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俩一路俱都默默无言,到面馆的时候,季妩忽然问我:“你怎么不说话?”

我说:“我正在思想斗争。”

季妩说:“嗯?斗争什么?”

我说:“斗争要不要问你你那个梦境的事情。”

季妩笑出声来:“是关于你的梦境还是关于我的梦境?”

我斩钉截铁地说:“关于我的!”

季妩:“……”

两份鲜虾面端上来的时候,季妩正很认真地掰一次性筷子,掰断一双就扔在一边,换另一双继续掰,我默默无语地看着她掰了三双筷子,弱弱道:“其实那些都能用。”

季妩固执道:“我想掰一双好看的筷子。”

我问她:“那如果掰不出来会怎么样?”

季妩皱着眉想了想:“也不会怎么样,就是这顿饭会吃的很不舒服。”

我咳了一声:“你是处女座的?”

季妩笑道:“这是要黑处女座的节奏么?”

这样闲聊两句,先前阴郁的气氛,摇摆不定的想法慢慢被明亮的情绪驱赶,我喝了口面汤,舒服地叹了口气:“真好。”

季妩像献宝被肯定一样兴奋:“是吧是吧,很好吃吧,我经常坐地铁过来,就为了吃一碗面。”

我笑眯眯地问她:“你是不是很怕死?”

季妩愣了愣,耸了下肩:“你不怕死吗?”

我点点头:“怕呀,所以才老想问你那个关于我的梦境。”

季妩说:“所以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一定要找你呀,我也怕死,我还没有著作等身,我还没有活够。”

我夹了一筷子面送进口中,手工制作的面条劲道而弹性十足,配上浓厚的汤底,好吃的直想把舌头咬下来。这样埋头吃了小半碗,抹抹嘴,看似随意地问道:“你那个梦,有关于你的那个,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

季妩眯着眼睛品汤,舒舒服服的叹气:“其实也没什么样子,就是有一个男人提了一把剑来杀我,他穿一件藏青色的衬衫和西装裤,好像是都市白领,我在梦里看清他的脸了,但是醒过来却怎么样都记不起他长什么模样。”

我又问她:“那我呢?我在这个梦里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其实我并没有看清你的脸,甚至是,根本就没有看到你的脸,”季妩笑了一下,摁住心口,仰着脸向旁边扭头:“那把剑刺进我心口一点点的距离,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把它捏住了,所以没有刺中心脏,我想转头看看那个人,但无论如何也转不过去,只能看到旁边是一个店的招牌,城市传说。”

我无语地看着她,半晌,道:“就凭一个招牌就认定是我救了你?那万一只是凑巧在我店门口呢?”

季妩固执的摇摇头:“不,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一定是你救我。”

我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完全无言以对,这样的文艺女青年处于正常人和疯子中间,不知何时就会狂化,而且这姑娘还是异常固执,估计属于那种在南墙上撞得死去活来都不一定回头的人。

季妩估计在等我表态,但我一直一言不发,于是我们相对无语,各自喝汤吃面。

吃了小半碗,季妩放下筷子抹抹嘴巴,问我:“你怎么不问我那个关于你的梦境?”

我怀疑道:“那个梦到底准不准啊?”

季妩一副人品惨遭侮辱的样子义正词严道:“我很少会做梦,但是我做的每一个梦都变成现实了。”

现在问题又绕回昨天的那个点上去了,“既然你知道你的梦一定会变成现实,那你干嘛还来找我,老老实实坐家里等着我去救你就行了。”

季妩说:“我刚都告诉你,那个梦的发生地点在你店门口,当然要天天往你这跑。”

我撇撇嘴:“你小心本来没什么事,就是因为你老往我这跑,从而触发了某些隐藏剧情,于是有了这么一个坑爹结局。”

季妩:“……”

当年我还在苗疆的时候,曾经亲眼见过一个有关于梦中预测现实的事情,在那个苗寨里有个类似祭司的人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居住的地方地动天摇,死了好多人,醒转之后,觉得这是天神给他的暗示,于是立刻率领全族迁移,以避灾祸,然而他们刚刚在一个地方定居下来没多久,忽然发生强烈地震,随他迁移的人,大多数死于那场地震。

现实和梦境完全吻合,丝毫不差,然而这场灾祸的起因,是因为他率领全族迁移,以求避灾,换言之,如果他没有率族人离开,可能就不会有这场灾难。

但是如果他没有迁移,会不会发生地震的地点,就会变成他们原来的居住地呢?

