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二年盛夏的时候,季妩的最新长篇《战袍》出版,虽然是个古典的名字,却讲了一个现代的故事。文风一改平日的梦幻空灵,变得安稳而朴实,虽然是一篇带了玄幻色彩的文章,可玄幻的那一部分被处理的相当巧妙,平静而自然。以第三人称叙述的故事,丝毫没有感情上的渲染夸张,文笔冷漠的犹如一个毫不相干的旁观者,却因为这样冷而直白的句子,而让故事更加撕心裂肺。

书的扉页上印着两句她亲笔写下的句子,秀气的小楷有简单的连笔,每一个字都饱含深意:爱情本不夸张,故也无需渲染。

《战袍》出版后,季妩来了一趟店里,亲手给我送了一本,她的气色很好,想必是缺失的灵魂已经开始慢慢补养,那些能够预示未来的梦境已经不复存在,她的生活将回到正常的轨迹,安安稳稳地渡此一生。

“我封笔了。”她穿着黑裙子,裙上绣着银色的花蔓,丝绸料子在日光下反射出滑腻的光,衬得愈发肤白如玉,凌厉又风情。

我问她:“为什么?”

季妩笑了笑:“我是个言情作家,但是我再也写不出比这更好的爱情故事,不及时封笔,难道要等读者说我江郎才尽了才依依不舍地告辞么?”

我本来就不擅长安慰人,此刻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只好徒劳道:“不要难过了,生活总是新的。”

季妩笑意不减,盛夏天光里蓦然有种光芒万丈的明亮妩媚:“我不难过啊,我现在背负另一个人的生命,怎么敢让他整日沉浸悲哀呢?”

我看她的表情神态,的确是没有任何哀戚之意,便放下心来,又问她:“那接下来的你打算怎么样呢?”

“最近这段时间,应该会到处走走吧,然后找一份工作。”她挑起眉,沉思一下:“之前总是商量要一起出去玩,然后读我的小说给他听。”

我点头,然后便无言以对,之前她来找我,希望我能救她一命时,生命里还有新的希望,然而现在却再没出口,就像置身于一片纯白的光里,虽然明亮,却和黑暗并无区别。

“我会尽力用最好的姿态活下去,”她似乎看出我的想法,忽然开口:“看最漂亮的风景,听最美的音乐,”

最后一句话,被咬得轻轻地,语气柔软,珍重的仿佛对待天下最昂贵的无价之宝:“爱最好的人。”

曾有一人爱她如生命,给她最绚丽的过往,自始至终留下的都是最开心的回忆,我爱你三个字,被他坦坦荡荡的用生命的姿态演绎出来,就像她刻在他墓碑上的那句话,我已长眠,你却长生。

请让我用我的全部生命,献上我对爱情最崇高的敬意,那些我曾经玩弄于笔尖,挂在嘴边的伟大感情,现在才让我明白它最真实的含义,我将活在我们两个人专属的世界里,为我们两个人的地老天荒,你从未离开,我也从未走远。

我将用我全部的力气,活出生命最精彩的姿态,我将攀爬最高的山峰,看最浩瀚的海洋,观赏最神奇的美景,因为我爱上了举世无双最美丽的人。谢谢你让我相信,那些在故事里传说的爱情,果然存在。

“以后可能不常来看你了,”季妩眉眼弯弯,握了一下我的手:“不过会给你寄明信片的,你的手机不要换号哦。”

我无言以对,憋了半天,道:“那……你还吃不吃提拉米苏……”

季妩愣了一下:“那就……来一块吧,这个小姑娘的手艺没有肖铉好,肖铉那真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提拉米苏。”

我说:“那是因为心里因素也说不准。”

季妩用右手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我:“我说你和朗冶和肖铉到底是什么关系呀?脚踏两只船可不是美德。”

我忍不住扶了一下桌子才站稳身形:“可能都没什么关系,你想多了也说不准。”

季妩道:“我想多了没关系,怕就怕他们两个都想多了,我看肖铉是没戏了,不过朗医生倒是挺有希望的。”

我连连摆手:“那个更没希望,那个是纯洁的友谊,超越性别的那种。”

季妩意味深长道:“这可能是你美丽的误会,我一早就发现朗医生看你的眼神如狼似虎,还有你俩站一起时他那个宣告占有的姿势,绝对不能是纯洁的友谊。”

