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然后陈其臻就走了,在后院立了一架梯子,逾墙而走。

陈老爷是在他离开的第二天清晨得知的这个消息,因为他接到了秦淮楼派人专门递来的喜帖。

陈其臻先生与楚凤绯小姐喜结良缘,特设喜宴,候君光临。

大红的喜帖上字迹清隽,陈其臻幼时,陈老爷曾经请专人来教授他的书法,那一笔一划都熟悉到刺眼,陈家定好的儿媳妇文兰款款坐在陈家夫妇对面,露出平静的笑意:“合该是我们没有夫妻的缘分,无论如何,这都是桩喜事,伯父伯母也不必为此大动肝火。”

陈老爷老泪纵横道:“是我们陈家对不起你,对不起文兄和嫂夫人,事到如今,真是到地下都无脸前去面对文兄,我们夫妇上辈子造孽,这辈子居然养了这样一个儿子。”

文兰摇摇头:“陈家不计我和母亲穷困,愿意收留我们,已经是救命之恩,婚约原本是旧时戏言,做不得真。”

陈夫人道:“你要是不嫌弃,就唤我一声母亲,以后你就是我们陈家的小姐,我和你伯父一定为你谋一门好亲事。”

文兰犹豫了一下,又绽开笑意:“母亲。”

陈其臻如愿以偿的这一天,陈家老爷在陈氏宗谱上划掉了他的名字,可能是因为我站在文兰这一队里,所以对楚凤绯的好感简直降到了冰点,一个女人,怂恿自己的丈夫因为自己和家族决裂,俗话说娶错媳妇毁三代,显然楚凤绯属于三次方级别的人,她能毁一家。

陈其臻对逐出宗谱这件事表现平静,可能是因为媳妇到手别无所求,总之这件事在陈府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尘埃落定,在外界却传成了天大的笑话。

陈老爷因此大病,他病倒的时候,正是陈家的米面生意往南方扩张的时候,按照老爷子最初的计划,应该是他留学归来的儿子亲自前往南方,为陈家开辟出第二战场,好让家族账单上的收益再翻一番,但是显然这个计划现在落空了,于是,主持陈家生意扩张的人变成了……陈夫人。

猜文兰的人,我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其实我一开始也以为陈老爷会选择文兰来代替陈其臻,但这种情况一般都只在虚拟文学作品出现,原因很简单,就算再怎么心怀愧疚,文兰还是姓文,不姓陈。

九月伏暑的时候,陈其臻递了一封信过来,说自己对不起父母,对不起陈家门楣,所以特地前去参军,希望能挣个军功,给陈姓添色什么什么的,一封信写的及其低声下气,铺垫了半天,在结尾的时候,很诚恳很做小伏低的请求父母在他离开之后,代为照看他的妻子。

我真是忍不住拜倒在这个兄弟超乎寻常的脸皮厚度之下,可能是他觉得无论如何都是一家人,人民内部矛盾到底比较容易解决,可能事实也的确如此,因为当文兰看完那封信,提出要将楚凤绯接到府上来时,陈夫人虽然一脸愠怒,可到底还是答应了。

陈夫人表露出默认的意思时,文兰修长白皙的手指捏着那张薄薄的信纸,随手放在一旁的案几上,唇角微微上挑,挑出一丝意味莫名的笑意。

“若不是这个女人,今日我便是名正言顺的陈家之人。”她回房的时候,将我抱在怀里,深深叹息:“我哪里有这样容人雅量?不过是更懂得寄人篱下罢了。”

“陈家在父亲眼里……是他过世后,我和母亲的救命稻草。”

由此可见,口头承诺这个事情,真是让人无法相信,它大概可以当做是两个人关系好的一个凭证,反正做口头人情也就是动动嘴皮子的事情,万万不能当真。

楚凤绯在陈夫人松口的当天下午搬进陈府,因为不被陈氏认可,所以没有踏进正府的资格,只能在别院住着,陈夫人安排了府里两个杂役帮她搬东西,在下人中间放话,一律不许称作少奶奶,只能叫楚小姐。

这大概是做给文兰和她妈看的面子工程,府门都进了,称呼改和不改也就是听耳朵里舒服与不太舒服的区别,作为一个青楼头牌,楚小姐显然有足够的心理素质来听见装作没听见。

晚间用膳的时候,楚凤绯亲自下厨煲了一锅百合莲子粥,拿一个精致的瓷盅装了,一路送到陈夫人房里。

因为是在文兰的记忆,所以我无从得知那盅粥是不是真的出自她手,但这件事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亲手做这个东西,从古至今都有很大的商榷余地,别人煮粥的时候,楚凤绯抓一把百合扔锅里,都能说是自己亲手做的。

 

1272 阅读 1 评论
  • 。。。。。

    sunny小格调

    哎哎,想知道文兰为何会因那个男人而死,让他愧疚的忘了他拼死相互的爱人,,,会一直支持你的~加油哦,期待更新,话说这留言作者能看到么??(1回复)

    4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