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在笔砚街东头下车,目送宋秦开着车挎着妞幸幸福福地出城玩,而我却要为他挎的那个妞而奔波劳苦,鞍前马后,不由一阵气苦,暗自决定等他俩回来,一定要逼他们请我去金玉楼吃一个月的鱼。

笔砚街无论何时都是说冷清不冷清,说热闹不热闹的状况,道观还是那个道观,神相还是那个神相,正倚在墙角,拿了本书盖着脸晒太阳,我低下头,用太阳帽遮住脸,打算悄无声息的快步走过,然而那个神相却在我从他面前经过的时候开口叫住我:“郁明珠!”

我装作没听见的样子,淡定的往前走。

神相的声音带上三分戏谑,道:“郁明珠,难道你不想问我关于长生劫的事情吗?”

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脏剧烈收缩,不知道是应该逃跑还是应该倒退几步问他长生劫,正犹豫着,他又道:“我不是道家的,没有替天行道的思想,你放心过来就是。”

我犹犹豫豫地回去,在他面前蹲下:“那个……神相……”

神相把盖脸上的书拿下来,噗嗤一笑:“我叫玄殷,你叫我殷哥就行了。”

我:“……”

神相想起什么似的,一拍脑袋:“我忘了,你是个起码五百来岁的老妖精了,我得叫你老祖宗。”

我:“……”

玄殷笑眯眯道:“怎么样啊老祖宗,天劫将至,最近过的开心吗?”

我说:“挺开心……你直接叫名字就行了,相聚是缘,咱不走虚礼。”

玄殷道:“那可不行,对待老人要有基本的尊重,我可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老祖宗,你叫我小殷吧。”

我懒得在称呼上跟他掰扯什么,就顺着他的话道:“好吧,小殷,你怎么看出我的真身的?”

小殷道:“这还不容易么,我好歹是个修道的。”

我脸色一变,谨慎的往后挪了挪。

小殷笑意加深,摆摆手:“修道术罢了,不是那些辣手摧花的臭道士,老祖宗这么漂亮的老太太,应该好好供着,哪能整天对你喊打喊杀呢。”

漂亮的老太太我心口梗着一口气,慈眉善目呲牙咧嘴地对他笑了笑:“谢谢你的夸奖啊。”

小殷欣然道:“不客气,应该的。”

我瞪着眼睛道:“那你现在是不是可以跟我说长生劫了?”

小殷点点头:“是呀,老祖宗,我算出今天你会来找齐玉斋东主,专程来这儿等你的,为了等你,我连早饭都没吃!”

我在心里抹了一把汗:“那你的意思是?”

小殷换了个热切的眼神看我:“老祖宗,给个机会,让小的陪您吃个饭吧!”

我们在笔砚街街口的一家酸辣粉里吃午饭,玄殷口味很重,要了最辣的,还不停地往里面狂加辣椒,到最后汤汁上厚厚地浮了一层红艳艳的辣椒,我看着就觉得特别辣。这小子辣的呼哧呼哧地,抽空抹了一下头上的汗珠,赞叹道:“哎呀,太好吃了,酸辣粉就得这么吃。”

我看他的反应,以为原本的辣椒不是很辣,就跟着也要了一份最辣的,结果第一口下去,嘴唇立刻肿了起来,我摸出镜子照了照,觉得如果这会我变回原形,肯定特别喜感。

玄殷呼啦呼啦地喝完一碗,长长的舒了口气,拿纸巾擦手擦脸:“怎么样老祖宗,好吃吧。”

我一边倒抽冷气一边点头:“好吃,不错。”

玄殷笑眯眯道:“你现在心情好吗?”

我又点头:“好呀。”

玄殷道:“那我跟你说说长生劫的事情吧。”

“能让我先问个问题么?”我顿了顿,索性放下筷子,特别真诚地问道:“你不怕我?”

玄殷莫名其妙地看着我:“我没事怕你干嘛?因为你是妖怪?我可是修道士,缺胳膊断腿的鬼都成天打交道,妖怪算什么。”

我咳了一声,心头有些许微薄的喜悦泛出,笑意也深了深:“那你不恨我?你们修道士,不都最恨我们这些妖怪么?”

玄殷更加莫名其妙:“你跟我又没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我干嘛要恨你,闲得蛋疼啊,而且老祖宗长得这么漂亮,我喜欢漂亮又脾气好的老太太。”

漂亮脾气又好的老太太喜上眉梢,连连点头:“真好,我也喜欢你这样漂亮又懂事理的小伙子。”

玄殷忍不住笑出声来,道:“那个死面瘫果然没有看错,老祖宗真是个有趣的人。”

我眉角一抽:“死面瘫?”

