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于丹枫而言,这几个月的生活,虽然有时无趣的些,却算得上闲适,自己所居之所也独有幽深意境。给小菱的画册,是一些十分好玩的故事,画在薄页纸,装订成册,小小一本,小姑娘很是喜欢。而另外一部分,是她在凉黑的夜晚,一边回忆着往事一边提笔绘出,墨干了后就锁在箱中。画下这些,不是为了别的什么,她只是怕自己不记得而已。长久的时光中,最可怕的不是怨恨,而是遗忘;最残忍的也不是怨恨,而是漠然。不时变得透明的指尖,不断地提醒着她,没有多少时间了。而今,唯有不甘而已。

于梅尧俞而言,这段时间,却仿佛深重的梦魇一般。

梅家的主母崔氏是突然病倒的。这个一贯强硬的妇人近几年来身体一向不好,不过正如当初梅尧俞所言,情况一直如此,三年前只不过是为了迫使他回去罢了。然而,去年冬天,她的病势忽然沉重起来,整个冬天都缠绵病榻,靠药物和一股心力苦苦支撑。也就是从那时起,她向自己唯一的孩子要求,必须成亲,在自己仍然活着的时候。

母亲的病重,近在眼前的婚约,在这几个月来,成了梅家家主身上的两道枷锁,越来越紧,简直要把他勒到窒息。

他的母亲熬过了寒冬,他也受着煎熬,请了最好的大夫,用了最好的药材,只为了续命。好不容易到了天气转暖,春回大地,他的母亲却突然急速恶化,不过几天,已有油尽灯枯的迹象。

即便是这样的地步,他的母亲瞒着他,一切都已经安排好,只除了婚期,完全不容他拒绝。是顾家的小女儿,还未来得及及笄,但顾家已经应允。

“信我已经派人送去,回执这两天应该就能过来。”

“母亲,她才十四岁,我今年三十一岁,何必呢?”他不知道该怎样讲他的母亲才会回心转意。这个并不年老的妇人看上去脸呈现出青灰色,昭示着她的性命即将走到尽头,然而面对自己儿子的婚事,她体现出前所未有的强硬态度,没有丝毫转换的余地。

“不要忘了,我嫁给你父亲的时候他已有五十岁。如果不是你对柳家的念念不忘,早些娶妻,现在也就不用说这番话了,”崔氏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

“母亲!”梅尧俞闭上眼睛,绝望漫上心底。

他的母亲,对他也是这般绝望的吧!这个看上去柔弱的妇人,十六岁嫁给自己的父亲,二十六岁守寡,这么多年无条件地给予他自己所能给的全部支持,终于耗尽自己的心血。

梅尧俞的父亲梅荇,继承了祖辈偌大的家业,成功维持住梅家在江南的地位,却在快五十岁的时候还没有继承人。他的元妻为他留下五个女儿,妾为他生下一个跛足的儿子,都没有资格进入宗庙祭祀。直到五十二岁时,崔氏才为他诞下梅尧俞。梅尧俞十岁时,梅荇去世,他继承了家业。如果没有崔氏的支持,他这些年肩上的担子会更重。作为梅家唯一继承人的母亲,崔氏并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也像自己的丈夫一样,或者难道要等到百年之后,让他那个哥哥的孩子继承家业吗?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况且,当梅尧俞因为柳如弦的死去,而一再拒绝崔氏为他指派的婚事后,崔氏并未过于催逼,毕竟他的儿子还没有到非娶不可的地步。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些年自己老得这样快,崔氏最终还是选择用自己的性命,对梅尧俞下了最后通牒。

“这是我唯一的愿望,”她死死盯着自己的儿子,手中握着沾血的帕子,另一只手紧紧抓着他的胳臂,尖利的指甲深深地刺进去,等着他的回答。

看着自己母亲灰败的面孔,梅尧俞想,还能怎样呢?于是他点头答应了母亲的要求。不过是一场婚礼,以后再有几个孩子,或许久了,自己也会有几分喜爱的吧?他躬身退出,心中却控制不住地想,如果他母亲现在死去,是不是会好一些?是否还来得及取消婚约?紧接着,他就震惊于自己这恶毒的愿望。如果不是为了他,他的母亲或许会长命吧!

门在他身后合上,外面暖阳照耀,却投不进这深深的屋宇中。抬眼看,就是那四四方方的庭院,囚住了母亲的一生。绕过雕着麒麟的石影壁,从深深庭院走出来时,梅尧俞看见刚倒在门口的药渣,正要踩上去,就被仆人拦住了。

“公子,这些药渣,就让我们这些下人踩就可以了。如果夫人知道您踩了上去,心里一定会难过的。”

那是陪伴他母亲几十年的一个家仆,始终忠诚地尽着自己的本分,深得主人的信任。

他摇摇头迈下左脚,刚要接触到上面却忽然顿住了,他叹口气,还是抬起脚落在了旁边,向着来路返回。家仆说的是对的,他的母亲从来不会愿意自己去分担一点她的苦痛,这么多年来,反而是母亲,为他竭尽了心血。

还有她的力气怎么那么大呢?他的胳臂上还留着母亲深深的甲痕,想必那素色的指甲里的血迹现在已经干了吧?梅尧俞想到这里,轻笑了一声后,打开绘了白露荻草的折扇,眼中先是讥诮后变成凛然。

“母亲想要的,那就先满足好了,至于小孩子会不会夭折,哦,不,都十四岁了呢,再说这个词就不太恰当了,出什么意外,也是无甚关系吧?”

他声音几不可闻,就连身后的仆人也没有听见。如果听见,那可就真的不得了了呢!

就在此时,一阵风过,哗啦啦的声音传来,无数翠绿饱满的叶子衬着日光飞舞下来,而后无声堕地。

94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