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她手里握着一把精致的剪子,日光之下跳动着冰冷的金属光泽,文兰向后贴着她的身子仰倒,她小心翼翼地扶住她,低低的笑:“别动,剪子堵住了血管,所以血喷不出来,你要是乱动的话,血液喷我一身,我还得回去换衣服,多麻烦。”

列在车边的家仆目睹了这场变故,目瞪口呆的愣在原地,楚凤绯扶着文兰慢慢躺在台阶上,伸手试图将她的眼睛合住:“文小姐,你还是留在陈府的过去,更好一点。”

文兰最后的记忆,是楚凤绯盈盈一握的腰身裹在纯白狐裘里,逐渐走远的身影,她艰难的转头,将视线转到陈府别院悬挂的门匾上,棕色的木底上描金大字,本来是她生活的起点,却变成生命的终结。

这是林南歌前世的记忆,在这个记忆里,陈其臻只占了一点点的戏份,可她一生所有的悲剧,全部因他而起。

季妩说的没错,是陈其臻间接杀死她,在他拒绝娶她为妻的时候,几乎已经宣告了文兰生命的终结。

我化出人形来,在她的遗体边蹲下,思维一片空白,林南歌梦陈其臻梦了九年,就在我追溯她的前生之前,她还以为她即将来赴一场美丽约会,所以盛妆以待。

远处有隆隆之声响起,似乎是有枯雷划破长空,那是这场前生记忆正在破碎,重新归于虚无,我站起身来,犹豫着催动了前世之灵,不过是眨眼的功夫,便从这场悲哀梦境中脱离出来,重新回到现实世界。

睁开眼的时候,朗冶正坐在我对面,目光定在我脸上,表情肃穆的就像来参加一场葬礼,他身体前倾,摆出一副极具攻击力的姿态,随时都有可能暴起伤人。

我惊惧地看着他,小心翼翼地抬起手在他面前摆了摆:“嗨,朗医生?”

朗冶身上猛地一抖,哑声问:“明珠?”

我不知道他这是什么反应,小心点了点头:“啊……你没事吧?”

他一下子站起身来,一把握住我的手:“你有没有不舒服?感觉怎么样?”

我说:“还行吧……也什么没不舒服,倒是你,你没事吧,怎么一副被采阳补阴的样子?”

朗冶从头到脚地打量了我一边,确定没有缺胳膊少腿后舒了口气,又往沙发里一坐,压低声音吊儿郎当道:“你思想这么龌龊,你爸妈知道吗?”

我瞪了他一眼,看了看还在睡眠中的林南歌,小心翼翼地从床上挪下来,提着鞋掂着脚尖拉开门,对朗冶招招手,一起离开这个房间。

林南歌卧室旁边是一间书房,中世纪英伦式的装修,每一个书架都高到天花板上,配备了专门的小梯子,用以取书。

朗冶作为一个高学历妖才,对这种图书馆式的书房有一种后天的狂热,一进门丫就满脸崇拜的膜拜这堆人类进步的阶梯,我连着喊了他几声他都没听见,我刚从文兰的生命里走出来,满心都是悲哀,又被他这样对待,顿时就委屈的不得了,往椅子里一坐就开始呜呜的哭。

女人的脾气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刚刚还好好的,一转眼就满心乌云,可能主要是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林南歌交代,朗冶满脸惊慌半跪在我面前,轻声细语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安慰我的时候,我就像童话故事里,那个找到树洞的理发师一样,找到一个倾斜口,就开始滔滔不绝的吐槽。

朗冶越听脸色越凝重,等我讲完,已经变成了死了爹妈的表情,我缩在椅子里呜呜的抽泣,他站起身踱了两步,又在我身边半跪下来,握住我的手:“明珠,我在呢,不哭了好吗?”

我抽抽噎噎的说:“你在呢跟我不哭了有什么必然联系么?”

朗冶:“如果你现在不哭了我就可以跟你商量怎么告诉林总这个噩耗。”

我继续抽抽噎噎:“那如果我一会不哭了你就不跟我商量了么?”

朗冶:“……”

这样闹了一发,再加上刚刚将长久郁结的情绪吐出来,心里晴朗了好多,拿袖子抹了抹眼睛,缩在椅子里跟他说话:“陈其臻还在陈家山墓园里,等着我把文兰的故事告诉他呢。”

朗冶想了一会,当机立断道:“那我们先去陈家山,跟陈其臻交流一下。”

我说:“那林总裁呢?”

朗冶道:“反正她还没醒,咱们这么一走,再见面就是明天了,这其间我们看能不能跟陈其臻商量个解决方案出来。”

 

118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