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林南歌的婚礼我终究没有去,倒不是因为矫情,主要是……她把婚礼地点定在了新西兰,我身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艰巨任务,实在不好把季妩扔下,自己跑新西兰去风流快活。

婚礼的前一天给她写了一封E-mail,很客气很公式化的祝福,寥寥数语,她也以一句话回复,很简单的一句话,我即将忘记你。

忘记我,也忘记那九年,那个墓碑,还有那个年轻的军官,忘记那些……上辈子就应该忘记的东西。

我在上午快到午饭饭点的时候收到这句话,忽然就胃口全无,季妩兴高采烈地坐在我对面,等我品鉴她借我家厨房鼓捣一上午,鼓捣出来的意式炆海鲜汤,红棕色的汤汁里乱炖了一只螃蟹和几个虾仁还有青口贝,让人看着就不想下口。

季妩扑闪着眼睛看我,殷勤又期待道:“你尝尝啊,尝尝好不好吃。”

我先拿起筷子,想了想,又放下筷子拿起勺子,研究半天,到底不知道先吃海鲜还是先喝汤,道:“那个……季妩啊……其实我不太喜欢这些外国菜,所以可能没法给你公正客观的评价。”

季妩说:“没关系,你不用公正客观的评价,你只要告诉我好不好吃就行了。”

看着就十分不好吃好么……

我就这她闪闪发光的眼神,万分艰难的喝了口汤,面无表情地抬起头来。

季妩追问:“怎么样?好不好喝?”

我说:“这汤你是打算自己做着喝,还是送人的?”

季妩道:“炖给宋秦的,一会我去他公司给他送午饭。”

我犹豫了一下,道:“我觉得你可能换个比较简单的汤会好一点,比如翡翠白玉汤,我就可以教你。”

季妩嫌弃道:“你说的是白菜豆腐汤么?太不上档次了,哪有我的意式炆海鲜汤好喝,你快说好不好嘛,好的话我就立刻给宋秦送去了。”

宋秦……真是辛苦你了。

我说:“他中午不是有出来吃饭的时间吗?”

季妩道:“他们公司近日盘了一块地,设计师都在赶设计稿,为了节省时间,让我把饭给他送过去。”

我说:“他指明要你纯手工的?”

季妩摇摇头:“没有呀,不过我觉得,自己做的会比街上卖的更好一点,你说是不是。”

我说:“也不是,街上买的更方便嘛,我觉得你还是打包一份外卖更好。”

季妩终于听懂我的潜台词,歪着头研究了一会这个汤,弱弱问道:“是不是不好喝呀?”

我把汤往她那边推了推,殷勤地拿起勺子塞进她手里:“来你尝尝。”

季妩道:“出锅的时候我就尝过了,我觉得还可以呀。”

……你真是太好养了。

季妩看着我的表情,泄气地把勺子一扔,开始打电话定外卖,定完了,委委屈屈的问:“我是不是在厨艺上一点天赋都没有啊?”

我安慰她:“还好还好,你现在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厨艺好不好都没影响。”

季妩道:“可是我想做给他吃啊,为君洗手作羹汤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我点点头:“嗯,很贤惠的梦想。”点完了又问她:“君是谁啊?”

季妩娇嗔地瞪我:“你猜。”

我咳了一声,小心翼翼道:“宋秦?”

她脸上迅速浮上红云,窝在沙发里,娇羞的微笑。

笑的我心里一凉,又问她:“你俩进展到哪一步了?”

季妩深吸了口气,右手食指和拇指曲成一个圈:“他跟我非正式求婚了,我们去周河镇玩的时候,碰见一个卖老银戒指的摊子,我很喜欢一款戒指,他就买下来,问我,愿不愿意让他给我戴上。”

我看着她幸福的笑容,心惊胆战道:“那你愿不愿意?”

季妩点点头:“我愿意啊。”

我:“……”

季妩又笑:“我没有答应他啦,我现在还处在危险期不是么,随时都有可能死掉。”

我没有答话,双双沉默一阵之后,问她:“你最近睡眠怎么样,还做梦吗?”