玄殷道:“我朋友,你不认识,别跑题了,你还想不想知道长生劫的事情?”

我说:“想想想,我不打岔,你说吧。”

玄殷先解释了一下长生劫,跟朗冶说的大同小异,接着表情飒然一转,问我:“老祖宗知不知道普天之下有种东西,叫做长生果?”

我第一次听见这个浑身上下散发着王霸之气的物种,摇摇头,含蓄的表达了无知。

玄殷道:“哦,你不知道也很正常,那是我师门数百年传下来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

我:“……”

玄殷笑眯眯地看着我:“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秘密,《西游记》你看过吧,里面有个镇元大仙,种了颗人参,上面长的那个人参果。”

我接口道:“九千年成熟一次,闻一下活三百六十岁;吃一颗活四万七千年。”

玄殷点头:“对!没想到老祖宗居然还爱看《西游记》。”

我说:“那当然,孙大圣可是我等妖辈的偶像,你接下来是不是想说,其实你就是镇元大仙门下子弟,跟我有缘,所以特意偷出来一个给我,好让我平安渡劫?”

玄殷一脸明目张胆地嫌弃:“你怎么那么会做白日梦?我要是能偷出来,干嘛不自己吃非要给你,你跟我很熟吗?”

我:“……”

玄殷道:“那都是吴承恩构思的玄幻小说,不过在三千凡世之中,还真有一个东西,有类似人参果的作用,能致人长生,也能助你顺利渡过长生之劫。”

我眼冒绿光地看着他。

玄殷笑了笑:“这是我师门一代代传下来的秘密,毕竟古往今来,一大票人,尤其是那群皇帝,都在孜孜不倦地跪求长生,但人逆天而行,获得不死之身并不是一件好事,所以一直当做是秘密流传。”

我说:“那这么几千年,就没人偶然得到过长生果,然后长生了?”

玄殷道:“怎么没有,凡是得到的,都长生了。”

我用惊悚的表情看着他。

玄殷继续笑啊笑:“上一个得到长生果的人,叫张道陵。”

我顿时哭了,张道陵这个名字,不认识的大可去百度,在中国历史上,他的封号是……天师。

历史上记载的第一个由凡人之身荣登仙境的修道者,天师张道陵,上一个得到长生果的人。

“你玩我呢吧!”

玄殷哈哈大笑,连连摆手:“我哪能玩老祖宗呢,都说了长生果极难现世,因缘巧合能得到它的,可不就是命里福缘深厚的么,万一你哪天走狗屎运拿到了,一吃,再好好修炼一下,悟一下道,搞不好就立地飞升了。”

我:“滚,信你我还不如现在去闭关,提升一下法力。”

玄殷说:“长生劫能否平安渡过,主要是看命中福缘,你提升法力有个毛线用。”

我说:“你不是会算命吗,要不你给我算一下,我命中福缘深不深?”

玄殷道:“我要是连这都能算的出来,封建迷信早统治世界了,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还吵个球,你知不知道算命属于窥探天机,算太多都不得好死。”

我说:“那你还摆摊以此糊口,得是有多缺钱,让你拿命去换。”

玄殷摸摸鼻子,不好意思道:“其实我那就是个兴趣爱好,也不是真算,糊弄糊弄人,打发打发时间。”

我说:“果然大街上算命的都是骗子,骗子我问你,你们师门有没有说,这个长生果它都在哪些地图上出现几率较高。”

玄殷皱了皱眉,不满道:“什么在哪些地图上出现几率较高,你当你打网游呢,定点蹲守就能找到,这得……”

“看福缘的。”我面无表情地接了一句,和他异口同声,分毫不差:“平时有人找你算命,你是不是也这么糊弄他们?”

玄殷道:“我还真不是糊弄你,我师门能知道这些事情,已经是祖师爷赏脸,毕竟除了张天师,谁也没有真正见过长生果长什么样子,在什么地方,怎么使用,能模糊知道些用途就很不错了,你还指望我给你画张地图让你去刨一刨?别做梦了。”

我算是听明白了,所谓长生果这个东西,是很牛逼的,但这么牛逼的东西,也只有牛逼的人才能得到,或者我们换一个说法,凡是得到长生果的人,都升仙了。他丫说了这么多,基本等于没说,还白搭上我一顿饭钱。

玄殷吃饱喝足,准备回他的神算摊子上继续坑蒙拐骗,临走的时候还拍拍我的肩,安慰我道:“我一看老祖宗的面向,就知道你也是有福的,别灰心么,搞不好就找到了呢,搞不好就升仙了呢?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届时还请老祖宗提携一下小的。”

121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