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没有人愿意讲下去吗?……”黑暗中,声音轻轻的笑,声音的主人微微的扯动唇角,丝一般柔滑的音调轻飘的回荡,摇曳着昏黄空间内明灭不定的灯火,也模糊了烛光后青白的俊美容颜。

“……那么,就由我再来讲一个故事吧……”

“一个……关于欺骗与鬼的……故事……”

“……听说这里闹鬼?”悦一颇感兴趣的问道,他一边从内部眺望着这幢古欧风格浓郁的洋馆,一边跟在老执事的身后,踏着咯吱作响的楼梯,兴致勃勃的问。

华丽,整洁,却显得有一种奇怪的陈旧感的,空无一人的旅馆,昏黄的灯光只能照亮面前一小块暗淡的楼梯,却只能显得黑暗的更为无远弗界。

“没有这回事。”走在悦一前面瘦削而阴沉的老人,断然否定,他沉着的声音在雷雨中显得有些许的断续。

“现在的旅馆都拿这个当噱头来招揽客人,我们白日馆是百年老店,不来这种骗人的玩意。”

百、百年老店啊~~~~~~悦一在心中乍舌。越来越有气氛呢!

“不过我常常听说这边有人失踪呢。”

“那是强盗。”老人以一种坚决的态度否定满脑子胡思乱想,怪力乱神的悦一。

走上楼梯的尽头,老人为悦一推开门,“请进。”

看着内部纯欧式的豪华建筑,悦一不禁为只惊叹——不愧为住一宿就要砸大笔银子的地方啊!

看出来他对房间很满意,老执事有些僵硬的向他鞠了一个躬,“如果先生没有别的吩咐的话,那么我就告退了。”

“啊,不送不送~~~~~~~~`”多少有点白痴,悦一大力的挥着手,送别老执事离去。

“走了几步,走到楼梯口,悦一开始俯瞰整个白日馆的内部结构。

也许是因为现在是淡季的关系吧?整个大厅空荡荡的,很多的房间看上去也不象是有人在使用的样子——

——呃,他该不会是整个白日馆里唯一的客人吧?

不过,就是要这样才有趣啊!

这时,恰好一个响雷打过,青蓝的雷光照亮了他的面容,为他本来俊美的容颜罩上了一层轻微的光晕。

一个是人……一个是神……另一个是鬼……在悦一投宿到白日馆第一天的夜里,有人在雨夜中反复如此吟诵着……

清澄的阳光自维多利亚式的落地窗中射了进来,惊醒了床上酣睡的人,悦一蜷曲在羽毛被中,鼻着惺忪睡眼,不悦的模糊低吟着。

“……疼……“挣扎了半天,他才捂着隐隐作痛的额头坐起来。

——天!他的头疼的象是里面有无数支军队在操练一样!!

八成是昨天淋了雨,有些感冒吧?

不情不愿的起床,悦一勉强爬到了外面,看着拥有玻璃屋顶,充满璀璨阳光的大厅时,见光死的他,不禁轻轻的呻吟。

实在是讨厌阳光到了一定程度的悦一好不容易爬到了大厅,根本就无暇去观赏在阳光下显得非常美丽的白日馆。

趴在了坐位上,他有气无力的四下张望着,忽然,他精神一振,一双深黑色的眼眸看着对面茶座上一名正在喝茶的美丽年轻女子。

在看到美人的一瞬间,悦一就象是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一般,恢复了全部的精力,连最讨厌的阳光都不在乎了!

“嗨。”快速的移动到正在喝茶的黑发美女面前,他摆了一个最潇洒的造型。“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相较于他的热情,女子甚至没有抬头,只是冷淡的应和了一声。

自顾自的坐下,悦一肆无忌惮的欣赏着黑发美女如绢一般细致的肌肤。“在下神悦一。”

“秋人纱衣子。”女子简短的回答。视线依旧胶着于手中的报纸。

也不管对方看得见还是看不见,悦一还是摆出了一幅“哦,原来你就是那个纱衣子啊?”的表情。

“如果《神已经死了》是您的作品的话,那么我可就是您忠实的拥足呢。”

黑发的美女终于抬起了头,秀雅而知性十足的面容上浮起了一抹微妙的表情。“您是……”

“一个热爱您所有作品,生活在阳光下的吸血鬼。”看着终于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自己身上的纱衣子,悦一的兴奋指数直线上升!

