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里进行了一场激烈的辩论,辩论内容大概就是前一章中我们总结出的民国恋爱观,陈老爷认为,他既然已经答应了那个文伯伯,就得履行约定,不然文兰孤儿寡母前来投奔他,陈家却翻脸不认人,实在是有违江湖道义。

而陈其臻则认为这件事很好解决,让陈夫人出面认文兰当干女儿,当陈家的小姐对待,给她找一门好亲事,风风光光的一嫁,齐活。

从我的角度来看,陈其臻说这话就是扯,因为实在没有比陈家更好的亲事,两家是世交,文兰的父亲又对陈老爷有恩,文兰嫁到他们家,就算不得陈其臻的喜爱,起码不会受委屈,但作为留洋归来的陈其臻,他脑子里一夫一妻思想应该比较严重,约莫很不能接受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我猜他现在心里肯定正在愤恨他是陈家的独子,假如他有个年龄差不多大的弟弟或哥哥,完全可以把这个包袱交给弟弟或哥哥背。

这场辩论的结果是没有结果,父子两个固执己见,谁都不能退一步海阔天空,陈其臻出门的时候遇到陈夫人带着文兰迎面走过来,虽然心情不好,但面上还是控制住,恭敬的给母亲问了个安,又对文兰点了回头。

文兰颊上飞红,不好意思地低头笑了笑,这样娇羞的神情,落在情人眼里,是甜而诱人的蜜糖,但落在陈其臻眼里,便是心怀叵测的做作了。

陈夫人终究还是比较了解自己儿子,看见他这幅表情,便转过脸来对文兰笑了笑:“阿兰,你先去花厅,把我妆匣里那叠绣图拿过来。”

文兰眼波一转,面上含了些了然的神情,点点头就走了,陈夫人目送她身影走远,对陈其臻问道:“你是不是不想娶阿兰为妻?”

陈其臻点点头。

陈夫人皱眉道:“你心里有人了?”

陈其臻表情有点怪,沉默了一会,又点点头。

我瞬间来了精神,这个人约莫就是头牌妹子林南歌了,陈家这样的家族,肯定不能允许一个青楼女人进门当主母,分分钟又是一出爱情悲剧,如果是季妩来看,估计过两天就得有一部大红大紫的民国片。

陈夫人表情尚还平静,问他:“是哪家的小姐?”

陈其臻有点难以启齿的样子,避而不答道:“她叫楚凤绯。”

陈夫人微微蹙起眉,想了很久,不确定道:“我想不起来滨海有楚家,难道是外省的?”

陈其臻道:“不,是本省的。”

陈夫人了然:“是小门小户吧。”

陈其臻犹豫了一下,勉强点点头。

我觉得作为一个头牌,这个楚凤绯应该不至于这么没有知名度,大概也就是陈夫人平常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和当下潮流有点脱节,假如这场对话是在陈其臻和陈老爷之间发生,现在估计应该已经开打了。

陈夫人道:“我们陈家,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家世渊源的世家,并不是不能接受小门小户的媳妇,只是你父亲已经许了诺,若言而无信,便是忘恩负义了,你若是喜欢那个楚小姐,待你们成婚后,就把她纳成偏房,也是一样娶进门来的。”

陈其臻固执摇头:“不,母亲,父亲他许诺和文家结姻,我也曾经和凤绯许诺要娶她为妻,同样失信不得。”

陈夫人好言好语地劝他:“那你就把她娶成平妻,也是一样的。”

假如我是陈其臻,我一定借坡下驴,就这么答应了,现在是陈夫人不知道楚凤绯的真实身份,等回头她要是知道了,能允许你娶进来当成姨太太已经是人品爆发。

显然陈其臻没有那个头脑,他慢慢道:“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母亲,这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给她唯一。”

我先想了想这两句诗原装上下句,为陈其臻的造诗水平点了个赞,又分神看了看陈夫人的反应,说实话,这要是我儿子,我一准讨厌死这个儿媳妇,怪不得后来陈家老爷要把他逐出家门,而陈夫人和我的想法大概相同,我分神去看的时候,陈夫人神色已经变了。

“那,她什么时候愿意,带来给我见一见吧。”变了脸的陈夫人言语间带上微微的嘲讽,眼底慢慢结冰。

然而陈其臻这个榆木脑袋却全然没有发现,甚至一脸喜色的点头答应,目测是以为他娘即将松口,答应帮他退婚了。

目送这对母子离去的时候,我忽然反应过来,林南歌不是楚凤绯,而是文兰,在季妩口中,被陈其臻间接杀死的那个文兰,这是文兰的记忆,能被她记住的,全是她亲身经历过的事情。

这个故事,显然是悲剧收场。

 

1223 阅读 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