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秦漠说第二天要来看颜朗。

我预感周越越这辈子如果还有机会见上秦漠一面的话,那注定只能发生在明天,恻隐之心发作,打算助她一臂之力。

我说:“周越越,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秦漠明天要来探颜朗的病,你没课的话也过来吧,搞不好还能跟他合个影。”

她说:“谁?”

我说:“秦漠啊,你崇拜的那个建筑师,上过电视上过杂志的,秦漠秦大师。”

周越越惊讶地注视着我,我想她一定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喜讯震撼了。

一个白大褂的医生从我们身边走过,被周越越一把抓住。我想她这也太激动了,下一秒可千万别扑到人家身上去。

还好周越越没有扑上去。

周越越说:“医生,能给这姑娘打个B超吗?”

我正想着这事儿实在峰回路转,怎么就要给我打B超了,她立刻又追加了句:“你们这儿B超能打在脑门儿上吧?”

我愤怒地踢了她一脚。

 

深夜,麻醉效力散了,颜朗疼得醒过来,哼了一会儿,我躺在他身旁轻轻搂着他,直到后半夜他才重新睡着。其间一直没哭,这小子比我想象中坚强。

 

虽然不相信秦漠会来探望颜朗,但第二天大早,周越越还是旷课来到我们的病房。她这样迫不及待,竟然还化了淡妆,真实意图昭然若揭。但可惜她来得不是时候,对床青年上厕所去了。

在等待青年从厕所归来的这段时间里,周越越削完一个苹果,并把削好的苹果扔进了垃圾桶,把苹果皮递给了颜朗。颜朗接过苹果皮看了半天,默默地也扔进了垃圾桶。

我说:“周越越你不要紧张,你昨天不是跟人聊得挺好的吗?”

周越越说:“昨天我就是抱着见到帅哥不搭讪白不搭讪的心态上的,比较放得开,但今天不一样了,昨晚上回去以后我躺在床上仔细想了想,越想越觉得他长得真像我初恋男朋友啊,那乌黑的头发……”

我打岔说:“你初恋男朋友是个光头。”

周越越说:“你别打岔,我初恋男朋友要头发长起来了简直就跟他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

因为周越越的初恋男朋友其实长得很像葛优的缘故,所以我不是很敢苟同她这个想法。

我说:“你继续你继续。”

她正准备继续,门就被推开了。

 

一位漂亮姑娘探头进来:“罗斯福住这儿吗?”

周越越说:“啊?美国人?”

漂亮姑娘白了她一眼:“无聊。”说完退了出去。

我们都不知道周越越到底哪里无聊了,正在反省,走廊上突然传来惊天动地的一声吼叫:“斯福!她干吗挽着你,她是谁?”

我们听出这是刚那个漂亮姑娘的声音,觉得这姑娘要不是学声乐的要不就是菜市场卖菜的,等闲人实在很难得有这么宽的音域和这样强大的爆发力。

颜朗问:“私服是什么?”

我愣了一下说:“私服是相对于官服而言的,是未经版权拥有者授权,非法获得服务器端安装程序之后设立的网络服务器,本质上属于网络盗版,而盗版的结果直接分流了运营商的利润……”

周越越打断我的话说:“靠,哪有那么复杂,斯福就是罗斯福的昵称。走,看热闹去。”说着率先推开了门。

 

门外笔直站着对床的文学青年罗斯福,他身后两个年轻姑娘正在大打出手。姑娘A一边打一边泪眼婆娑地望着他:“你到底喜欢哪一个?”

姑娘B趁机用锋利的指甲在姑娘A脸上抓了一道痕子。而其间,姑娘A又念念不忘地问出了第二句话:“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我现身说法地对周越越道:“你看,爱情里最容易受伤的始终是废话最多的那一个。”

周越越抱臂皱眉,驻足旁观,形容沉默。

罗斯福说:“我是爱过你的,我现在也爱着你。”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姑娘A露出了幸福的笑容,放松了戒心,脸上立刻又添了两道痕子。罗斯福不忍卒睹地闭上了眼睛,“我爱你,也爱莎莎。你看过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没有?你们两个对我来说,一个是红玫瑰,一个就是白玫瑰。”

周越越终于不能忍受,骂了声娘,转身回到病房中。

我猜她是对自己看人的眼光幻灭了。我果然猜得没错。

周越越说:“这世道,怎么连帅哥都开始猥琐了?”