既然天命难为,又为什么会让他做这样一个预兆未来的梦,然而试图改变自己的命运呢?

从古到今,多少修行之人逆天而行,妄图凭借一己之力改变自己的命运,跳出五行外,不在三界中,殊不知自以为自己争取来的逆天命运,或许正是上天一早注定的结果。

我其实不算是一个懂得认命的人,否则就不会这么辛苦地东躲西藏,苟且偷生,我对上天给我注定的命运要求很低,我只想安安稳稳地活着。

“你相信我能救你?”

然而季妩却微笑,那笑容依然是她平常,含着无限轻愁的样子,却让我看出了另外仿佛悲悯的含义:“其实并不是很相信的,不过我死前能和你这样有趣……这样好的人在一起,那也很不错。”

我学着她的样子微笑:“我会尽力救你,你放心。”

季妩和我一起步行回店里,不过是一顿饭几句话的时间,可感觉就像是已经认识了很久的老友,一举一动都好像有岁月沉淀的默契。到店里的时候,宋秦和他妹妹正在付款准备走人,夏弥生涩地操纵着收银机,见我回来,看到救星一样两眼放光:“明珠姐,你快来看看这个怎么弄。”

宋秦笑眯眯地看着我:“郁老板这样说走就走,不怕你的店员携款潜逃么?”

真不会说话啊……我偷眼去看夏弥,果然见她一脸不高兴,于是急忙解释:“都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再说了,我这个店一天赚不到三百块,她把一天的收益全卷了,还比不上月薪的一半呢。”

季妩的IPad被我收在吧台里,我给宋秦兄妹结账的时候,她就倚在吧台旁边等我给她取东西,宋秦跟我搭了两句话,转过头去看她,微微笑着:“你和郁老板是朋友?”

“嗯。”季妩在他的注视下有些不自在地侧了侧头,躲避他的目光:“你不也是吗?”

宋秦看都不带看我一眼,继续对季妩微笑:“既然是朋友的朋友,那就算是朋友了,能不能请教一下尊姓大名?”

“她叫季妩,手机号在我这存着呢,”我手里捏着给给宋秦找的零钱,不怀好意的笑啊笑:“想要么?”

宋秦意图泡妞的心态被我戳破,丝毫不觉得尴尬,回风流雪的转过头来对我一笑:“想。”

季妩:“……”

我还没来得及搭话,宋夭已经一脸花痴地扑上去:“季妩?作家季妩?啊啊啊啊我是你的书迷啊季大神!能给我签个名么!”

季妩有些窘迫地后退一步,手忙脚乱地接过宋夭塞到她手里的签字笔,宋秦皱着眉拉住宋夭的领子,把她拎到身后呵斥:“整天疯疯癫癫没个正形,把人吓着了。”

宋夭委委屈屈地看着他哥:“我这不是看到偶像激动么……”

宋秦摸出车钥匙塞给她,道:“出去车里呆着,我收了找零就过去。”

宋夭地看了一眼我,看了一眼我手里的零钱,弱弱道:“那你现在就能走了。”

宋秦没说话,对着她很“温柔”的微笑了一下,宋夭顿时以肉眼可见的幅度哆了一嗦,默默地拿上钥匙出门了。

我和季妩一起凝望她出门的背影。

宋秦转过头来,继续对季妩很阳光的微笑,季妩也已肉眼可见的幅度哆嗦了一下,求助地看了我一眼:“那个……明珠,我的IPad……”

我迎着宋秦仇视的目光,泰然自若地把IPad拿出来给她:“提拉米苏还要不要?”

季妩说:“不要了,刚吃饱。”说完,用落荒而逃的姿态给我留了个背影,一溜烟蹿到角落里去了。

宋秦说:“你成心的吧。”

我说:“这都被你发现了。”

宋秦被我的厚脸皮打败,沉默一阵,道:“跪求一下季妩手机号,可以么?”

我捏着找给他的零钱扇风:“可以啊。”

宋秦看了我一眼看了零钱一眼:“不用找了。”

我发自内心的笑起来,摸手机给他报了一串罗马数字:“你看上她了?”

宋秦满脸桃花:“对,我想追她。”

我“嗤”地笑了一声:“看上她的脸了?”

宋秦道:“你长得比她漂亮。”

我挑了挑眉。

宋秦把手机号储存起来,笑眯眯地对我点了个头:“先走了,你这间店不错,我会常常光顾的。”

我说:“一个大男人,没事天天往蛋糕店里跑,不是GAY就是娘炮。”

宋秦:“……”

 

153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