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丹枫是在第二日悠悠醒转过来的。

她支撑着身体,从床上坐起来时,屋内一片昏暗。仍然有些晕眩,她用手支撑着额头,却发现自己变得透明的指尖。昨天?她脑海中并没有什么印象,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环视四周,她心中一紧。梅尧俞站在窗口处,目光落在外面。已经是夜晚了,因为月色的缘故,外面还是有些光的。梅尧俞整个人就处在半明半暗中。

听见响动,梅尧俞转头看向她,似乎是猜到了她心中所想,缓声道:“昨天你晕过去了,恰巧被平安发现了。”

她心中安定下来,但随即生起疑惑,“那先生深夜至此,又是为何?”

“我心里一直有些疑惑,从初次见到你开始。”

丹枫轻笑一声:“先生请讲。”

如虚幻般的人,破碎的、不完整,隐隐约约,难以捉摸,这是当时冰雪谷之中梅尧俞初见丹枫时的印象。虚空的梦魇,非转生之人,未入幽冥之人,的确如此。然而,那是破碎的、不完整的生命力。

梅尧俞有些犹豫,却还是说出了口,“昨天……我似乎看见了你的消失。”

“大人不是早就见过吗,何至惊讶于此?”丹枫指的是伊川河中的事情。

梅尧俞摇摇头:“不一样,感觉上,似乎是要永远消失了。”

“是这样吗?”丹枫伸出的手逐渐变得透明,然后又逐渐恢复实体,只除了十指指尖依然呈现消失的状态,没有恢复。然后就听她说道,“先生不必多虑,生魂接引之人,本就不同常人。”

梅尧俞眉头微蹙,但勉强算是认可了这个解释。

“先生此刻于此地,想必不仅仅想要问这个吧?快了,你想要的,很快就可以得到。”丹枫背过身,面对着墙壁,闭上眼继续道,“我累了,先生如果没其他事情,可以离开了。至于你的愿望,我将助你达成,希望你也不要忘了自己的许诺。”

“那……”梅尧俞看着背对自己的女子,没有丝毫想要继续交谈下去的欲望,手抬起又落下,最后道,“那姑娘好好休息。剑过几日我让人送来,姑娘不必担忧。”

屋门合上的声音自身后传来,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洇湿了枕边。丹枫看着自己消失的指尖,无声地哭泣着。不甘心啊,不甘心!因为不能遗忘所以痛苦。但当果然遗忘时,更为痛苦。

他们说我是怎样冷漠的人啊,可是今夜,我眼眶已湿。

 

今年的春天来得格外晚,四月份了,迎春才抖抖索索开得瘦弱。这几日阳光却是格外好,天气终于暖了起来。丹枫走到屋外,月白的衣服上绣了几朵木兰,很是素净,整个人显得异常单薄。

一个小小的姑娘朝她跑了过来,双颊红扑扑的,冲着她喊,“姐姐,姐姐!”

丹枫认得她,是管家的小女儿,生性活泼的很。梅尧俞说什么来着,“和葵以前一样呢”,想到那个石室的女孩子,丹枫心中郁郁的,叹口气,说不上是可惜还是其他的什么。每个人到要为自己的选择做出代价。说到底,她不过是起了助推的作用罢了。

梅园的生活波澜不惊,自己闲来无事,便将一些有趣的见闻画下来,日积月累房间里堆了不少画本。前些时间小丫头和仆人捉迷藏,居然跑到了自己的院子里。当时丹枫正在画一幅秋猎图,刚提笔,就被冲过来的孩子撞到了胳膊,豆大的墨汁滴在宣纸上,整个一张画全给毁了。

丹枫丝毫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回事,眼见着画作被毁,正欲发作。谁知罪魁祸首却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委委屈屈地瘪嘴看着她,泫然欲泣。丹枫的一腔怒火生生被压下去。她所在的别院,除了一日三餐由下人送来外,并没有其他人走动。小姑娘从此像是发现了新大陆,有事无事总喜欢来到她这里,给此处倒是添了不少生气。毕竟是个天真良善的小孩子,长久来,怎么也要生出几分喜爱来。

“小菱,怎么了?”

小姑娘长着一张圆圆的脸,扎两个辫子,眼睛一眨不眨望着他,“姐姐,早上的莲子羹好吃吗?”

丹枫点点头,道:“你娘有心了,其实不用麻烦的,我这里一切都好。倒是你,中午不睡觉跑到这里做什么?”

“我想看姐姐的画册。”小姑娘上前摇摇她的胳膊,央求着道。

“好吧好吧。”丹枫应着,回屋从书架中抽出一本画册。小姑娘尾随着她,从屋里搬出一把椅子,自己找了个阴凉处看画去了。

丹枫在一旁躺在摇椅上,整个人都昏昏欲睡起来。最近她总是感觉十分的倦累,在念了一句“浮生若梦”后,便陷入了睡眠。等到她被进来送饭的侍女叫醒时,整个身体都僵了,低头却见身上盖着的薄被,无意识地笑了一声后,起身回屋。

又得浮生一日凉。

98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