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怒气吓了一跳:“这跟肖铉有什么关系呀,你不要每次都对人家小伙子抱有那么大的敌意行不行,人家又没怎么着你。”

朗冶没答话,神色里微微含着戾气:“关于梦魇术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回想前文梗概,勉强压住火,很心平气和,很迷茫的看着他:“你告诉我林总要结婚那天,我就跟你说季妩可能必死无疑了,不过你没细问,我也就没细说。”

朗冶收住怒气,深思了一下:“好,那我现在细问,你现在细说一下。”

我被他收放自如的情绪控制倾倒,一时间无言以对。

朗冶抬眼看了看我:“有问题吗?”

我:“……没有……”

朗冶点点头:“说吧。”

我理了理思路,尽量顺地把齐予告诉给我的事情跟他复述了一边,朗冶越听脸色越沉,等我讲完之后,他猛地站起身,问道:“宋秦去湖村了?”

我点头:“应该是去找解决办法了吧。”

朗冶道:“糟了,你快去订机票,我们立刻赶过去。”

我愕然,委婉地向他表示没搞清楚状况。

朗冶却等不及,自己大步流星地用我的笔记本去订机票,他眼睛盯着屏幕,嘴里解释道:“我怕那个解决办法……是一命换一命。”

“天道为公,阴阳平衡,一人生,必有一人亡,没人能偷得一点便宜。”那天下午,宋秦和齐予见面之后,玄殷曾经告诉我这样一段话。

一人生,必有一人亡。

我脸色开始一点一点地变白,控制不住地打哆嗦,朗冶定了最早的滨海飞南京的航班,回头看见我的脸色,表情里闪过一丝不忍之色。

“如果……我是说,如果,他们两个之间,注定只能活一个,你会怎么选?”

我吸了口气,没有回答他,却道:“你说,我好歹也活了五百年,这些生生死死,家破人亡,也算是看习惯,怎么到现在,竟然还会为了一个凡人的生死而难过呢?”

朗冶站起身,走到我面前,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顿了顿,躬下身来一把将我拉近怀里:“你想哭吗?”

我把额头抵在他肩上,觉得此时应该要流泪,可是眼底干燥,连一丝鼻酸的感觉都没有。

他身上有好闻的味道,似乎是草原上明月洒在身上的香味,我被这味道包围,在他怀里长长叹息:“不太想哭,只是觉得难过罢了,心口堵得慌。齐予和宋秦会面的时候,我以为他们找到了解决办法,那个时候有人告诉我,说天道为公,一人生,必有一人亡,我还没有当回事,果然……”

朗冶默了默,在我耳边道:“我也只是猜测,不一定就是一生一死的结果。”

我说:“一定是,我习惯做好最坏的打算。”

朗冶低低道:“就算是这样,你也什么都改变不了,所以,不要尝试自己去改变那个结果。”

我想点头,又叹了口气:“季妩还梦到我会救她,看来,她的梦终究要落空了。”

朗冶却沉默,良久,把我从他臂弯里捞起来,看着我摇摇头:“如果她活下来,那么,的确是你……”

的确是我救了她,她因为我而认识宋秦,宋秦也因为我而了解斩梦人和梦魇宿主的纠葛,因为我……

“我听说,阴曹地府是天底下最公平的地方,生魂下到冥府,在孽镜台前过一遭,做了什么罪,应该遭什么处罚,通通都一清二楚……”我闭了闭眼睛,想笑,又觉得没有力气调动面部肌肉做出表情:“现在,我手上压了三条人命,恐怕那个长生劫是过不了了。”

朗冶伸手把我紧锁的眉心拉开,忽然凑近,在眉心轻轻一吻,又滑下来,和我抵着额头道:“那是他自愿,和你无关。”

我别开脸:“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他蹲下身,握住我的手,力道颇大:“宋秦还没有和你联系,换命之说不过是莫须有的猜测罢了,你别那么担心,或许并没有那么糟。”

若只是平常的猜测,就算是担心,也不会这样板上钉钉的难过,然而玄殷曾经明确告诉我,季妩会死,但不是现在,那么一人生,必有一人亡。

一室静谧中,我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在桌子上一边震动一边发出搞笑的音乐,这个环境之下,听得如同催命铜陵,我几乎是一个哆嗦,便站起来扑到手机旁边。

是宋秦的来电。

我想滑动屏幕接听,然而伸出手却发现,它一直在剧烈颤抖,根本无法准确摁在屏幕上。

朗冶过来把我的手机拿走接上,声音沉而安稳:“宋秦?”

