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下南洋的第一艘船过来的时候,陈老爷的病情也逐渐回春,文兰将陈家还没来得及转走的最后一批财物全部兑换成黄金,分散塞在行礼箱里,陈家的长辈一同先走,她和楚凤绯则等下一条船,带着小辈们一同离开,两人在码头送走陈氏夫妇的时候,陈夫人撩着被海风吹乱的头发,对楚凤绯道:“留下你,是让你帮着小姐做事的,不要整日好吃懒做,把事情都推给她。”

楚凤绯惊讶的看着她,眸中浮起一层细碎的水屑,盈盈欠身:“婆婆说的是,媳妇受教。”

陈夫人对这个称呼点了点头,又对文兰道:“别累着自己,早些过来。”

文兰的笑容在冰冷海风中一点一点变凉,她茫然的看了一眼楚凤绯,勉强对陈夫人笑笑:“祝您一路平安。”

到底是外人,无论如何,都是外人。

楚凤绯在回去的车子上向文兰毫不客气的讨权:“既然婆婆这样说了,若还是让小姐自己担事情,不仅我不好意思,恐怕其臻回来知道了,也要怪罪的,小姐把账本册子给我,我来帮帮你吧。”

两个女人之间最直接的交锋,文兰输的一败涂地。

楚凤绯瞅着她,慢慢笑了笑:“毕竟是陈家的家事,这样劳烦小姐,已经极为过意不去,这生死存亡的关头,哪里敢再让你费心呢?”

“楚小姐,”文兰斟酌的词句,正待张口,楚凤绯却打断她。

“我夫家姓陈。”

文兰愣了愣,稳住音调,道:“陈夫人。”

楚凤绯却笑起来:“哪里当得起陈夫人三个字呢?小姐还是唤一声少奶奶吧。”

文兰眉心蹙起,不由得抬高了声调:“楚凤绯,你莫要欺人太甚。”

楚凤绯惊疑的看着她:“小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说错了么?罢了,横竖是一个称呼,计较这么多做什么呢?小姐想唤陈夫人,便唤陈夫人吧。”

她挑着笑容的唇角上了绯色胭脂,漂亮的似乎是虚假的蜡像,那笑意里盈满了真切的疑惑和关心,好像真的是不明白文兰突如其来的怒火究竟为何而发,硬生生让人觉得寒意四起。

文兰慢慢稳住自己的心神,想学着她的样子对她微笑,然而大家闺秀的傲气梗在哪里,无论如何也不能对这样的人用代表善意的表情:“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如果不是我,你大概早就被母亲接纳,变成入宗谱的媳妇了。”

楚凤绯笑出声来,连连摆手:“怎么能怪小姐呢?这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文兰面色一点一点苍白,她漆黑的眼眸里映着楚凤绯微笑的影子,渐渐的,这影子便透露出显而易见的得意之色。

“不当你要的东西,不要去妄想,文小姐,这个道理,用不用我来亲自教你一回?”

文兰转过头去,再也不与她说话。

楚凤绯拿到了陈家最后的大权,她亲自过目了打包将要带去南洋的每一件物品,统计了每一分财物收支,陈家余留的家仆毕恭毕敬的唤她“少奶奶”,这个出身勾栏的女人,在陈府韬光隐晦了三年,终于拿到了她梦寐以求的地位和权利,从此之后,秦淮头牌楚凤绯已经死去,重新活过来的,是陈家的少奶奶,楚氏。

二十日后,下南洋的第二艘船抵达滨海岸边,楚凤绯邀请文兰与她一同清点要带走的行礼,亲自锁上了陈府别院的大门,两人转身走下府门前的台阶时,楚凤绯忽然顿住脚步,语调温软:“文小姐曾经问我恨不恨你,如果不是你,我早就被陈家接纳。”

文兰在低她一阶的台阶上顿住,没有回答。

楚凤绯在她身后轻轻微笑:“其实我更想知道,文小姐是不是特别恨我,如果不是我,想必今日的陈家少奶奶,应该是你才对。”

文兰深吸口气,坦荡的点头:“对,是你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生活,如果不是你,我今日便不必这样辛苦的寄人篱下,我恨你。”

楚凤绯走到她身后,抬起左手,摁住她瘦削的左肩:“与自己的敌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看着她不仅没遭到报应,反而过得越来越好,有没有一种苍天无眼的痛苦感?”

文兰有些疑惑,想回头看她,然而回头的动作只做到一半,瞳孔便猛地一缩。

楚凤绯唇角的微笑一点一点扩大,一如水面上漾开的涟漪:“我尝受过这样的感觉,太难熬了,想一刀捅死那个死敌,又想一刀捅死自己,是不是?你下不了这个手,没关系,我来帮你。”

 

121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