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任夏漫不经心地笑,放松身体靠在枕头上,似乎是还没有完全睡醒的样子:“好呀,今天请你吃饭吧。”

我敢打包票苏谋决定是第一次听到女人跟他提这个要求,他眼睛里闪过惊异的光,既而唇角一抿,挑出一个坏坏的笑容:“那我们还去雅德吃?”

“好呀,”任夏歪着头看他,依然是漫不经心:“你说去哪就去哪吧。”

我嘴角一抽,默默地给他俩关上门,继续看店去了。不一会苏谋走出来,骚情的浅蓝色衬衫白色裤子帆布鞋,搭上随意又有形的纯黑色头发,小开标准装扮,简直浑身上下都在叫嚣,人傻钱多速来勾搭。

人傻钱多倚在我的吧台上,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对我示意了一下:“可以吗?”很绅士的动作,搭配他不羁散漫的眼神,有一种“他其实是在注视你”和“他其实没有看到你”两种情绪交杂起来的,巨大的矛盾美感。

我摇头:“不可以。”

苏谋愣了一下,把烟收回去,再没搭理我。

泡妞嘛,又不是追女朋友,把妞泡上就行了,犯不着讨好她的朋友。

不多时,任夏换了身衣服出来,很随意的妆扮,很明显没怎么花心思搭配,虽然狐狸精天生就是衣架子,但是用心和不用心的差别,还是一目了然。

苏谋没有迎上去,反而直接折身往外走,门口那条红艳艳的地毯还铺在那,晨风中发出浓郁的玫瑰花香味。任夏跟在他身后,推开门看到这样一幅场景,惊讶地挑高了眉,明确地表现出她此刻的心情。

“很好,很用心。”

苏谋为她打开车门,任夏侧身坐进去,车子启动,平稳的滑出,留下一地的玫瑰花。夏弥来上班的时候看到,惊讶的合不拢嘴,进门劈头就问我:“明珠姐,门口那条花道是有人追你么?”

我无语:“不是追我的,是追你任夏姐的。”

夏弥一脸失望,深深地叹了口气:“姐,你怎么还没男朋友呢?”

我惊悚的看着她。

夏弥继续失望:“你说你长这么漂亮,脾气又好,还有间店开着,这条件都找不着男朋友,那我怎么办啊?还是你条件太高,所以才找不着的?姐,你也老大不小了,你上点心吧,别一天到晚想着玩了。”

我实在无言以对。

正纠结着,一个人忽然推门而入,而且推门的动作凶狠的似乎是来抢劫,我惊了一惊,条件反射地站起来,才看清居然是朗冶。

朗冶表情疲惫,一进门就仰在沙发里:“门口怎么回事?”

我端起手边的牛奶走过去,把杯子放在他手边:“苏谋早上给任夏搞出来的阵势,你要不要喝点牛奶?”

朗冶道:“我没吃东西,空腹喝牛奶不好,你给我烤个面包出来,今天免班,我得休息一下,多少年没做过这样的大手术了。”

我随口问道:“昨天似乎听说你们院长主的刀?谁这么大的面子,能请动你们院长?”

朗冶道:“苏氏财阀的董事长,做的脑瘤手术,他家人实在是刻薄,老头这么危险的情况,做手术其实等于变相的加速死亡了,医院说的那么清楚,还是非要做。上手术台的时候才知道,老头的遗嘱没改呢,财产和权位都留给亡妻的儿子了,续弦不愿意,非要他改了遗嘱才能死。”

我心里一动,问道:“苏氏财阀?”

朗冶道:“宋秦就职的那家地产公司,就是苏氏财阀旗下的一个子公司,这是一个家族企业,基本上每个行业都插了一脚。”

我追问道:“那传媒业呢?”

朗冶睁开眼,奇怪的看着我:“你今天怎么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了?传媒也有,叫星航传媒好像,在苏氏所有的子公司里,还是个很不错的公司,听说是老头的长子在管,管的有声有色。”

竟然……果然……难怪……

任夏……我真是看错你了,你何止是有本事,你简直太有本事了!

我表情古怪的脸吸引了朗冶的目光,他坐直身子,问道:“怎么回事?”

我说:“正勾搭着任夏的那位……可能……就是你说的这个星航老总。”

朗冶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他是老头的长子?苏氏的继承人?他不是……刚刚和任夏出去了么?”

我说:“昨晚他们一起吃的饭。”

朗冶倒抽一口冷气:“昨晚他父亲上手术台,生死未卜,他居然……”

我点头,道:“这些豪门的恩怨,实在是太难理解了,难道他这么胸有成竹,是因为知道老头不会改遗嘱?”

