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文兰一手抱着我,一手竖在唇前,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不要叫,我现在带你回房,你要乖乖的,好不好?”

我面对她心情有点复杂,后世的林南歌虽然性格活泼,可成功女企业家那种不怒自威的架势,总是会在举手投足的某一个如阙瞬间显现出来,她是可以真正把自己命运握在手上的人,言行中总有一种硬气的自信,而文兰却是饱受颠沛流离之苦,懂得寄人篱下的滋味,从某些方面来讲,她甚至比林南歌更懂得察言观色,什么样的场合不适合她出现,哪怕是看到了,也会装作茫然无知。

她抱着我穿过陈家别院大大的花园,穿过那座著名的假山,回到她自己的居室里,第一件事居然是先打了一盆热水,我旁观了一下,似乎是要给我洗个澡架势。

我其实挺讨厌洗澡的,可能是因为猫怕水的缘故,但文兰微微蹙眉的脸上表情低沉,显然是不太高兴,我现在落在她手上,不太方便挣扎或者直接给她一爪子,只好咽下满腔辛酸泪,乖乖的任她往我身上浇热水。

文兰眼神里有点凄楚,可表情却自始至终都平静,她一言不发地给我洗完了澡,那一条绫罗裹了裹,在把我放到床上:“我之前从来没见过你,你是府上新来的吗?”

我没搭理她。

文兰不以为意,又问道:“我也是陈府的客人,我还有个母亲,和谢世的父亲遗言护着,都过的如此凄惨,何况是你,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们就做个伴,我来护着你,你陪着我,好不好?”

我从来没想过林南歌居然还有45°仰天流泪明媚悲伤的一面,这让我觉得非常不适应,不过好在我不用说人话以回复她,所以象征性的“喵”了一声。

文兰得到这一声回应,脸上有欢喜的神色出现,她在我身边半躺下来,又说:“你刚刚趴在厅门口听什么呢?是不是已经听到了陈其臻和陈伯父他们的对话?他心里有别的人,不想娶我,对吧。”

说着,她自顾自地笑了笑,温声道:“他们都怕我知道,所以都不告诉我,可其实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他看我的眼神带着怨怼,不应该是一个丈夫看妻子的眼神。”

我:“……”

《职场读心术》教导我们,要善于从人的眼神中发现问题,没想到林南歌上辈子就已经参悟透了这点,怪不得这辈子要变成女企业家,果然是天赋商人。

文兰翻了个身,平躺下来,又叹口气:“其实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并没有十分难过,只是觉得茫然罢了,我来陈家,本就是为了嫁给他,可是他不要我。”

现实它实在是太过于骨感,我颓废的趴在她床上,思考等会离开她的记忆后,该怎么告诉她这个悲伤的消息,被锁在陈家山墓园的陈其臻,在这个世界上等了将近百年,守着“文兰”这个名字卜昼卜夜,他爱过的那个,甚至为她不惜与家族决裂的女人被忘得一干二净,深刻记住的,反而是文兰,这个世界上唯一记住他,回应他念念不忘的人,也只有文兰。

文兰很久没有说话,我动了动耳朵,听见她轻轻浅浅的呼吸,很平稳,就像睡着了一样,我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到她侧脸挂下一道晶亮的水痕,从眼角一直延伸到鬓发。

那日之后,陈其臻接连几日没有回家,整个陈府阴云密布,所有人看文兰的眼神都带着小心翼翼的可怜,这个寄人篱下的姑娘,失去父亲本来就已经足够可怜,如今又惨遭退婚。

然而文兰却始终带着一脸温和的笑意,就像这样难堪的变故从未发生,那日在房中昙花一现的软弱就像一个短暂的梦境,梦醒,人变。

半月之后,陈老爷忍无可忍,派人去秦淮楼将陈其臻绑回别院,把他和文兰一起锁在文兰居住的那个小院子里,估计是黔驴技穷了,被迫出此不太光彩的下策,陈其臻十分的不开心,对他的爹妈表达出明显的非暴力不合作,而对文兰则表现出明显的冷暴力不合作,他终日板着一张死人脸,对文兰视若罔闻,偶尔两人相对用膳,还佐以阴阳怪气的口头暴力。

文兰涵养太好了,这要换我,非揍他一顿。

第六日清晨的时候,文兰早起有些发烧,起的晚了些,正好误了早饭的饭点,陈其臻破天荒地到她卧房前,敲响了房门:“文兰。”

文兰迷迷糊糊地听到,勉强提起声调,应了声:“我今儿身子不太爽利,你自己用饭吧。”

陈其臻道:“死不了吧。”

文兰意味莫名的哼笑:“死不了,放心。”

 

121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