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买了犀照蜡烛往回走,看见朗冶的车已经换成了一辆纯黑的迈巴赫,线条流畅,外形高端,就算不知道牌子,看脸也知道是高档货。

朗冶为我拉开副驾驶的门,笑道:“好车就是好开,拖林总裁的福,摸一摸传说中的土豪车。”

林南歌在车后座笑出声来,用一副地主婆的表情姿态道:“开好了有奖。”

朗冶从驾驶室上车,清了清嗓子,对中央控制台道:“启动。”

车子发出低低的轰鸣,平稳滑出去,估计端一碗水都不带往出撒的,果然是好车,当然,和朗冶高超的车技也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只不过再好的车也只能在陆地上开,不能飞起来,自然也躲不过命中注定的……堵车。

等我们克服了下班晚高峰,跨越半个滨海到达陈家山墓园的时候,夜幕全黑,星光点点,陈其臻很有形地蹲在自己的墓碑前,阴森森道:“我还以为你们不回来了。”

朗冶说:“路上堵车了,陈兄,你很久没见过世面,不知道世界已经日新月异的发展起来。”

林南歌往我身边靠了靠,小声问我:“他在和谁说话?”

我呲牙咧嘴的对他安抚一笑:“你家梦郎,陈其臻。”

林南歌身上的晚礼服已经换成一袭典雅的长裙,虽然不是正装,可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她穿着这一身能随便进入世界上任何一场正式舞会,这跟气质没关系,主要还是因为有钱……

陈其臻站起来转过身,身上的军装被仔细整理过,宽肩窄腰,器宇轩昂,和林总裁婉约典雅的长裙相对,酷似一对高龄单身,前来相亲的男女……

我从包里取出犀照蜡烛,在陈其臻的墓碑前点燃,他的脸被暖色烛光照亮,微笑的面庞上线条柔和,林南歌脸上分分钟飞起红云,看这个反应,应该是看见人了。

我指了指陈其臻,对林南歌道:“陈其臻,你梦了九年的那个男人,跟你想的一样,他的确和你前世有所牵扯,不过那个牵扯不怎么愉快,我没有告诉你的那些事情,他都可以告诉你。

林南歌从陈其臻脸上分了点目光给我,不满的哼了一声:“你都告诉过我什么事情?”

我摸了摸鼻子,直接忽略掉这句话,又指着林南歌对陈其臻道:“这是文兰,她现在的名字是林南歌,你们俩先聊着,争取今天把问题解决,完事给我打电话。”

林南歌无语的对我挥了挥手,陈其臻对我点了个头,道:“有劳郁小姐。”

我想了一下,对林南歌强调道:“一会不许哭哈。”

林南歌白了我一眼,绕过一个墓碑,向陈其臻走近了两步,陈其臻脸上笑意加深,道:“没有像样的地方,你要是不介意,我们就坐这儿聊吧。”

于是他们坐在高高的墓碑旁边,听前夫讲那过去的故事,烈士公墓边多种松柏,本来就气温偏低,一到晚上气温更低,我在习习凉风中抖了一抖,朗冶摸摸我微凉的手,低声道:“要不我们去车上等着?”

我想点头,可又想知道陈其臻究竟是怎么跟林南歌说的,一时犹豫不定,朗冶应该是看出了我心里想看热闹的想法,一只手伸过来环住我的腰,一用力直接把我提走了。

我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听见夜风吹到耳边的一两句话:“我梦你梦了九年,今天终于见到你了。”“我知道,我惦记你惦记了近百年。”

朗冶一路把我提回车里,打开暖气,我在副驾驶上整理被他拉乱的衣领,愤怒地白他一眼:“大庭广众之下随随便便就动手,你真是太暴力太没素质了。”

朗冶无辜的看我:“没动手啊,就是把你抱回来了而已。”

我脸上有点发烧,为了掩饰心虚,故意大声道:“我听听不行啊,怎么说也是我的委托人。”

朗冶道:“你希望他们这次,能谈出个什么结局?”

我不以为意的说:“当然是能和平解决的结局了,趁早完结了好,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我再也不要接触了。“

朗冶叹了口气:“什么样才是和平解决的结局呢?陈其臻留在这个墓园近百年,除了困住他的那个结界以外,就是这个惦记百年的执念了,对人世的执念消除后,他就应该入轮回转世,可是把他困在这里的那个高人,他既然这样做,肯定有他的目的,估计不会那么容易的就把陈其臻放走。”

我哼笑一声:“不放走还能怎样?和阴司的鬼差打一架抢人么?我估计高人打不过鬼差。”

朗冶说:“我倒不担心他入轮回的事情,我在想,假如高人的目的被我们破坏了,他会不会就此寻仇……”

111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