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综合总结了一下,没发现她的这个野心和苏谋有个毛线关系。

任夏翻着白眼看我:“他是星航传媒的人。”

我表示不知道星航传媒是何方神圣。

任夏动了动身子,在床上躺下来,发出一声舒服的轻叹:“一个境外传媒集团,引进了很多优秀影视剧和综艺类节目,虽然在国内没有直接的电视频道,但星航策划推出的节目版权,倒是个香饽饽,各家卫视都争着要的。”

我恍然大悟:“你想跟他搞好关系然后买他家的版权?”

任夏转过头,用充血的瞳孔瞪视我:“你还有什么不切实际的猜测,一起说了吧,我看看你的想象力能浩瀚到什么程度。”

我双手一摊:“你刚说卫视都抢着买星航的版权嘛。”

任夏道:“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滨海台?”

我说:“你能直接给解释么?我又不是你们电视传媒系统的,你们业内的那些事情,我怎么会知道。”

任夏哼了一声:“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本来还想培养一下你,免得守着你那一堆破古董坐吃山空。星航和台里要合作一个新节目,版权归双方共同所有,他是作为星航的负责人参与的,这就说明,他在星航肯定举足轻重,现在台里还没有定下来这边的负责人,我想让苏谋代表星航,直接定人。”

我说:“定你?”

任夏继续瞥我:“不然定你?”

我想了一下,抠着下巴道:“你和苏谋这么暧昧不已地勾搭,然后他又指明要和你合作,被你们台里的人知道,难道不会戳脊梁骨么?”

任夏弯起眼睛,做了个笑的模样,一半真心一半做作,那虚伪和假笑就明明白白的浮在脸上,却丝毫不让人觉得恶心,反而有种莫名的吸引力,吸引人去了解她虚伪背后的真实。

任夏变了,到这一刻,我才明明白白体会到,她变了,不再是那个一直想证明自己本就应属于人间的妖,而是一个活生生的,拥有凡人的一切性格思想的人,她不再对别人夸赞她的容貌而反感,反而会在不影响自己正常生活的前提下,巧妙地将她的脸作为一个资本而尽最大可能地利用,或者说,她会将她身上的没一个资本都最大可能的利用,成为她通向既定的目标的踏脚石。

虽然那个既定目标在我看来……一点意义都没有。

任夏笑容一收,把头撑起来,问我:“现在还不到关门的时候吧,你不出去盯着生意?”

我懒散的换下长裙,在她身边躺下来,合上眼睛:“有什么好盯的,而且夏弥正看着呢,我店里生意不多,她又不会忙不过来。”

任夏伸手戳我:“哎,你有什么打算没有?难道一辈子守着这个蛋糕店混吃等死?”

我说:“我的一辈子可能很快就到头了,不混吃等死还能干嘛。”

任夏皱眉:“那个长生劫,你都不准备打听一下的么?参考成功案例也算有个准备吧,你现在这个状态,简直就像期末去裸考一样。”

“差远了,”我说:“期末挂了还有补考,我挂了可就直接重修了。而且你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上哪找成功案例去,每只妖的长生劫都是量身定做的,况且我这样造过孽的妖,如果长生劫没死,简直就是人品大爆发。”

任夏道:“你说的太让人绝望了,我还没过长生劫呢,听你这么悲观的看法,我现在就得去自杀。”

我哼笑一声:“你还有一百多年好活呢,自杀个毛线。”

任夏问我:“除了混吃等死,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我睁开眼睛,翻了个身面向她:“有啊,有个修道者告诉我,如果我能在渡劫前顺利找到长生果并服用,就能直接化掉劫难,平安渡劫。”

任夏一脸惊讶:“我靠,你进步不小呀郁小喵,居然敢跟修道者搭话了,而那个修道者居然没有屠了你,很给力呀,你是不是把他色诱来修妖道了?那他算是什么妖?难道是人妖?”

我忍不住挂下三条黑线:“滚,你才是人妖呢,只是个修道的人,不是道士,他看破我的真身,也没想着要杀我,而且长生果的事情,也是他主动告诉我的。”

任夏呼一下坐起来,面色严肃地点头:“绝对是看上你没跑了,不然怎么会这么积极,哎小喵我跟你说,其实你嫁给道士……啊呸,嫁给修道者也不错,起码以后应该不会有那么多道士来追杀你了,那小伙子长得怎么样?”

