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六点半的时候,季妩被宋秦接走,去光明湖烧烤公园喝酒吃肉,我窝在吧台里,看着这对X夫X妇甜蜜蜜地走了,隔着落地窗,可以看见身姿婀娜的季妩走在高挑帅气的宋秦身边,笑的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以前季妩没有和宋秦勾搭上的时候,天天在我店里从开门待到关门,好说歹说苦口婆心就是不挪窝,现在来我这已经变成了玩票性质,估计还是因为要顾忌着小命,所以不能玩的太嗨。

我目送他俩的影子消失在暮色里,刚准备招呼夏弥去吃晚饭,结果她接了个电话,兴高采烈的跟我请假,说她妈咪来看她,想早点回去,说完一溜烟人就不见了。正赶上晚饭饭点,来蛋糕店打发时间的人并不多,偌大的店里空荡荡的就剩我一个,我对着吧台对面的落地窗发了会呆,想叫人一起出去吃饭,却又不知道叫谁,犹豫了一会,拨通了朗冶的电话。

朗冶那边笙歌曼舞,他的声音在一片嘈杂的声音里传过来,微微带了点笑意:“明珠?怎么了?”

我犹豫了一下,问道:“你在外面呢?”

“嗯。”电话那边传来吸气又呼气的声音,他顿了一下,才慢慢道:“和几个朋友聚一聚。”

我知道他肯定是一边抽烟一边讲电话,便“嗯”了一声:“我没事儿,无聊给你打个电话。”

他说:“记得吃晚饭,早点休息,嗯?”

我说:“嗯。”

电话里传来忙音,一声比一声寂寥,在空旷的室内似乎能激起回音,我按下挂断,翻了一下通讯录里的联系人,本来就寥寥无几,在我倍觉孤寂的时候,竟然找不到一个人可以来陪我说说话。

不过幸好先前经常闭关,所以也没有觉得静谧难熬,我去蛋糕间给自己煮了一杯蜂蜜柚子茶,慢慢的算今天的收支。

算了半个小时,忽然一阵西湖醋鱼的香味传来,勾人食欲,不一会就满嘴生津,与此同时身前灯光一暗,一个人站在我面前,我一抬头,看见肖铉穿着墨绿色的衬衫和西装裤,外套勾在臂弯里,另一只手上提着一堆透明食品盒,袅袅雾气中,可见最上面那个食品盒中的醋鱼鱼肉嫩白,加上玉树临风的他,可谓色香味俱全。

我咕咚咽了一口口水。

肖铉抿着嘴微笑:“想吃么?”

我赶紧点头。

肖铉把那一碗醋鱼放吧台上,掰开一双一次性筷子递过来,我接筷子的空档瞄了一眼食品盒上的徽标,惊讶道:“金玉楼的醋鱼?你发财了呀小肖同志。”

金玉楼是我们这的高档餐厅,卖座的噱头是所有食材全部进口,在这个苏丹红地沟油充斥餐桌的时代,大家的饮食理念是外国的东西就是比中国的好,在金玉楼吃饭的土豪们,喝着欧洲的牛奶吃着澳洲的牛肉,然后情深意重的感叹,哎,这个鱼,真干净,真好吃……

我先用筷子刮了刮鱼身上浇的料汁放进嘴巴里,舒舒服服地叹了口气:“正想吃鱼呢,你就送来了,真是太贴心了,怎么想到今天过来?你出差回来了?”

肖铉叹了口气:“今天回来的,我回来的时候给你发了条短信,你没回,我就过来看看。”

我叼着筷子去翻手机,翻了一遍,没看着,便把手机拿给肖铉看:“你没发过来吧。”

肖铉仔细看了两眼,又拿过去摆弄了一下,皱着的眉头忽然舒展,恍然大悟似的点头道:“可能信号不好,没发过来。”

我吃了两筷子鱼解馋,便支使他把那几份菜都放外面桌子上,自己进厨房熬了一锅玉米浓汤,甜甜的空气里荡漾开食物的浓香,我炖锅前面深吸了口气,顿觉五脏六腑都饿的揪心。

肖铉收拾桌子的时候看见我频频往外瞟,笑容便染上几许揶揄之色,擦了擦手,在厨房外面喊:“先吃饭,不急着喝汤。”

我一个箭步蹿了出去。

肖铉没怎么动筷子,一直看着我狼吞虎咽,我在他温柔含笑的目光中吃了一阵,终于无法再装看不见,咳了一声,道:“你怎么不动筷子?”

