发现林南歌已经把我俩的关系盖棺定论,再怎么解释也是徒劳,于是默默地起身,到里间换衣服去了。

林南歌教育完,抿了口豆浆,表情飒然一转,说:“你知道吗,我昨天没有做梦。”

她调频调的太快,我有点反应不过来,茫然道:“那不是很好么?恭喜恭喜啊。”

林南歌摇摇头:“不,我没有见到他,觉得很不安,他为什么没有入梦来,难道是出事了?”

我说:“可能人家昨天晚上有点事,所以没去你梦里。”

可不是么,昨天晚上这货在自己的墓碑前等着跟我聊通宵来着,聊的我到现在都昏昏欲睡,做梦都是“文兰”“陈其臻”“林南歌”这三个名字来回倒换。

然而林总裁丝毫不能理解我这种起床困难户的感受,她看见我半梦周公的样子,直接伸脚踢我的小腿,最后一次用力狠了,我从半梦半醒的状态直接被她踹的清醒无比。

林南歌说:“你上次找他,找到了么?”

我说:“没有。”想了想,又说:“找到了。”

林南歌:“到底有还是没有?”

我说:“可能有,也可能没有,主要是没有身份证可以考证,所以这个事儿还有待下一步确认。”

121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