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陈其臻错愕道:“我可什么都没干。”

我说:“你还好意思说,如果不是你看上个青楼女子,文兰怎么会横死,你知不知道,她临死之前把你的家族安危全部打点妥当,然后被你爱上的那个女人刺死在你们家的别院之前,你被禁锢的这个地方,陈家山陵园,本来就是你家的地盘。”

陈其臻叹了口气:“我愿意为我死前的错误承担责任,不过,我还是想见文兰一面,不为前世,只为我这将近百年执着的夙愿。”

朗冶道:“现在的问题不是让不让你见,而是怎么见,就算我们把文兰带来,也就是让她看看你的墓碑罢了。”

我说:“那如果我们半夜十二点把她带来,你是不是能现个形?”

陈其臻迟疑道:“我不知道普通人是否能看到我,不过就算看不到,也能听到我的声音,并不妨碍交流。”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千万不要半夜去墓地,不过话说回来,除了盗墓的,也没人会神经到半夜去墓地。

我给肖铉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今儿晚上不回去,让他下班的时候顺手把门窗锁好,肖铉在电话那头阴森森的笑:“你和朗冶在一起呢?”

我避重就轻转移话题地说:“我和林总裁在一起呢,对了,今天店里生意怎么样?”

肖铉说:“不怎么样,挺冷清的,我闲着没事,看《盗墓笔记》呢。”

似乎话题转移成功,我急忙顺着他的话问:“哦,看到哪了?”

肖铉顿了顿,似乎低低的笑了一声,才道:“看到云顶天宫里犀照通灵那一章了。”

我忽然醍醐灌顶。

真是二了,古人传下来那么多可以肉眼见鬼的办法,事到临头,居然全给忘了。

我挂了肖铉的电话,把他曲线救国的这个方法跟朗冶和陈其臻一说,这两个不是人的玩意纷纷谴责自己的无知,然后兵分两路,他去接林总裁,我去古玩市场买犀角蜡烛。

现在人说犀照通灵,好像只要拿个犀制品一点就行了,这绝对是纯粹的胡扯,首先不说这个犀制品的真假,就说这个犀角本身,它其实是无法长时间稳定燃烧的,所以真正能通灵的,是参杂了纯正犀角粉末的蜡烛。

滨海有个赫赫有名的古玩一条街,叫做笔砚街,街上还有个坑蒙拐骗的道观,朗冶第一次知道那街上有个道观的时候,还特意兴致勃勃的去探了一次险,探的十分有成效,因为这货花500块钱,在那买了个道家的护身符……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进过道观,虽然知道是假的,可心理上仍然有阴影,但又抑制不住好奇心,路过的时候探头探脑的往里看,道观门口坐了个“布衣神相”,看见我,仙风道骨地一撩拂尘,道:“姑娘,今日面色不错呀。”

我今儿身上没带大钱,也不怕被骗,索性笑嘻嘻地在他面前一蹲:“是不是最近鸿运当头?”

神相说:“哦,那倒不是。”

一般说到这,下一句应该是给我批个符条让我揣着,江湖骗子的把戏都是这么一套,我觉得索然无味,左右看看,准备去找犀角蜡烛。

然而这个神相却道:“道观往东有家齐玉斋,里面有真的犀角蜡烛卖,不过那属于镇店之宝,估计你得大出血。”

我脸色立刻变了,站起身果断拔腿就跑。

神相在我身后哈哈大笑:“别跑别跑呀,我又不骗你的钱。”

尼玛,要只是骗钱还真好说了,今天真是流年不利,忌出行。我边跑边往出掏手机给朗冶打电话,还没开锁屏,忽然眼尖地看见路边有个店,门匾上字体苍劲地写着“齐玉斋”。

我在店门前顿住脚步,犹豫了一下,对里面喊道:“有人吗?”

店里有个年轻的声音应和:“有!请进吧,欢迎光临。”

我没动,先往后看了看,没发现神相跟来,于是继续对里面喊:“你这有犀角蜡烛卖吗?”

那个年轻的声音越来越近,估计是店家正在往过走,我急忙后退两步,确保一会如果出来的是个道士,方便我拔腿跑路。

然而出来的却是个很俊朗的年轻人,穿了件浅灰色的中式上衣和黑布裤子,一看就知道是有信仰的人,就是不知道信佛还是信道。

反正不管信哪个,都对我没好处。

年轻人看着我,笑道:“客人先进来吧,我店里有三种犀角蜡烛,不知道你要哪一种。”

我说:“我要真的那一种。”

 

121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