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玄殷又给她……不知道干了个什么,姑且就叫做切脉吧,切完脉说:“好啦,现在她可能不会再贸然动你了,不过这也是可能,万一真动了我也没有办法。”

任夏兴奋地看着他:“那如果动起手来,我能把她打死么?”

玄殷摇摇头:“不能。”

任夏又问:“打半死呢?”

玄殷点点头:“可以。”

任夏满意道:“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玄殷笑眯眯道:“反正就算你把她打死了,西陈族人来找你的茬,也不会相信这是我教你的。”

任夏阴森森地盯着他,忽然唇边寒芒一闪,化出一截獠牙来:“郁小喵,我想吃肉。”

我默默地站起身,躲到吧台后面:“你自便。”

任夏狞笑一声,站起来就往玄殷身上扑,还没扑过去,我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吱吱哇哇地响了起来,玄殷趁任夏愣神的功夫错身躲开,跟着我跑进吧台,往下一蹲就准备抱我的大腿,一边抱还一边哭嚎:“救命啊!杀人了。”

任夏瞪了他一眼,把电话接上,怒气冲冲道:“喂,朗冶?”

朗冶在那头说了个什么,任夏哼了两声:“她刚刚给你打电话是因为她遭遇了生命危险,快死了,不过现在没事了,因为有个小帅哥把她救了,她打算以身相许,刚刚商量他俩的婚事,现在正抱着呢。”

我和玄殷一起挂下一脑门子的黑线。

朗冶也知道任夏说话向来满嘴跑火车,不足为信,也没管她,又接了句话,任夏看我的目光一下子暧昧起来,让人寒毛直竖:“你们家朗冶让我跟你说,他今儿不回来吃饭了,有个朋友过来,那朋友你还认得,叫乔苏。”

卧……槽……

这朋友我当然认得,那个奇葩的心理医师,当初忙林南歌那档子事的时候,曾经请她来给林总做了个深度催眠。

任夏挂了电话,凑过来趴在吧台上,旧事重提:“我说你跟朗冶到底什么关系啊?我不在的这几年,你们发展的挺迅速的嘛,到哪一阶段了?”

我说:“你别发动你的想象力胡思乱想了成么亲姐,其实之前也没怎么来往,后来他的雇主出了点事,来找我帮忙,才联系紧了点。我们同为妖类,又在一个城市里,出事了不先想着对方嘛。”

任夏似乎被我说服,悻悻地点点头:“好吧,姑且相信你。”

玄殷从地上站起来,拉拉衣服,看看我又看看任夏:“那个,我插一句嘴,哈,咱们晚上吃什么?”

任夏哼了一声,把头向反方向一扭,傲娇道:“少跟我咱咱的,我跟你熟么?我认识你么?你是谁呀?”

玄殷也不生气,笑眯眯地看着她,道:“你这么说,似乎是不打算在以后哪天被东西南北的人追杀时,来找我救你了。”

任夏把头扭过来,磨了磨牙:“既然这样,那我不如现在就吃了你,省得以后看见了糟心。”

玄殷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会,面无表情地走到门口:“果然妖都是无心无情的,算小爷今天点背,救错了人。开门,我要回家!”

我把这两个不省心的货分别安抚好,开始商量晚饭的问题。在任夏的强烈建议下,继续去吃火锅,我对吃的向来没什么特殊的偏好,玄殷则是给什么吃什么,只有任夏,她一直对火锅有种常人无法理解的执着。

作为我们三个里唯一有正当职业,按月领工资的人,任夏当仁不让地充当了买单的角色,我便很不客气地选了火锅店里最贵的餐厅,任夏看到菜单上标注的数字时,不易察觉的抽了抽嘴角。

玄殷作为一个蹭饭吃的小白脸,当的很得心应手,毫不客气地点了满满一桌子,任夏便很不客气地拿男人的尊严来讽刺他,不过好在玄殷脸皮厚,她说一句他顶一句,我在一边好像听相声一样,相当欢乐。

一个穿青色短群的女人在我身边摇曳走过,身形很眼熟,我就盯着看了几眼,正好看到她目的地的那一桌上,一个相当眼熟的男人。

任夏就坐在我身边,我看到的同时,她也跟着我一起看到,当下便欢欣鼓舞地一挥手:“嗨!朗冶!”

朗冶和那个短裙女一起看过来,真是无巧不成书,我哀叹一声,恨不得把头埋到锅里去。

短裙女和朗冶说了一句什么,又摇曳生姿地走过来,笑眯眯地和我打招呼:“郁小姐,好久不见。”

我僵着脸对她笑,站起来跟她握手:“乔小姐,好久不见,不知道这次回国是打算?”

