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朗冶那边一片歌舞升平,隐隐约约听见一个好听的男声在独唱《当爱已成往事》,就像大提琴一样沉的声调,带着丝绒的质感,比李宗盛好听多了。

他在这样的伴奏下跟我说话,平稳呼吸通过电话传过来,我听见他叹息的声音,应该是在抽烟。

“你在哪呢?”

我说:“微山湖鲜鱼馆,和小殷夏弥一起吃饭呢,你呢?”

朗冶道:“科里聚会,在KTV,你来么?”

我说:“你的同事我又不认识,去干嘛呀。”

朗冶问道:“任夏晚上回去么?”

我说:“不知道,应该回去吧,你找她有事?”

朗冶顿了顿:“没事,随便问一下。我喝了酒,不能开车,你一会方便打车来接我一下吗?”

我说:“可以,你完事给我打电话。”

他“嗯”了一会,没有说话,也没有挂电话。

我心里想着那桩旧事,犹豫了一会,低低喊了声:“朗冶?”

他说:“我在。”

我说:“你还记得以前……任夏和鄂莫的那桩旧事么?”

朗冶道:“记得,怎么了?”

我说:“她……曾经让我替她给你道歉来着,我是不是忘了。”

朗冶低低地笑了两声:“你今天怎么想起这件事?任夏和苏谋要有一段了么?这孩子怎么记吃不记打呢。”

我在电话这边摇头,摇了两下才反应过来他看不到,便对着话筒道:“没有,任夏刚刚给我打电话,说她还没忘了那件事,所以不可能。”

他那边传来“嘶嘶”吸气的声音,紧接着是水火相遇的沙沙声,似乎是猛抽了口烟,将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你吃完了吗?”

我看看面前的一桌子菜,却全无胃口,于是道:“嗯,完了。”

他说:“过来吧,我在淞原路上的半月城。”

我挂了他的电话,撑着下巴问对面用关切目光看着我的两位:“你俩吃完了没?”

有个鱼头汤一口都没动,但这两位忙不迭的放下筷子:“吃完了。”

我皱眉看了看桌面上的盘子:“你们两个人吃这么少?吃饱了没?”

夏弥赶紧点头,并且仰在椅子上做出撑死的表情:“吃饱了,真的,可撑了。”

我说:“我有点事要先走一步,你们两个没吃饱就在这吃,我结过账了。”

玄殷道:“你快走吧快走吧,不用管我俩,我俩再在这坐会。”

我收拾好提包,嘱咐了一句:“尽量吃啊,别浪费。”

我们坐的那一桌紧挨着饭店的落地玻璃窗,我在外面打车的时候,看见玄殷松了口气,笑着跟夏弥说了句话,看那口型,应该是:“终于不用再吃鱼了。”

我这才想起来,最近鱼类大降价,我周末买了一堆回来,天天变着法的做,已经挨边吃了七八天了……怪不得刚刚一桌子菜,俩人都不怎么动筷子。

半月城KTV在淞原路中间,坐落在滨海第二大商业中心里,属于中高档会所,无论是装潢环境还是价格,都很适合他们这帮收红包的名医过来High,我到的时候,朗冶的电话正好过来:“三楼,339。”

我不满道:“架子够大的呀朗医生,来接就算了,还得接到包厢门口,你不能自己下来么?”

他语气含着微微的笑意,轻声慢语,很是做小伏低:“我喝多了,麻烦你上来一趟,好不好?”

我默了默:“等着吧。”

他又低笑一声。

朗冶坐在最里面,看到我推门,按灭了烟头,笑着对我招了招手:“明珠。”

一群闹哄哄的人霎时间安静下来,十几双眼睛盯过来,犹如X光一样在我身上上上下下梭巡了一遍,一个个都带着探究的神色。我咳了一声,对这一群医学界的中流砥柱微笑:“大家好。”

一个目测三十五六的帅哥站起来,声音低沉好听,应该是刚唱《当爱已成往事》的那位,把手很绅士的伸过来:“郁明珠小姐,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原来你就是我们老四金屋藏的那个娇,想见你好久了,上次小筠说你是大美啊大美,果然名不虚传。”

我茫然地看了一眼朗冶,只见他笑着站起身,拍了拍帅哥的肩:“好了,老李,什么金屋藏娇,都怪小筠随口乱说。那你们先玩,我走了。”

他拿起大衣折在手臂里,半边身子的重量都靠在我身上,一副不胜酒力的样子,我暗暗运了个气,才没被他压趴下。一边艰难的把人扶出去,一边问道:“小筠是谁?”