我说:“那是你美丽的误会,我俩认识几十年了,要勾搭一早就勾搭上了,怎么可能到现在。”

季妩道:“量变引起质变嘛,有一种感情叫日久生情。”

夏弥从取食窗口递出一份提拉米苏来,我接过来塞到季妩手里:“吃你的,那么多话。”

她不再顶嘴,慢条斯理的把东西吃完,站起身准备告辞:“我本来朋友就奇缺,现在更少了,所以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过的好,感情的事情,只有你知道他到底好不好。”

我点点头,握着她的手:“我会留心的。”

季妩笑了一下,在身上摸了摸,动作一时僵住:“糟了,没带钱。”

我:“……本店提供刷卡结账……”

季妩道:“没带卡……”

我:“第一次见面你就不带钱,你是故故意的吧!”

季妩笑出声来,爽朗又妩媚:“那就下次见面再补上吧,我这么大一作家,还会欠你区区二十六块钱么?”

她捏捏我的脸,语调轻快:“我走了。”

我点头:“一路顺风。”

那袭黑裙子移到门边,旋开一朵银色的花,消失在门外的阳光之中。

今日之后,一别杳然,山高水长知你心在风间;来生再见,如果有缘,月上柳梢愿佳偶成双。

晚上朗冶过来,我把那本书拿给他看,告诉他季妩已经离开这座城市,他凝神看了看扉页上的两句词,微笑了一下:“写的真好。”

我惊讶:“你们雄性也爱看这些句子?”

朗冶的目光移到我脸上,又微笑一下:“男人又不是没有七情六欲,自然会被这些代表感情的句子感动。”

我想起季妩白天告诉的话,心里哆嗦了一下,愈发觉得朗冶看我的目光脉脉含情,不由得咳了一声,结结巴巴道:“那个……朗医生,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朗冶翻着那本《战袍》,语调上扬“嗯”了一声。

这样公然问别人是不是喜欢自己的行为实在是太不要脸了,我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你和你女朋友进展的怎么样?”

朗冶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什么怎么样?”

我说:“就是进展到哪一步的意思?你上次还跟我说,我们这样的因为不会有人能天长地久,所以感情会控制住,现在这个情况,是想通了么?”

他做了个沉思的表情,沉思了一会,恍然大悟:“哦,你是说那天我在中友接的那个女人。”

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对啊,你以为是谁呢?”

朗冶道:“那是科里同事的媳妇儿,我要是想和她天长地久,同事非拿手术刀捅死我。”

我心里竟然有松一口气的感觉,急忙用愤怒的表情来掩饰:“那你干嘛说那是你女朋友!”

“女性朋友,简称女朋友,”他把书放在桌上,似笑非笑地看我:“我的人生里,异性只有我媳妇和别的女人两种分类,没有暧昧的女朋友这一说法,所有的女性朋友都可称作女朋友。”

我鄙夷的瞟他一眼:“第一个分类里至今都是空白,按你这个说法,简直女朋友遍天下。”

朗冶道:“空白是因为我对爱情的态度很慎重,不跟你似的,一点原则都没有,谁对你好就跟谁走了。”

我知道他又想讽刺我那一次惨淡的婚姻,急忙截住他的话头:“我那会不是年纪小么,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后来不就改了么,你至于讽刺我几百年吗!”

朗冶摆了摆手道:“没有没有,也就是闲着无聊的时候随意讽刺一下,你今天忽然对爱情如此有感悟,看上谁了?”

我说:“没有看上谁,只是季妩跟我说了些话,觉得挺有感触的,如果能像她这样,能用尽全力爱一个人,想必也是很不错的经历。”

朗冶没有答话,眼睛盯在我脸上,仿佛在研判什么,良久,斟酌着语气道:“那你的意思是?”

我有点窘迫,脸上发烧,连连摆手:“没什么意思,就是随意感慨一下。那什么,你今儿过来是因为……”

朗冶说:“因为你的长生劫,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呢,一天到晚操心别人的事,让别人一天到晚操心你的事,还是你真不打算活了准备找死?这样的话我建议你去找季家的道士,正好了却人家的百年心愿,从此也好换个新目标。”

我瞪他一眼:“那我就义之前一定会把你供出来,让你成为他们的新目标。”

朗冶“啧”了一声:“蛇蝎美人,这句话果然不假。”

                                                                          ——第二卷 我愿为你披上战袍,挡下所有剑影刀光 完

 

124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