季妩神采飞扬:“没有呀,最近睡眠好很多,也不太做梦了,偶尔梦到一些东西,都是有人来杀我的那个场景。”

和齐予告诉我的那个过程,一模一样。

季妩又道:“不过,我似乎能隐隐约约能想起来那个人长什么样子了,以前每次醒过来,对那个人的脸一点印象都没有,现在好像能记住些什么,比如他的脸型啊什么的,明珠,你说会不会有一天我能看清这个人的脸,认住这个人,然后躲得远远的。”

我无言以对,勉强对她微笑,点点头:“可能吧。”完了又嘱咐她:“如果有一天你能清晰记住他的脸,一定要告诉我。”

沉浸在爱情里的女人丝毫没有发觉我阴郁的情绪,犹如没有发觉她正在步步临近的丧钟。

季妩出门之后,我回到吧台,从抽屉的密封袋里把齐予给我的资料拿出来,第一次翻开它,齐予的资料收集的很用心,分门别类,每一条都细细标注,连出处和译文都一清二楚。

他查了很多文献,从远古祭祀的甲骨文资料,一直到《搜神记》《聊斋志异》这样的志怪小说,凡是和祭祀、蛊术能沾上一点点边的,全部誊写记载,瘦金体的钢笔书法刚柔并济,满篇纸页,字里行间,尽失懊悔与苦涩。

肖铉过来的时候我正在翻一本线装书,道家玄学的东西,不仅语句晦涩难懂,内容还玄之又玄,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看懂了几页。

他今日带了红河海鲜的清蒸带鱼,食品盒放在吧台上,还体贴地掰了一双筷子递过来,我把桌面上的资料整了一下,站起身来对他微笑。

伸手去接食品盒的时候,他忽然面色大变,我忍不住愕然,顺着他的眼光看到手腕上的猫眼石串珠,因为它是从修道人手上拿到,不由便上了三分心,犹疑问道:“怎么了?“

肖铉用下巴指了指那串珠子,道:“我今天看到公司里有个女同事,也带着一串一模一样的。”

我笑了笑,道:“笔砚街上那个神算子送的,说是能逢凶化吉。”

肖铉表情有点怪:“你给他多少钱?”

我说:“没给钱呀,免费的,所以才带着玩玩,我听笔砚街上的店主说,那个神算子遇见漂亮的女人就送人家一串珠子,你那个女同事,是不是长得挺漂亮的?”

肖铉笑了一下:“真好色,一看就不是正儿八经的大师。”

我说:“还好吧,算的还蛮准的。”

肖铉的表情完全恢复正常,在桌子上摆好碗筷,含笑道:“算了什么?姻缘?”

我笑:“我这样的人只可能算财运,怎么可能算姻缘。”

肖铉道:“哦?那财运怎么样?”

我说:“非常好,神算说我今年一定发大财。”

肖铉笑:“那我有空也去算一算,请大师点拨一下,好赶紧有车有房,”说着,目光在我脸上顿了一下,颇有意味地接道:“有女朋友。”

我左顾右盼地咳了一声:“你也老大不小了,还是找个靠谱点的比较好。”

本以为还要再尴尬一下,没想到肖铉居然深以为然地点头:“你身边要是有挺好的姑娘,也跟我留着点。”

我一瞬间没反应过来,几乎是下意识地接话:“好呀,你喜欢什么样子的?”

肖铉看着我,道:“你这话问的,真伤人心,你就照着你这个性格给我找个就行了,唔……别那么难追的。”

话题又被绕回到这方面,我有些耳根发烫,便故意打趣道:“你看季妩那个性格的怎么样?”

肖铉失笑:“算了吧,朋友妻不可欺,我怕宋秦弄死我,还是找个无主的比较好,安全。”

我说:“无主的不是情敌多么,回头死了都不知道被谁弄死的。”

肖铉似笑非笑:“只要我在你心上,纵有情敌三千又何妨。”

我偏偏头,再咳一声,觉得自己的肺都要被咳出来,又对他笑:“你在公司呆那么久,难道没有看上眼的姑娘?”

肖铉耸耸肩,无奈道:“你知道我在一个IT公司就职,技术员不分男女,在我眼里,整个公司的人都是自己兄弟。”

我惊讶道:“那刚刚你说的那个美女呢?”

肖铉沉默一阵:“那是我们老板娘。”

我:“……”

真是辛苦你了,孩子。

肖铉收拾好桌子,在我对面坐下来,掂着筷子笑道:“你最近在忙什么呢,怎么看上线装书了?”

我说:“没事装装文化人,最近偶然拿到一个孤本,正读着玩呢。”

肖铉问道:“孤本?讲什么的?”

我说:“《商周祭祀礼仪考》。”

他筷子点在食品盒边上,一顿,表情模糊,语气也模糊:“怎么对商周祭祀感兴趣了,你一个姑娘家,难道不该看看言情小说么?一天到晚研究神神叨叨的东西,怪不得到现在都嫁不出去。”

我不服气,刚要顶嘴,他慢条斯理地继续道:“好不容易有个看上你的,你居然还不要人家,真不知道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我淡定道:“祖国尚未统一,没有心情恋爱。”

肖铉:“……”

125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