朗冶道:“上次我在中友接的那个女朋友,你们见过。”

她一说“女朋友”,我分分钟就想起那个腰细腿长的美女,恍然大悟:“是那个老李的家属?”

朗冶“嗯”了一声:“原来是我们科的实习生,跟着老李实习,还没实习完呢,俩人好上了。”

我兴致勃勃:“听说你们医生老和护士勾搭上,那你这么一个优秀的单身男青年,难道没有护士勾搭你么?”

朗冶咳了咳:“本来有,后来小筠在中友碰见你,回科里大肆渲染了一下,大家都知道我有个女朋友大美,结果爱慕我的小护士都跑了。”

我觉得由衷的开心,于是一直笑一直笑,朗冶在我后脑勺上拍了一下,道:“我没人追你很开心呀,我说你这孩子怎么不盼人点好呢?”

我无辜道:“我很盼人好呀,这不盼你们科那帮小护士好呢嘛,狼神,爱慕你可不是件好事呀,万一人家看你老不结婚老不结婚,以为你也对人有意思,于是一直单身等你怎么办。”

朗冶道:“人民群众就是这点麻烦,你说我结不结婚管他们什么事,之前老有病人说要给我介绍女朋友,全被我回绝了,后来小筠见了你回去一说,再有病人说给介绍对象的时候,科里那帮单身老爷们一个个跑的比我都快,连着解释,哎呀,阿姨,不行,我们朗医生他有女朋友了,不过你看我怎么样,我也单身。”

我忍俊不禁道:“按理说不应该啊,你们科的优秀男医生们个个英俊多金还有一技傍身,怎么可能找不着女朋友呢?”

朗冶说:“就是,你店里那个小姑娘有对象没?没对象给我们科的哥们介绍介绍。”

我为难道:“怕你们科的人才看不上人家蛋糕店的服务员呀。”

朗冶道:“那就是他们作死了,活该单身。”

我哈哈大笑,跟他这么胡乱掰扯两句,先前因为回忆旧事而带来的阴霾情绪霎时间一扫而空,伸手在路边拦了辆车,笑眯眯地问他:“你是去店里还是回家?”

朗冶道:“店里太乱了,回家。”

玄殷自从在我店里领了工资,从此就在那长住了,我把内室和前厅之间闲置的杂物室收拾成空屋子,让他爱打地铺打地铺,不爱打地铺自己买床。

我报了小区的地址,和朗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路,一直到进了房间门,他才边脱大衣边问我:“你刚才在电话里提到三百年前任夏那桩旧事,是出什么事了么?”

我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忧心忡忡的坐到沙发上,盘着腿道:“任夏下午去见苏谋的外婆了,给我打电话,说很担心苏谋万一看上她了怎么办。”

朗冶打断我,哈哈大笑:“这自信逆天了啊,人家苏老板好歹也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怎么可能分分钟就看上她了。”

我伸手在他身上招呼了一下:“你听我讲完行不行!”

他躲了一下,将我的两只手都握在手心里,在我身边坐下:“好,你说。”

我微微侧过身子,倚在沙发背上:“你这段时间老上手术,不常来所以不知道,苏谋天天坚持接任夏上下班,有时候任夏在单位忙完,都晚上一两点了,每天每天都是苏谋开车送回来的,你说如果是简简单单的勾搭一下,怎么可能坚持这么久?”

“搁你身上,你是不是就动心了?”朗冶摇头笑道:“网上有句话说得好啊,男人是有爱情的,但女人没有,就像宠物一样,谁对她好,她就跟谁走了。”

我把手从他掌心里抽出来,掐住他的脖子左右摇晃:“有种你给老娘再说一遍!”

朗冶一边大笑一边咳嗽,一只手握着我的手腕,另一只手抚在我背上:“好了好了好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么,松手松手,一会真被你给掐死了。”

我松开手,狠狠瞪了他一眼:“你再胡言乱语当心我毁尸灭迹!”

朗冶咳了两声,道:“猫这种动物,本来就是宠物,我这么说任夏生生气也就罢了,你生哪门子气?”

我傲然道:“宠物也是会选主人的。”

朗冶点头:“好,有骨气,怪不得这么几百年了还是只野猫。”

我对他眯了眯眼,还没说话,朗冶眼明手快地打断:“继续讲任夏的事!别跑题。“

……跑题的是我么?

我又瞪了他一眼,把腿缩起来抱着膝盖道:“任夏是个什么态度,我暂时还不知道,不过目前看这个反应,应该是没什么感觉,就是比较担心苏谋的反应,你一只公狼,勉强也算个男人,你觉得苏谋这个情况,是不是不太正常?”

 

123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