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婆婆在厨房洗碗,我和朗冶在院子里面面相觑,两个人无言以对,气氛便愈发尴尬,尴尬N久,朗冶终于咳了一声:“要不你去帮帮周婆婆?”

我说:“还是算了吧……”

朗冶又咳了一声,很不自然地转移话题:“我还真不知道宋秦就是湖村的,早知道把他带上了,免得找路找住所这么辛苦。”

我说:“要是早知道宋秦是湖村的,还用跑这么一趟么,直接问他不就得了。”

朗冶说:“你说季妩梦见的那个人,会不会就是宋秦?”

我想了想:“说不准,万一季妩的情况不属于这个神话系统的怎么办?”

朗冶说:“宋秦不是湖村人么,宋秦是这个系统的就行了。”

我犹豫了一下,又道:“按照周婆婆的说法,觉娘娘出现的目的是斩断人和噩梦的联系,那季妩三番四次梦见宋秦要杀他,应该是属于噩梦的范畴,你说有没有可能宋秦就是那个造梦者?”

朗冶表情古怪:“这小伙儿是个反派修真者?看不出啊,真是人不可貌相。”

我又想了想,想起什么来,“噗嗤”笑了一声:“我闭了三百年的关,好不容易出来逛逛,先是碰见了个流连人世一百年的鬼,现在连反派修真者都出来了。哎,朗冶,你说我要是把我的经历写成小说,放网上那个灵异玄幻原创区去怎么样,肯定大红大紫。”

朗冶:“我最近看了本网上炒得挺火的小说,叫《最后一个道士》,你要是写,可以叫《最后一个妖怪》,玄幻灵异修真惊悚什么的,都全了。”

周婆婆正好擦着手从厨房里走出来,接话道:“什么妖怪?”

朗冶说:“没,我跟她开玩笑呢。”

周婆婆笑的慈祥:“什么妖怪呀鬼神呀,其实都是瞎说的,农村老传这样没谱的话,你们城里孩子没听过,咋一听,肯定新鲜。”

我和朗冶两个真妖怪纷纷点头附和。

其实跑这一趟湖村,似乎是得到了很多信息,但仔细一梳理,都属于可供参考文献那一类的,基本属于白跑一趟,好在江南水乡山清水秀,我们在这盘桓了几天,看看山玩玩水,也没有多遗憾。

离开湖村的时候,周婆婆给我们提了一堆自己做的小甜饼,一半自己吃,一半捎给宋秦。我爱吃甜食,一路走一路吃,还没出湖村已经把自己份额内的一小半吃完了,到南京上飞机的时候,连宋秦的那一份也私吞不少,等回到滨海店里,一兜小甜饼就剩了三个。

朗冶用幸灾乐祸地眼神看我:“我看你怎么跟宋秦说。”

我掂着一块小饼,在吃与不吃的问题上痛苦地抉择,抉择到最后决定还是算了,毕竟是人家的东西,吃完了不好,便拿着手机给宋秦打了个电话,得到的回馈是,“正和季妩一起吃饭呢。”

我看了一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抹了把汗:“宋大设计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也就走了三四天的功夫,你居然已经把人勾搭上了,实力不容小觑啊。”

估计季妩坐在对面,不好说什么露骨的言语,宋秦在电话那头哼哼笑了两声:“这叫姻缘天注定,我们吃完饭就去店里,需要给你带点菜么?就当接风。”

我愧疚地看看那个空空如也地食品袋,咳了一下:“不用了,你俩速速的,我给你带了点东西。”

宋秦惊讶道:“你出去玩给我带了东西?你不是暗恋我吧。”

朗冶在一边听见,凑着话筒说:“边去,她暗恋着我呢,没空搭理你。”

我:“……”

宋秦过来的时候朗冶已经走了,店里客人稀少,夏弥倚在吧台上,听我讲在湖村听来的志怪传说。

反派修真者宋秦同志开着车挎着妞风流倜傥地过来,一进门就骚情地对我笑:“东西呢?”

我把食品袋里的小甜饼放水晶盘里,把盘子放在吧台上,季妩走过来看到,以为是我新作的点心,自觉主动地捏了一块放嘴里,连连赞叹:“真好吃。”说完又去捏了一块。

我说:“我也觉得。”

宋秦盯着盘子,眼神有点直:“你去哪玩了?”

我说:“湖村。”

宋秦脸上有感慨的神色闪现,继而又苦大仇深地盯着剩下的一个饼:“你就给我带了一个?”