我说:“这跟世道没关系,你别冤枉世道。很多帅哥都很猥琐的,倪震还偷吃呢,陈冠希还艳照门呢。”

她点了点头:“话是这么说,但这也太无耻了,长得高长得帅就了不起啊,又不能当饭吃。”

我其实很想告诉周越越,科技进步了,社会发展了,东方卫视的“莱卡我型我秀”和“加油!好男儿”标志着我们国家现在也进入男色时代了。继70年代末邓小平同志成功带领我们实现了科学技术对于生产力的转化之后,我们的媒体也成功带领帅小伙们实现了生殖力对于升值力的转化。如今,长得帅不仅能当饭吃了,还能拉动内需促进国民经济增长了。但是我们也不能骄傲,相对于日本这种把牛郎事业发展成一国文化的国家来说,我们国家还太逊色,在这方面对于帅小伙的开发还很不够,还有很大进步空间,还需要继续努力,迎头赶上。

然而,看着周越越感伤的侧脸,一瞬间我也有点感伤。一感伤了,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第三十二次,周越越未恋爱就失恋。不是她不想恋,是这个社会实在缺乏安全感,没有让人放心恋爱的条件。

窗外是漫天的大雾,这个冬天有点寒冷。

 

颜朗一直关注着门外的动向,隔声效果并不太好的门外,文学青年罗斯福说:“我就只有一个人,你也爱我,你也爱我,你们都爱我,又不打算放弃,怎么办?看来只能竞争上岗了……”

我想这现实也太不现实了,直追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是魔幻一般的现实,真是魔幻现实主义。

门外的骚动久久才得以平息。红白两朵玫瑰终于达成共识,决定公平竞争。看来她们都看过《创业:如何用别针换宝马》这本畅销书,因为两个人共同决定谁能先在半年内用五百块赚到五万块谁就算赢,罗斯福就娶谁。

我感叹道:“五百块赚五万块,看来她们只能去倒卖AV了。”

周越越说:“倒卖什么AV啊,干脆倒卖自己得了。五百块本钱全拿来买保险套。一次一百,一天十个就有一千,一个月三十天就有三万了。”

我说:“你不能让人家例假还上工,这就太不人道了。”

周越越赞同道:“也是,例假得休息,休息五天吧,这一个月也有两万五,两个月就赚到了。”

我说:“下海两个月就上岸,这也太没有行业忠诚度了,起码得半年吧,到时候嫁妆也赚齐了。”

周越越沉默了一会儿,叹口气道:“你说那俩女的怎么就那么贱呢,为了个猥琐男值得吗?真替她俩的妈憋得慌,生她们还不如生两块叉烧。”

我说:“你这就不懂了,人家这是为了追求真爱,你别歧视人家。”

 

时间一晃,就到中午。颜朗刚动了手术,需要禁食一天。但我和周越越都得吃饭。就在我拿了钱准备去买两个盒饭的空隙,门再次被推开。

让我和周越越都无比惊讶的是,门口居然站的是林乔的现任女朋友韩梅梅。

说起来韩梅梅也算是高中和我同校了三年,但我对她其实并不了解,只记得她是个又认真又有毅力的女孩。四年之后,她凭借自己过人的毅力一路过关斩将,终于成功挖掉了苏祈的墙脚,真是苦心人天不负,有志者事竟成。

但我们都没有理她。我走过她身边时,被她拉住。她皱眉说:“颜宋,别出现在林乔面前了,让大家都好过点,就算以前林乔对不起你,但这么多年他受的罪也够多了,该还的都还了,你怎么还不放过他?”

我说:“同学,我很无辜的,我跟你男人的关系其实挺单纯,有点像杀人犯和被害人的关系。除了重生小说的女主角,没有哪个被害人重生之后还想主动靠近那个杀人犯让他再杀一次的。我就是个一般的被害人,心态也特别一般,我对你男人没有任何企图,也没怎么不放过他。你看,你如果有空就多管管你男人,让他别主动出现在我面前了成吗?”