朗冶摇头:“虽然老头近几年没有改遗嘱的打算,但他续弦的儿子近几年在苏氏董事会里做的风生水起,刚刚被提拔执行董事,管理地产这一块,挺受宠的样子。这样长此以往,就算苏谋继承了苏氏财阀,他同父异母的弟弟也得是个烧油的灯,之前外界传闻苏家的长子和父亲关系淡薄,没想到居然是真的,更没想到居然淡薄成这个样子。”

我说:“星航在传媒界不是挺重要的么?或许人家只是打算敌动我不动。”

朗冶道:“苏氏财阀在各个行业都有涉猎,传媒虽然是块肥肉,但并不是非吃不可,假如老头改了遗嘱,苏谋肯定要从有利的一方变成砧板上的鱼肉,到时候,放弃一个星航,换来苏氏的大权在握,对于那位续弦来说,显然是一笔划算的生意。”

我忧心忡忡道:“那你说要不要给任夏提个醒,让她以后小心别和苏谋走那么近,免得他家出事之后不幸落难。”

朗冶“嗤”地笑了一声:“她和苏谋走得近,届时落难的就不知道是哪一个了。”

我们对任夏真是有着高度一致的评价,不愧是彼此有着共同语言的妖。

任夏这一天果然没有回来,晚上九点多十点,苏谋开车把她送过来,两人互相告别,并且约定明天早上上班时,苏谋会过来接她,然后两人一起去台里签到。

我觉得,他们的关系虽然不是明确的情侣,但其实算得上是公开的秘密,明天两人还有一起去台里,摆明就是为了求黑。

她进门的时候朗冶已经睡了一整天,起来喝我炖好的鱼汤,听见任夏回来的动静,头也不回地打招呼:“哈喽啊地毯美人,今天玩得开心么?”

地毯美人很矜持地点点头:“还好吧,市区里能玩的都完玩了。”

朗冶道:“苏谋的父亲今天上手术台,做一场必死无疑地手术。

任夏惊讶地看着他:“你参加的那场手术,患者是苏谋的父亲?那那场手术最后怎么样了?成功了吗?”

朗冶摇头:“打开头颅之才发现,癌细胞已经在他体内遍插红旗,根本没有办法下刀,只好再度缝合起来,用好药吊着命,能多活多久就活多久。”

我接口道:“而且昨天你推测,苏谋可能会在星航传媒里说得上话,但今天才知道,他可能就是星航传媒的老总。”

任夏真真正正地惊讶了,一脸风中凌乱的表情:“我听说,星航传媒是他们的老总一手组建的,只是在苏氏下面挂个名而已,两家业务并没有联系。”

我说:“这等于是苏谋名下的产业了?他昨天还有兴致请你在雅德吃饭,今天又搞了个玫瑰地毯,你说,是不是因为他其实并不关心他父亲的死活?就算他改了遗嘱,把财产全留给续弦,人家也不在乎。”

任夏道:“这个我倒不在乎,我就是比较害怕,万一将来他被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给消灭了怎么办,我在他身上积攒的人情,岂不就半途而废了么。”

朗冶边喝汤边毫不客气地嘲讽任夏:“所以说这个世界上走后门就得付出代价,也不是每一个门都叫后门。”

任夏皱起眉,很认真地苦恼着,苦恼了好大一会,忽然恍然大悟:“我真是想多了,等他弟弟有能力消灭他的时候,我早就在滨海台安身立命了,那时候还管他这么多作甚。”

我对她是不是提到的电视节目真是好奇心到了骨子里,忍不住问道:“你打算做个一档什么类型的节目?”

任夏没有回答,反而反问我道:“你最喜欢哪一个电视节目?”

我毫不犹豫:“爸爸去哪儿。”

任夏道:“这档节目办的确实不错,可惜是引进的韩国版权,大陆的娱乐节目其实是在走下坡路的情况,基本上所有的节目都不是原创了,要么引进版权,要么就一味模仿,你看《爸爸去哪儿》在国内大红大紫之后,基本上所有的卫视都打出了亲情牌。”

我摇头:“也不能说一味的模仿吧,咱们大陆不是有个原创的娱乐节目,收视率和口碑都挺好的。”

任夏满脸求学好问的表情,眼巴巴的看着我。

我说:“《新闻联播》。”

 

任夏哈哈大笑:“你让央视听见,不得活活哭死,人家已经在有目的的改进了,一口气吃不成胖子嘛。”

 

111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