“我的姓是神,您的姓是秋人,还差一个鬼,就和那首歌一样了。”

“歌?”纱衣子微微颦促起纤细的眉毛,随即,她诡异的吊勾起唇角,喃喃自语“……看样子……听到那首歌的人……还有一个嘛……”

沉默的抬头看了一眼没听清楚的悦一,她恢复了最初的无表情。

“……有第三个人……”端起杯子,她轻轻的喝了一口。“就住在二楼。”

啊?他那层楼还有人住?

“……总之呢,是个很有趣的人,看到他你就会明白,那是一个会让人联想到鬼魅的人呢,如果你有什么事情不明白,大可以找他问问,他满博学的。”

说完,一口喝尽了茶,纱衣子便拿起报纸,毫无留恋的离开了。

呆呆的坐在原地,悦一在良久之后才苦笑着挠挠头。

“……好象失败的说啊……”

整天待在房间里无所事事,外面既然没有美丽的美女,那么对于阳光的讨厌就占据了悦一大脑的主要部分,但是在房间里又很无聊,他决定去拜访纱衣子说的那个“奇妙的客人”。

在旅馆的二楼东敲敲,西敲敲,在敲了无数扇没有人应答的门之后,他来到一扇几乎被他遗漏的门前,轻轻的敲响——这次他也没有抱什么希望,但是门却吱呀一声的开了。

里面探出一张青白的容颜,虽然秀气却阴气十足。

青年看着悦一,微微的勾起唇角“……有什么事情?”

“恩……纱衣子说你很有趣。”悦一说的直截了当。

“……”他上下打量着悦一,然后微笑起来“……你想知道什么?”

“……那首歌……那首一个是人……一个是神……另一个是鬼……”

“……你为什么会有兴趣?”青年反问,青色的眼睛闪动着奇妙的光泽。

“啊……”悦一大条的挠挠头发“……恩……因为无聊。”

青年的嘴角再度上弯“……这样啊……那我只能对你说一句话,有些事情……是需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的……”

似乎恍然大悟了些什么,悦一看着面前的青年笑了起来,然后优雅的鞠躬

“多谢……”

“不客气。”青年淡淡的说,然后关上了门。

老执事在他睡前送来了牛奶,悦一道谢之后就安静的上了床。

他把自己整个埋进被子里,安静的在等待什么。

空气里有唱歌的声音。

一个是人……一个是神……另一个是鬼……

一个是人……一个是神……另一个是鬼……

一个是人……一个是神……另一个是鬼……

声音逐渐的接近,轻飘的象是风中的云彩……

而悦一的房门也缓慢的被打开——

白色的人影轻轻的走了进来,逐渐的、逐渐的接近床上的悦一——

惨白的手伸了出来,探向床上的男子——

就在这个瞬间,悦一的手忽然伸了出来,一把握住了白影的手腕——

悦一的手很冷,冷到在这个凉爽的空间里都溢出寒冷的白气,他的力量异乎寻常的大,紧紧的嵌在了白影的手上!

“……我还以为……我经历过长久的寻找……终于找到我的同伴了……”他低低的说,几乎无色的嘴唇之间隐隐约约有着白色的獠牙出现。

“可惜……我所遇到的……却是以我尊贵的种族为幌子……进行这种卑鄙行为的人类……”他说着,缓慢的抬起眼睛,与白日的散漫截然不同的森寒气质散布在他全身——从蓬乱的黑发之间,一双带着萤绿色的眼睛凝视着面前的人影——他一笑,口腔里的白牙露了出来“老执事……这么装鬼然后偷住户的东西……很有趣吧?”

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老执事一下子因为惊吓过度而倒在了地上!

“真无聊……”这么说着,无趣的松开自己的手,悦一飞快的跳下床,把被子里面的冰块拿出来,甩着冻僵的手“好冰哦~~~~~~~”把嘴里的假牙拔下来,又把隐形眼镜拿出来,悦一从口袋里拿出手铐,把老执事铐在床头。

成功摆平一个案子!!!!!可以去和局长炫耀了!

这么想着,悦一开门出去,想去对那名提醒他的青年道谢,却发现那扇门无论如何都打不开——

一名走来的服务生看着悦一和门较劲,不禁笑了起来“神先生,那扇门是打不开的——那是仿照欧洲的建筑造的装饰门,后面是墙壁的。”

“我的故事就这么完了……”

声音轻轻的笑着。

“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在现代人类的社会里想要找到一个不被打扰的房子……真的好难啊……也算是居不易吧……”

368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