周越越没忍住,哈哈笑了两声。

韩梅梅扫了一眼我手里的十块钱,淡淡说:“你们这么多年,我也是看在眼里的,林乔他并不爱你,但一直觉得内疚。他想要补偿你,但不知道该怎么补偿。”说完,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这是两万块钱,你先拿着。”

我说:“两万日元?”

她笑了笑说:“人民币。没什么别的意思,林乔既然是我男朋友,他的事也就是我的事。他不好意思直接给你钱,我给你。我知道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毕竟单亲妈妈不好当。”顿了顿又说,“不过,我其实也是有点私心的,为了大家好,你拿了这钱,毕业找工作能不能别留在C市了?”

周越越说:“宋宋,你就只值两万块钱。”

我说:“没法子,女大学生才值钱,女研究生都不大值钱的。那什么,你是要蛋包饭是吧?还要加大头菜不?对了,同学,手,麻烦放一下。”

颜朗说:“妈妈,我想吃叉烧饭,再买个叉烧饭。”

我转头去瞪了他一眼,企图用目光打消他对叉烧饭的执念,却看到周越越的瞳孔突然放大,而此时,沉沉的男低音从背后响起:“你才刚动了手术,吃什么叉烧饭。”

这声音实在太熟悉,我回头一看,浅灰高领毛衣黑羊绒大衣的古典美男正立在门口,左手拎着一个保温桶,怀里抱着两只大盒子。

我喊了声秦老师,赶紧两步过去接过他手里的东西,看清楚是一个奥特曼和一个SD娃娃。

周越越连话都说不清楚,秦了好久也没秦出个所以然来。

颜朗则在瞬间的震惊之后清晰无比地喊出了秦漠两个字。我赶紧扑过去堵住他的嘴才没让他接着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我已经可以想见颜朗接下去要说的话。他肯定是要说:“秦漠,你是不是真的染指了人家清纯玉女郑明明?”

我在颜朗耳边低声告诫:“小子,安分点,这可是你恩人,昨晚上要不是人家开车送你来医院你早就GAME OVER了。”

颜朗被我唬住,没再说什么,把头转向了一边。

我看着手中的盒子说:“秦老师,这几个是?”

他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我说要过来看朗朗,秘书就一定让我带上。是一个SD娃娃……”

颜朗立刻说:“我才不玩SD娃娃,那都是女生玩的。”

我想这可真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颜朗实在太不给秦漠面子。

秦漠愣了一下,说:“这本来就不是送给你玩的,是送给你妈妈玩的。还有一个奥特曼……”

颜朗又立刻昧着良心说:“我也不爱玩奥特曼。”该句话和秦漠一本正经的“也是送给你妈妈玩的”同时响起。

颜朗顿觉大丢面子,只好说:“我妈妈也不喜欢SD娃娃,也不喜欢奥特曼。”

秦漠抬头看我,漆黑的眼睛里带了点笑意:“是吗?”

我觉得不能让秦漠下不来台,但又不能明显地背叛颜朗,想了半天,犹豫说:“奥特曼关注宇宙,我也挺关注宇宙的,都是同道中人,我很欣赏他……”

颜朗立刻不满道:“妈妈!”

我接着说:“至于那个SD娃娃,就实在太贵重了。”颜朗满意地点了点头。

秦漠笑了笑:“你不喜欢就送同学吧。”

我正预备再推辞一遍,一直立在一旁当柱子的韩梅梅突然说:“我先回去了。”

颜朗说:“嗯,有空再来玩。”

周越越终于从死机中重启:“你那两万块钱到底还给不给?”

韩梅梅脸上绯红一片,转身跑了。

秦漠微微皱眉道:“什么两万块?”

周越越在那儿一个人乐了半天,反应过来是谁在和她说话,立刻亢奋道:“秦老师,你是真的秦老师吧,能给我签个名吗?啊啊啊,忘了带笔和本子了,你等会儿啊,我去借个笔。”说着旋风一般冲出了病房。

颜朗翻了个白眼:“真没出息。”

15141 阅读 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