刚说完,季妩把嘴里的第二块饼子吃光,又伸手去捏了剩下的最后一块,听见他说的话,愣了愣:“这是你给他带的礼物?怎么就这么一点”

我打了个哈哈:“啊,其实一开始挺多的。”

宋秦苦大仇深地盯着我:“然后呢?”

我说:“吃完了。”

宋秦说:“谁吃的?”

我说:“……你猜……”

宋秦的表情看起来像是要掐死我,季妩把手里的那一块小饼递给他,他两口吃完,叹了口气:“周婆婆给做的吧?真怀念啊,每次我回湖村,都要带一大包回来,没两天就吃完,还没时间回去取,也不好意思老麻烦她。”说完又瞪起眼睛:“好不容易你回一次湖村,居然还给我吃完了!”

我说:“你就当我没回去过就行了,我们店里有万能点心师夏弥同志,你要是没吃完,还可以给她尝尝,让她仿着做出这个味道来。”

宋秦的表情更加苦大仇深:“这个小甜饼是用湖村出的甜菱角磨粉当原料,再高明的点心师也仿不出这个味道来。”

季妩微微笑着看我,几天不见,她的气质似乎有所不同,不像以前那样轻愁无限,反而透露出微微明媚的味道,清新又爽朗,愈发的招人喜欢。她见我把目光放到她身上,笑意便深了深,转过头去对宋秦道:“好啦,你快回公司吧,我和明珠说说话。”

宋秦狠狠瞪我一眼,看向季妩的时候脸色嗖然一变,温柔含笑地点点头:“那我先走了,晚上一起吃饭,嗯?”

最后那个“嗯”字尾音上挑,男性嗓音微有些性感的沙哑,像根羽毛一样,轻轻拂过初夏万紫千红的心头。

季妩脸上一红,伸手推了他一把:“知道了,快走吧。”

无限娇羞。

我和季妩一起目送宋秦的背影消失在玻璃门外,我把目光收回来的时候,她还在凝望,夏弥看着她的样子,打趣道:“明珠姐你不知道,季大神每天风雨无阻地来码字,宋大哥就每天风雨无阻地来报道,按着三餐的饭店来,比上班打卡还准时。”

季妩不要意思的抿着嘴笑,对夏弥道:“可以给我一杯热可可么?”

夏弥应声而去,季妩立刻压低了声音,悄悄道:“你去湖村干什么去了?”

我说:“为你的事去的,去那听了点传说故事。”

季妩眼睛一亮,追问道:“什么传说?”

我绕过吧台走到窗户边的一个双人桌前,犹豫了一下,问她:“你这两天还有做那个梦么?”

季妩摇摇头:“没有了,我从来不做一模一样的梦,我这两天……从来没有做过梦。”

我问她:“睡眠质量怎么样?”

季妩说:“很好呀,比以前好很多,每天起来都神清气爽,白日里精神也好很多。”

我又问她:“那个梦里的细节,你还记得么?杀你的那个人拿的那柄剑是什么样子的,你还记得么?”

她点点头:“记得,是黑色的,纯黑,不掺一丝杂色。”

虽然早已经有心理准备,可还是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自言自语:“……果然是这样,难道真的是他?”

季妩紧张道:“是谁?”

我对她笑了笑:“传说里的那个人,我还不确定,所以现在不能告诉你。”

季妩叹了口气:“那好吧,那你这一趟玩的开心么?”

我的笑容飒然一转,暧昧的对她笑啊笑:“还行,没你开心,毕竟是有男朋友的人,那个甜蜜的啊。”

季妩愣了愣,双颊嫣红,语焉不详:“没有男朋友,我还单着呢,普通朋友罢了。”

我啧啧了两声:“哎呦你可够了,看你这个娇羞的小样儿吧,不出一周准得被他攻陷,估计你下一部新篇得是都市小爱情。”

季妩叹了口气,说:“其实我见他第一眼就觉得很熟悉,好像是以前就认识的那种熟悉,之前也不是没人追我,但从来没有人向他一样,能让我感到致命的吸引力,但是又不敢靠近。”

我基本已经习惯了她文艺腔调特别浓的语言,自动在心里翻译成人话,惊讶地问她:“不敢靠近?”

季妩眉心一簇,有点无奈的样子:“不知道呀,就是一种感觉,觉得他很危险,就像好像是直觉有危险,所以身体上不敢靠近。”

我似乎听懂了什么,表情古怪地看着她:“婚前性行为这个事……其实现在不是很忌讳。”

季妩:“……你思想还能再肮脏一点么?”

我:“我也觉得可能不能了……”

季妩:“郁明珠,我真是那么倒霉催的认识你这么一号人。”

我冷笑一声:“对你的救命恩人放尊重点。”

152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