我情深意重地翻了个白眼:“那样的话估计来追杀我的会更多,搞不好因为我故意引诱修道者堕落,罪加一等。”

任夏不满道:“怎么就是故意了,明明是有意的。”

我:“……”

任夏又道:“那个长生果,你现在有什么线索没有?”

我摇头:“你知道上一个得到长生果的人是谁么?是天师张道陵!看看他再看看我。我觉得我要是有那个运气得到长生果,分分钟我就能羽化升仙,而且连我这样造孽的猫妖都能位列仙班,那天下的妖怪都能升级换代了。”

任夏估计也觉得这件事没什么希望,于是安抚的拍拍我:“不怕啊,咱睡吧。”

我:“……”

夏弥已经很习惯我对店里基本不上心的态度,但鉴于我给她开的薪水比同规模甜品店的薪水高了不少,而且平时对她属于放任自流的管理态度,所以姑娘干的还是蛮带劲的,而且因为有我这么一个不靠谱的老板,她反而养成了良好的主人翁精神,每次下班的时候,都自觉主动地做一次清扫,还细心地锁好门窗。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睡眼朦胧呵欠连天地起床开门做生意,刚开门就看见一道红色的玫瑰花瓣铺成的地毯,从门口一直到正前方一辆黑色的本田雅阁后车座前,本田车主穿着蓝色的休闲衬衫,鼻子上架了一副超大的墨镜,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正像影视剧的男主角一样,酷酷地靠在车边,等他的女主角。

女主角还在床上睡得七荤八素呢,我被眼前的景象激的彻底清醒过来,无语地对苏谋竖了个大拇指,返身叫女主角起床去了。

任夏的起床气非常大,大到丧心病狂,属于情绪指使拔刀相向的那一种,所以她在工作日基本不睡觉,而到周末的时候,则是一次睡两天。

我不知道她现在的生物钟是属于工作日还是周末,为了避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在卧室门口犹豫了一会,到杂货间找了个鱼竿出来,把伸缩杆抽出来,站的远远地,用鱼竿颤巍巍的点了床上的睡美人一下。

美人没反应。

我加重了力道,又点了一下。

美人依然没反应。

我准备点第三下的时候,肩上忽然被人拍了拍,紧接着便是苏谋冷冰冰的声音:“你在干嘛?”

我把杆子举在她身上三公分的地方,回答道:“叫她起床。”

苏谋把墨镜摘下来,挂在衬衣领口:“用鱼竿叫她起床?”

我说:“她起床气太大了,我怕被误杀。”

苏谋笑了一声,推开我的鱼竿,大步流星地走过去,将玫瑰花放在任夏枕边,温柔的俯下身。

我的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还没来得及开口阻止,就见苏谋很霸气的一低头,直接含住了任夏娇艳欲滴的红唇。

我目瞪口呆,直接傻在当地。

睡美人在古堡中沉睡了整整一百年,等待她的王子披荆斩棘而来,用一个最温柔的吻唤醒凝固的时间,任夏在苏谋离开她嘴唇的一瞬间睁开眼,睡得微乱的头发和懵懂搞不清状况的眼神,卸去绝代风华的一瞬间,苏谋唇角噙着微微的笑意,问道:“睡醒了吗?我的美人。”

时间、表情、语气、动作,一切都暧昧的刚刚好。

不愧是得狐狸精亲口夸赞的调情高手。

狐狸精在调情高手温柔含笑的眼睛里清醒过来,白日里的千般妩媚万种风华回到她身上,一颦一笑都勾魂摄魄,她喉间发出一个长长的“嗯”,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在苏谋肩上推了一把:“早上好啊,苏先生。”

“早上好,”苏谋顺势直起腰,矮身在床边坐下,玫瑰花就放在手边,然而他丝毫不提,只是问道:“睡得好吗?”

“好,”任夏坐起身来,丝绸睡裙和柔润的肌肤在晨光中交相辉映,然后她一扭头,看到放在枕边的那束玫瑰,愣了一愣,然后立刻微笑起来:“真幸福,能伴着花香清醒过来,今天肯定有一天的好运气。”

“今天一天的好运气都是我给你带来的,”苏谋的眼神划过如玉的肌肤和娇艳的花朵,定格在桃花人面上,笑意深了深:“你打算怎么谢我?”

任夏把那束花拿起来,捧在胸前,微微仰了仰头,深深呼吸:“你想让我怎么谢你?”

“赏脸一起吃三顿饭,怎么样?”他说。

 

110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