他夹了一筷子龙井虾仁,随意问道:“你怎么这么喜欢吃鱼啊,我在店里上班的时候,天天吃鱼,你吃不腻我都闻吐了。”

我心说你这不废话么,那只猫儿不爱鱼,但嘴上却思索了一下,才迷茫道:“没有吧,我记得我还经常做肉来着。”

肖铉道:“嗯,每天不是鱼就是肉,女孩子应该多吃点蔬菜水果,美容养颜。”

我傲然仰起脸,在灯光下展示自己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你看我还需要美容养颜么?”

肖铉点点头,深以为然,含情脉脉:“的确不需要,因为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爱你。”

我:“……”

他继续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在江苏玩的开心么?去哪玩了?”

我尽力躲避他温情暧昧的目光,觉得实在不能让这个情况继续下去:“那个……小肖啊,关于你想追求我这个事,我觉得你要不再考虑一下。”

肖铉的动作顿了顿,凝视我:“你不愿意我追求你?”

我说:“我要是愿意,你就不用追求了,咱俩直接就能好上。”

肖铉似笑非笑:“那你的意思是,我不用追求了?”

我咳了一声,道:“不是,其实一个男人追求一个女人的过程,就是两个人互相了解的过程,了解完,如果觉得可以进一步了解,追求就成功,进入恋爱模式。”

肖铉含笑看我,点点头:“然后呢?”

我又咳了一声:“那,你在我这里上班的时间,虽然不久,但也不短了,这段时间足够两个人做一定程度的相互了解,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你的追求其实是没有意义的,你说对吧。”

肖铉“嗯”了一声,示意我继续。

我被他似乎想通了的态度鼓舞,一鼓作气道:“所以我觉得我这个态度,也表现的挺明显了,我们不合适,你也别做无用功,这样当朋友处就挺好。”

肖铉眼神有点冷,他笑了一下,笑意未达眼底,只在眼角绽开一朵花:“如果我不追求你,我们根本就没有当朋友处的机会。”

这句话隐隐含着些许不易察觉的煞气,我执筷的手一顿,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然而肖铉却眼角一舒,又开始若有似无地暧昧微笑:“没什么,我觉得,你对我的了解可能有偏差,一个人在面对朋友和面对恋人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状态,我先前以朋友的心态面对你时,你与我相处的自然而然,那是因为你觉得我的感情与你无关。后来我想追求你,以对待恋人的心态对待你时,你很敏锐地便感觉出来,并且明确表示拒绝,足以说明,你能感觉得到我对你态度不同,而这种态度与你息息相关,所以你不想接受,对吗?”

我点点头。

肖铉笑意深了深,继续道:“你对所有人的态度都是这样,当他们的情绪与你无关的时候,你就很乐意提供帮助,或者正常相处,然而一旦这个人的心情开始与你有牵扯,你便开始拒人于千里之外,在人际关系上,你并不想和人深交,对么?”

我犹豫了一下,没有动作。

肖铉夹了一筷子鱼,慢条斯理地吃了,又道:“所以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情况,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是就一个人默默关了店门准备睡觉?”

我没有说话,这浮华世界待久了,寂寞便愈发难耐,先前闭关时自己独处几百年也轻而易举,但现在面对一室寂寥的时候,居然会下意识的想找人来陪伴,我本来就是一个性情软弱的人,因为软弱,所以更容易依赖他人,然而这种情绪,却是万万不能出现的致命之伤。

没有人可以被我依赖,除了我自己。

肖铉的表情隐隐有种闲适的意味,似乎是因为一切尽在掌握而衍伸出的强大自信,无端有种稳如山岳的安定感:“所以我非常诚恳地建议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试试看,尝试一下另一种生活,你身在滨海,中国繁华之都,不应该过这样寡味的日子。”

他头顶有一片昏黄的灯光,暖融融洒下来,映的那张脸半明半灭,更显得轮廓精致眼眸深邃,犹如一方干净晴朗的星空,每一点光亮,都辛苦穿过了亿万年的时光,才映入眼帘。

让人几乎……怦然心动。

肖铉放下筷子,伸手过来握住我拿筷子的手:“明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试试看?”

我觉得我即将就要点头。

然而当年灰暗的记忆却在这个瞬间绝地反击,席卷大脑,我在他温柔的眼神里发抖,喘了口气:“不。”

肖铉表情不变:“你不想改变现状,因为害怕未知。”

“我不逼你,我会证明给你,有关于我的未知,并不可怕,因为我会保护你,哪怕以生命为代价。”

 

131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