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当然,我这么说,纯粹是因为我的人际属性归在文兰的人际属性里,从她的角度来回忆这件事情,自然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可能从楚凤绯的角度看,又是另一番模样了。

楚凤绯在陈家别院正式安营扎寨,这姑娘不愧是欢场里打过滚的人,不过四五天的时间,已经在府中打下了坚实的人际基础,深入群众路线做的相当好,等这一年结束的时候,就连陈夫人身边伺候了十几年的老仆,都开始帮她说好话。

而文兰依旧在她的小院子里,读读诗书,做做针线,除了每天清晨去给陈家夫妇请安,其余的日子几乎很少出门,过得很是清心寡欲,几乎要落地成仙。

到第三年的时候,滨海时局已经十分动荡,外界盛传中国就要被卷入战争,一些可以被储备的物资立时成了抢手货,陈家米面所有的库存在那时被抢购一空,其实不只是陈家,所有做米面生意的,都赶着这个时候发了一笔国难财。

陈夫人整日忙着生意上的事情,内府便心有余而力不足,等到筹备新年的时候,各地分行的账房纷纷过来,将过去一年的开支账本交给本家,陈夫人接应不暇,分身乏术,索性把整个内府全部交给了文兰,让她亲手来筹备新年的事情。

这件事,本来应该交给她的儿媳妇,陈其臻的妻子楚凤绯来做。

楚凤绯约莫也是看好了这个机会,希望能借此在陈府正一正声名,在过去的几年里,虽然她的称呼还是“楚小姐”,可府上的下人们,却已经都把她当做少奶奶来看了。

盯了那么久的肥肉,蓦然被文兰抢走,那滋味恐怕很不好受,陈夫人说这个决定的时候,眼神若有似无的扫过楚凤绯端坐椅上的身影,楚凤绯迎着陈夫人的目光盈盈微笑,眼波温软,无比贤良,只是在不经意间看到沉默的文兰时,才闪过冷如刀锋的光。

就像一个不详的预感。

文兰没有推辞,这个差事接的无比自然,就好像是接手自己家的事情一样,晚茶过后,她起身回房的时候,楚凤绯在她身后叫住她,话里有话地提点:“陈府人多口杂,文妹妹操心新年的时候,可要当心,莫要失了偏颇。”

文兰沉静微笑:“劳烦楚小姐费心。”

然而那个年到底没有过好,有关开战的传言已经满城风雨,整个滨海,乃至中国都人心惶惶,陈家米面生意的黄金时间昙花一现之后,迅速冷落凋零,似乎是在回应这满城纷传的流言,文兰思量甚久,决定将筹备新年的款项,改做联系出国船只的费用。

陈夫人毕竟是个妇道人家,国人又向来安土重迁思想无比严重,就这样犹豫着拖了几日,滨海城中的大户已经搬走了将近三分之一,到最后,还是病重的陈老爷拿了主意,让文兰前去联系出国的船只和目的地。

此时,陈其臻已经离开陈府整整三年。

楚凤绯以“楚小姐”的身份在陈府生活了三年,身份逐渐尴尬起来,这个称呼似乎整日提醒着楚凤绯,她不是陈家的媳妇,不能被陈家接纳,也不被陈家认可。

二月份的时候,离家三年的陈其臻寄回了第一封信,信封上加盖了军章,陈家夫妇拿到那封信的时候,心事落定的喜悦极快速的在脸上一闪而过。

陈其臻果然不负所言,在军中谋到了前程,年仅28岁的少将,在整个军队中都少见。

陈老爷看完信,将信纸摁在心口上,长长吐了口气。

信纸的末尾,无可避免的提到了楚凤绯,说如果他回府,希望能看到他的妻子前来迎接。

楚凤绯的眼睛清透如晴朗夜空上高挂的满月,这满月洒下一院子的幽凉清辉,笼在文兰身上,漾开一个清浅笑意。

谁是主?谁是客?

文兰第一次在陈家夫妇面前表露出明显的不满情绪,她到底还是自幼在深闺娇生惯养的小姐,也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长大,就算再能掩藏自己的情绪,也不会向楚凤绯一样,做的滴水不漏。

她离开后,陈家夫妇脸上都有尴尬的神情,无论如何,都是陈家违背了当初的承诺,也怪自己的儿子不争气,被一个青楼女人迷住了心窍。

文兰在三月下旬的时候联系好了下南洋的船只,和陈夫人一同逐步将家产转移出去,这件事做得相当漂亮,就连病中的陈老爷都说,这姑娘若是个男儿,定能在商道上闯出一番事业。

虽然文兰转世投胎后没有变成男儿,但还是在商道上闯出了一番事业,由此可见陈老爷已经初步具备了算命基础水平,同时也可以看出,天赋这个事情,真是人生的决定性力量。

 

114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