宋秦在电话那边简短地说了一句什么,朗冶便“嗯”了一声,道:“我知道,我们明天早上的航班,最快要到第三日下午才能到。”

宋秦又说了句话,朗冶顿了顿,看我一眼:“要把季妩也带上吗?”

我盯着那个手机,似乎那是一只洪水猛兽,随时有可能暴起,索人性命。

朗冶又说了句什么,挂断了电话,看着我,抿了抿嘴唇,道:“宋秦让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去湖村……带着季妩一起。”

“带着季妩?”我喃喃地念了一遍,沉默一阵,苦笑一声:“他到底还是决定了。”

朗冶皱起眉,又将我拉进他臂弯,一只手揽在我腰上,另一只手则拢在肩头:“明珠,你答应我,我们到湖村之后,不论结果是什么,你都不能贸然干涉,将自己卷进梦魇术的事情里。”

我伏在朗冶肩头,低低的呜咽一声:“朗冶,我是真的难过。”

朗冶的手安抚性的在我背上抚了抚:“我知道,我在这。”

季妩依然在我的卧室里安眠,我对她施催眠术时,连带着加了个锁魂,将她的灵魂锁在眉心,不知道这种办法对梦魇有没有抵抗作用,然而眼下却没有更好的办法。

朗冶在我身边,看我施术唤醒沉睡的美人,美人醒来,神智还不是清醒的样子,揉着眉心,看见我,便对我疲惫的微笑:“你怎么来了?”

我张了张嘴,不知道如何回答,关键时刻,朗冶忽然往我身边一站,伸手揽住我的腰,又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对季妩痞痞地笑:“醒了啊,美女,睡得好么?”

季妩揉眼的手僵在半空,呼一下坐起来:“你你你……你们两个……你们两个怎么进来的?”

朗冶没让我开口,翻了个白眼,道:“小姐,是你在我家的店里,这是明珠的卧室。”

季妩左右看了看,拉拉领口,不好意思道:“刚刚睡迷糊了……现在几点了?”

我迟疑道:“你还记不记得你睡之前都干了什么?”

季妩侧身下床,听见我的问话,皱着眉想了想,似乎想起什么,下床的动作僵在了半空:“宋……宋秦……”

朗冶打断她:“不是宋秦,和宋秦没关系,你应该是做恶梦了,宋秦家人去世,他回老家了,你收拾收拾,我们明天过去。”

季妩的神色又有些惊恐:“不,我不去。”

朗冶偏了偏头,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在我耳边悄悄道:“麻烦,要不给她下个摄魂直接弄走得了。”

我:“……”

他这么一说,我又忽然想起来,问他道:“你说,还用不用把齐予也一起带过去?”

朗冶想了一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我出去给齐予打电话,你把季妩劝好。”

我点点头,季妩依然坐在床上,眼神里抑制不住惊恐的神情:“我不去,你不用劝。”

我默了默,坐到她身边,看着她的眼睛:“季妩,你想不想活下去?”

季妩一愣,点点头:“想啊。”

我说:“那就跟我走。”

季妩没有说话,自己想了一会,抬头看我,很笃定道:“这件事和宋秦有关,对不对?”

我没有再隐瞒,回答道:“是。”

然而季妩却没有再问,而是点点头:“好,我跟你们走。”

我不知道是叹息还是松了口气,站起来拉开门:“去订机票吧,我们坐最早的航班。”

出到店里的时候,朗冶的电话已经打完,点了一支烟仰在沙发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店里没开大灯,只有四周的壁灯温温弱弱地驱散黑暗,微弱灯光里,他指间一点红星,随着他的手举到唇边,猛地一亮,便有一股轻烟散出。

这个场景让我觉得莫名心安,轻轻地喊了他一声:“朗冶。”

朗冶坐起身来,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到他低低的嗓音,没有一丝颤抖,稳如山岳:“劝好了?”

我“嗯”了一声,问他:“齐予那边怎么样?”

朗冶道:“他马上赶过来,我们今天在店里休息,明天一起走。”

季妩在我身后问道:“机票我是等他来了一起定,还是自己先定上?”

朗冶道:“等他来了一起定吧。”

季妩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珠,你知道的,一定比我知道的多。”

 

121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