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祭剑被焚毁,断成两截的孤心则被留在缙川山庄,等待重新熔铸。作为感谢,钟离谨将另一把剑送给葵。令丹枫意外的是,剑竟是流云,为四百年前云剑所佩。

孤心流云,两把剑正如当年清风朗月的两个人。当年殿上舞剑的绝顶剑客,如今已入轮回,唯独她,独自一人,在长长久久的寂寞中,不得温暖。

我身仍在此世,然我魂已入幽冥。

……

是夜,丹枫与梅尧俞站在庭院中。漆黑的夜空里,没有月亮,星辰都黯淡无光。万籁俱寂,连虫声也无。唯有蛛网结于翠竹之间,纷纷扰扰,凝上几滴寒露。黑夜的意味融于无形的气流中,掩藏了不为人知的秘密。

“啊,我竟不知,梅先生竟有这样的能力。”是惊讶赞赏一般语调,却因随之的轻笑显得更像一句揶揄。

“您指的是?”

“不知道梅先生给他们的都是什么梦呢?真想知道啊!”

梅尧俞用淡漠的语气道:“美梦噩梦都不过是虚妄,又何须我来给予?”

“哦?”女子诧异的反问句说出来就成了陈述,了悟一般地道:“原来如此,那幻术呢?筑梦师的能力恐怕不仅仅是如此吧,难道梅先生不觉得太无趣了吗?可真是仁善宽容啊!”见身旁人没有应答,丹枫轻笑一声,“两个人都死了,不是更简单些吗?”

当时,有夜风凉薄,不知怎的那回答的声音听起来也分外凉薄:“没有死便活着罢。”

“真是无趣啊!”

“长久的生命本来就是无趣的,您不正是深知这一点的吗?”

“嚯嚯”的笑声从女子喉咙中挤出,令那张美丽的脸生出扭曲的感觉,然而只一瞬就又恢复了常态,“我很好奇,你有没有……试过编织一个有她的梦?”

“她的?”梅尧俞脸上露出不解神色,却马上明白过来,摇摇头道:“偶尔。无论梦境再怎样真实,我却清楚地意识到,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泡影一般的存在。又何必兀自沉湎呢?”

只一瞬间,女子的声息从身旁消失了。梅尧俞只听见有声音从远处传来,“可是我却偏偏是这样的人,所以才觉得痛苦。希望先生将来不要忘了这一点才好。”

……

蓼花开遍两岸,江风浩浩,刚刚摘下的斗笠在空中打了个旋儿后瞬间被江水吞没,复又浮起水面,向远处飘走。

“早春三月,草长莺飞是江南。”望着一望无际的澜江水,葵慨叹道。

“现在可算不得早春了,”梅尧俞扶着栏杆,偏转过头,望向葵道,“快回去了,想念吗?”

葵的脸上露出向往的神情,看着渺远天空,抿出一个虚弱的笑,“想,做梦都想,想回去看桃花开,想让公子今年多酿一些酒。”

梅尧俞脸上也浮现出笑容。

丹枫站在他的身旁,正对着茫茫流水,巍巍青山沉思间,忽听得有箫声响起。

 

思念美人啊,可惜天各一方。画舫听雨啊,何年何月在何处?渺杳无人烟啊,你在流水哪方? 

 

不知不觉跟着曲子的回转葵就清唱出了一首《相思》。声音有些柔弱,把思念的意味唱的淋漓尽致。

若有若无的香气在鼻尖盘旋。

《相思》其曲,乃一日落雨,江南柳家女儿柳如弦信手弹来,流传甚广。曲调本就哀婉动人,箫声配上词唱出后,别有一番凄切。

葵的声音被曲子浸染得哀伤,她苦笑着说,“曲子仍在,作曲的人却不在了。没想到十年前的歌,现在还能在北地听到。”

“你多大了?”丹枫问葵。

“十五岁。”她轻声地回答,咳嗽了几声。梅尧俞心头一动,微微皱了眉头,这正是柳如弦死去时的年纪,也是堪堪隔开生死两端的距离。或许不过是执念罢了。想必,那个人会觉得他已经老了罢。至于葵,想到这里,他摇摇头,像她一样的女孩子,如果不是母亲的意图太过明显,自己也许会动心,也或许这么多年,正因为如此,对柳如弦才成了一种执念。

 

夜已经很深了,梦魇纠缠,丹枫从床上坐起来,她披上衣服,走到船舱外,被凉润的江风一吹,睡意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天上一轮白月亮,映出江面粼粼波光。虽然不是满天星斗,但远离月亮的几颗,倒是很亮。

船舷边上,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于是,丹枫缓缓走到梅尧俞身边,扶上栏杆,偏头抿出一个微笑,道:“夜深风露重,大人可要注意身体啊!”

梅尧俞以非常礼貌的语气问道:“漫漫长夜,您也睡不着吗?”

察觉到这一点的丹枫微微摇摇头,叹口气后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大人不必如此客气。”

梅尧俞似乎听到什么有趣的事情,轻笑一声,又停顿了一下,方问道,“敢问姑娘芳龄几许?”

恰在这时,有流云掠过,如烟的月光笼着她的侧脸,丹枫蹙眉思索一会儿后认真地回答道:“双十又二。”

于是,感觉真的听到了非常有趣的事的梅尧俞带着分明的笑意看向丹枫,道:“原来今年长你九岁呢。”

“嗯?”丹枫带着一丝不解看着脸上仍带了分明笑意的梅家家主,皱眉半晌后才抓住了句子中的重点,便不甘示弱地还了回去,“大人取笑了,我敢打赌,就算再过十年,也有那好女子将你认成十七八俊俏少年郎。”

这时,方才还笑意分明的男人忽然在一瞬间神态变得落寞起来,以非常低非常低的声音说了一句什么,自言自语一般,丹枫正欲询问,就听梅尧俞转身道,“有些冷了,不是吗?已经很晚了,您也要早些歇息才好。”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那句话直到非常久以后,丹枫想要逃离漩涡时,才忽然明白过来到底是什么,他说的是“可她才十五岁”。

103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