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陈其臻在两日后带楚凤绯临门,艳动滨海城的头牌画了个淡淡的妆,一身素色旗袍典雅地贴住身体玲珑曲线,长发拢在脑后,用一只水晶卡子妥帖别好,一如寻常闺秀,半点不显欢场花魁的气度。

然而陈老爷显然是见过世面的人,他看见楚凤绯的第一眼,眉心就紧紧攒住,左手抬起来捂住心口,一副即将被气倒的样子。

楚凤绯眉眼敛的淡而温驯,跟陈夫人说话的时候,声音又轻又温柔,乖乖巧巧的样子,陈夫人压抑的神情在她温温的声音里渐渐放松,到最后竟然隐隐带了些笑意。楚凤绯不愧是阅人无数的女人,手腕玲珑的简直左右逢源,估计裙下臣无数,而陈其臻算是命好的那个,在我看来,他之所以命好,大概得益于年纪轻轻,长得还行,有点家底,又愿意带她面见家中父母,以正妻相待。

除了即将被气倒的陈老爷外,这一顿饭在宾主尽欢的气氛中友好祥和的进行,终于捱到吃完饭,喝饭后茶的时候,陈夫人微笑着问道:“不知道楚小姐府上何处?”

楚凤绯看了一眼陈其臻,细声细气道:“家在滨海北,是个小门户,约莫够不得夫人的眼。”

陈夫人和善道:“其臻原本有一门婚事,是他父亲早年定下的,如今快到成婚的时候,他告诉我,要娶你为妻,我看楚小姐也是个有见识的,当知我们经商的人,尤其以信誉为重,我并不反对小姐入我陈家之门……”

“我反对!”一直不吭声的陈老爷忽然出声打断陈夫人,语气坚决道:“她不能入陈家的门,更不能嫁给其臻,别说做妾,就算做个通房丫头都不行。”

原本很好很有爱的气氛被蓦地打破,陈其臻表情就不太高兴,压抑着情绪喊了声:“父亲。”

陈老爷冷哼一声:“你母亲不常出门,不知道也就算了,其臻,你不要告诉我你也不知道,这位楚小姐的门楣,可不是我陈家能攀得起的。”

陈老爷早年贫困,后来发家后,向来秉持与人为善的处事原则,很少在外人面前如此尖锐的冷嘲热讽,陈夫人搞不清楚状况,悄悄拉了拉丈夫的袖子。

陈老爷一抬手挥开,又道:“滨海秦淮楼的头牌凤绯小姐,那可是赵市长看上的人,我们陈家一介商贾,怎么敢跟市长抢人。”

陈夫人呆了。

就算不知道秦淮楼,也该知道头牌是个什么意思,于是紧接着,陈夫人的脸色也变了,两个人犹如两尊黑面神一样坐在上座,厅里,陈其臻板着脸坐在下首,一副死了爹妈的表情。

只有楚凤绯依旧是言笑晏晏,眼波盈盈,似乎是破罐子破摔的自怨自艾:“方才夫人这样说,我还以为终于有个家庭接纳我,原来是您不知道我的出身。”

她弯起眼角笑了笑,好像是丝毫不觉得悲伤一样,对陈夫人问道:“夫人刚刚说,并不反对我进您家家门,是觉得我这个人还可以,对么?”

那种满不在乎,却又隐隐紧张的态度,让人愈发觉得楚楚可怜,陈其臻脸上已经浮现出明显的疼惜之色,就连陈夫人都微微动容。

只有陈老爷立场坚定,冷笑一声:“小儿妄攀凤绯姑娘高门,实在是失礼的很,改日一定亲自登门,向赵市长致歉。”

这话说得相当不客气,简直有侮辱人的语气在了,陈其臻不负众望的勃然,直接站起身,对他爹道:“父亲向赵市长致歉时,还请帮儿子一同致歉,凤绯这个人,我要定了。”

说完,帅气的站起身,对陈老爷和陈夫人行了个礼,拉起楚凤绯,扬长而去。

我忍不住要为他要美人不要爹娘的勇气喝个彩,在一般文学作品中,须得把陈老爷和陈夫人塑造成目光短浅趋炎附势之徒,以衬托这段爱情的艰难和高贵纯洁,好让观众留更多的眼泪,但是显然,陈家夫妇并没有为剧本牺牲自己的打算,陈其臻走了之后,陈老爷捂着胸口,终于被气倒了。

我本来趴在厅门口看这场闹剧看的津津有味,不及防身体一空,被人凌空抱了起来,我心里一抽,小心翼翼的扭了扭头,赫然发现,抱着我的人居然是……文兰。

她动作轻柔的在我背上抚了抚,低柔道:“你也是无家可归的么?”

我说:“喵……”

 

120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