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陈其臻目前属于见光死的阶段,如果想和他面对面的促膝长谈,那得等到晚上十二点,不过如今事出紧急,只好小事招魂,大事挖坟。

朗冶把车子停在陈家山陵园前,我们一同步行进去,看门的老大爷看到我们,在保卫科的小屋子里跟我们招手:“好孩子,你们又来祭拜先烈吗?”

朗冶表情肃穆的对他敬了个军礼,像对切口一样说:“为烈士而光荣!”

大爷热泪盈眶道:“为烈士而光荣!”

我:“……”

朗冶偏过头对我笑了笑:“大爷是被陈少将的部队救起来的孤儿,为他们守了一辈子的墓。”

我评价道:“知恩图报,好。”

“其实有时觉得,真羡慕人类,有七情六欲,生老病死可以经历,一生只有一个理想,所以可以心无旁骛,”朗冶忽然伸手,把我的手包在掌心:“你小心一些,我看你从林南歌前世回来之后脸色就一直不好。”

我沉默了一阵,叹了口气:“其实这都是已死的回忆,上辈子的事情,再追究也已经完全没有意义,可是这一辈子的林南歌,依然被前世的记忆束缚,而且和以前一样,对这个男人充满了希望。”

朗冶道:“陈其臻现在只记得文兰一个人,算是对她的念念不忘有个报答吧。”

我固执道:“可是陈其臻本来就应该随着文兰的去世而埋葬在那个时代里,现在的林南歌,和文兰一点关系都没有。”

朗冶却表现出对此兴趣不大的样子,道:“大概,是有人不希望他们彼此相忘吧。”

我现在对陈其臻的好感几乎降为零,去见他的时候,自然就不如大爷那么毕恭毕敬,用朗冶的话说,我去敲墓碑的姿势都透着那么一股子鄙夷。

“郁小姐,”那道男声含着沉郁,和文兰记忆里那样朝气蓬勃的声音一点都不一样:“好久不见,今天这样急的来找陈某,可是文兰的事情查出了眉目?”

我冷笑一声,问道:“的确是查出了眉目,不过现在,我想问问陈少将,文兰这个人,对少将意味着什么?”

陈其臻沉默了很久,才开口道:“我不知道,不过,应该很重要吧,我在这里困了那么多年,心心念念的都是这个名字。”

我说:“你心心念念的,应该是另一个名字才对。”

陈其臻道:“郁小姐似乎很不开心,看来你查到的那些东西,不是件好事。”

我说:“我不知道对陈少将来说是不是件好事,可是对我的委托人来说,显然是个悲剧。”

陈其臻问:“文兰是谁?”

我张了张嘴,叹了口气:“陈少将,你还记得你是怎么死的吗?”

陈其臻道:“约莫是死在战场上吧。”

我问他:“那你想知道自己死在谁手里吗?”

陈其臻顿了顿,疑惑道:“对一个军人来说,这个很重要吗?战争时期大家各为其主,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我点点头:“军人马革裹尸,捐躯沙场是荣誉。“

陈其臻似乎有点不耐烦:“郁小姐,你说这些话的目的是什么呢?这和你今天来找我的目的,似乎很不一致。”

我又冷笑:“我的目的是想稳住我自己,我怕控制不住情绪,对你的灵魂做法,一不小心你就魂飞魄散了。”

陈其臻惊讶道:“看来我对你的委托人做了很不好的事情。”

我点点头:“你不好奇我的委托人是谁吗?或许你现在只对文兰感兴趣吧,真巧,我的委托人就是文兰,上辈子,她死在你手里。”

耳边传来倒抽凉气的声音,即便是我看不见他,也能想象到他大变的脸色:“不可能,我不杀女人,更何况我……。”

我说:“我告诉过你曾经爱上一个青楼女子,你是不是以为,文兰就是那个女人?”

陈其臻没有说话。

我轻声哼笑,道:“我追溯了文兰前生的记忆,知道你们之间的故事,可是那个故事太残忍,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告诉她,索性先来告诉你。”

一阵凉风拂过面颊,面前的墓碑上显出影影绰绰的身影,陈其臻在日光之下显了形,表情凝重:“请讲。”

我吃了一惊,问道:“你这样光天化日之下显原形,难道不会有事么?”

陈其臻摇摇头:“会不舒服,但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这块墓园果然有问题,但就我来说,这个问题和我并没有很大关系,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我还没活够,这些事情,自然离的越远越好。

 

120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