乔苏给我递了张名片:“是来出诊的,本来我不接外诊,不过这次朋友盛情邀约,实在不好推辞。说来还要感谢郁小姐,若不是你,我也不会和林总裁认识。”

看来她和林总还有联系,不过想想也正常,两个人都属于要互相利用的那种。

乔苏又道:“这次回来,是来给星航苏总的外祖母做诊疗,呆得时间会长一点,我在滨海没什么朋友,郁小姐若是空闲,可以约我喝茶。”

她和当初一点没变,说话的语气里总是带着一种倨傲,高人一等的感觉,真不知道这种逆天的自信从何而来,我顺手把身边的任夏拉起来,介绍他俩认识,在撑场子这一方面,女王陛下向来当仁不让。

“这位任夏任小姐,正好是苏总的合作伙伴,你们两个可以认识一下。”

任夏和她点头示意,眼神里带着赤裸裸的好奇探究,走欧式贵族路线的乔医生干不过霸气女王范的任狐狸,下意识地偏头躲了一下。

女王陛下目的达到,收了目光,微微笑着伸出手:“你好,乔小姐,很高兴认识你。”

乔苏伸手和她相握,作自我介绍:“任小姐好,不知道任小姐是做什么工作的?”

任夏和她交换名片,道:“我是节目制片人,搞传媒工作的,和乔小姐的医学事业联系的有点远,不知道也是正常。”

乔苏咳了一声:“既然都在为苏总工作,那以后不妨多多亲近。”

任夏微笑,点了个头:“嗯,乔小姐有空,可以约我喝茶。不过我和苏总的关系属于合作伙伴,乔小姐误会了。”

我和玄殷对视一眼,双双低下头吃肉,掩饰眼底浓重的笑意。

任夏三言两语打发了乔苏,伸了个懒腰坐下:“这货火力级别太低了,贵族范是骨子里带出来的,又不是表面上装的,字字句句都想显示自己优越的身价,至于么。”

玄殷道:“老祖宗,以后你也是我老祖宗,我再也不跟你斗嘴了,小的这才明白,我现在还能过蹦乱跳,是因为您不屑跟小的玩。”

任夏哈哈一笑,伸着手去拍他的头:“乖,以后祖宗罩着你。”

我给任夏夹了一筷子肥牛,问道:“苏谋他外婆有心理疾病?”

任夏说:“请心理医生不一定就代表有心理疾病嘛,国外在进行传统医疗的时候,也会配合心理诱导,可以让身体恢复的更快更好,苏谋这么有钱,给他外婆折腾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总比在外面花天酒地好得多。”

我又问她:“那你俩合作的那档节目怎么样了?究竟是个神马节目啊?说一下又不会死人。”

任夏笑了笑,道:“是个高端访谈的节目,主要集中在各国政治领袖的访谈,或者局部关系分析专家上,受众定位在政客和对政治比较上心的受众群体,借住星航在国外的影响力,从欧美电视圈入手,逐步往内地移动。”

我想了一下,道:“那这和滨海台有什么关系呢?”

任夏说:“滨海台老早就想把知名度打到国际上,但有中央台压着,同时也没有政策支持,只好自力更生。我这个策划案能顺利中选的原因是,星航的节目都集中在娱乐节目方面,基本没有涉足政治,他们的人员多数都是做娱乐节目,所以才要和滨海台合作。”

我恍然大悟:“一个想把知名度打出去,一个想开启全新领域,你的节目策划兼顾了两方,发挥了两方最大的优势,所以才能顺利中选。”

任夏满意地点头:“不然你以为我只靠勾搭勾搭苏谋就行了?他这人精明着呢,在他手下干活,非被他榨干每一点可利用价值。”

我说:“那你只凭实力说话就行了嘛,干嘛还要出卖色相?”

任夏道:“如果星航的老总对这档节目很上心的话,我的工作就会顺利很多。我并不在乎那些员工会怎么看我,反正我活着又不是为了取悦他们。”

玄殷道:“老祖宗很有慧根呀,不如你来跟我修道吧,搞不好就能大彻大悟得道升仙呢?”

我板着脸道:“这话你当年也跟我说过一次。”

玄殷嬉皮笑脸:“那不一样,你是有福缘,她是有慧根,你俩不是一个方向的。”

任夏幸灾乐祸地捅捅我:“听见没,他说你笨。”

我:“……”

玄殷:“……”

 

115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