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节食

“啊,既然有人讲了一个关于食物的故事,那我也来讲一个吧。”

黑暗中有人轻轻吹灭了一支蜡烛。

“他们都想杀了我!”

“——包括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

“他们拿着火把在后面追赶我,放猎狗追我,对我开枪,他们后来把我关在地窖里,不给我吃任何东西和水,我饿极了,就只能舔舔墙壁上的青苔和抓老鼠来吃——”

在一片黑暗中,回忆起之前那段恐怖的过去,她畏惧的低下了头,金黄色的头发垂了下来,覆盖在沾满泥污的纤瘦手臂上。

我坐在她对面,点点头,迅速的记下她所说的一切。

“开始的时候我害怕极了……老鼠……我最怕了,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要靠吃那种东西活下去……天知道我有多害怕它们……”

“地牢里没有光……周围都是白骨和尸体……我差点疯掉……哪里一点光都没有……只是偶尔会有几点鬼火从白森森的尸体上浮起来……”

她哽咽了一声,一双满布伤痕的手指紧紧的抓住破败的裙边。

“……在那种地方我没有一点时间观念……我好怕……我根本不知过了多久……有的时候我觉得我象是过了几百年……”

“忽然有一天……他们来了……他们说居然没有饿死我……他们谁都不敢下来……我好希望他们下来……我想告诉他们……我不是他们所说的魔女……我什么都没做……可是他们根本不听我的解释……我在地牢的上方看到了母亲……她拿着十字架……看着我……对哥哥说要把我……烧死在……烧死在十字架上……”

“我吓坏了……我想爬上去请求妈妈原谅我……我想请她听我说话……她看到我看她……立刻尖叫一声,颤抖着倒在弟弟的怀中……说不用准备十字架了……直接烧死我就行了……接着……他们就把火把丢下来……”

“……我的身上着了火……火非常烫,红红的……象是蛇缠在我身上……我闻到了自己头发烧焦的味道……我开始尖叫……怕极了……”

“……然后……他们盖上了盖子……”

“我以为自己就要死了……真的……”

“……然后……上帝保佑……您来了……”

“……我的母亲之前非常的疼爱我……她那天晚上就象是被恶魔附体一样……”她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似乎被自己的话吓住了,含着泪水的蔚蓝眼眸抬起来看我,我回了她一个鼓励的微笑。

“上帝啊……”她捂住了嘴唇。

转动着手中的鹅毛笔,我看着在桌子的后面缩成一团的少女。

“恕我直言,您做了什么让您的兄长和弟弟这样愤怒?”

大颗的珍珠从蔚蓝的海洋之中流了出来,她神经质的晃着头“我什么都没做……我从小就非常的听话,就怕母亲生气……”

“啊……我在前一天曾经背着母亲偷吃了一块布丁……”她绞着脏污不堪的裙子。

“……母亲常告诉我……现在巴黎流行病态美……我需要减肥……母亲常常不让我吃东西……我那天实在是饿极了……真的好饿……就偷吃了一块布丁……就一块……”

我有了一点兴趣。

“哦……那么,您有弟妹吗?”

“没有。”她看着我困惑的摇摇头。

我点点头“这样啊……那您吃的是一块怎样的布丁呢?”

“非常好吃的布丁……”她似乎在思索回味,苍白的容颜上有一丝迷惑“……有点象我小时侯偷吃的一种叫荔枝,从很古老的东方运过来的水果……”

“非常好吃……真的……粉红色的布丁……”

我点了点头,对她露出一个职业性的微笑。

“露丝依娜小姐,就到这里好了,您现在想必也很累了吧……请您洗个澡休息一下再说好吗?”

我看着她惊慌似的缩起了身子,不禁微笑“在我这里,不会有任何人伤害您的,我保证。”

“哦……”她低头应了一声“那么……忍……忍……”

“忍海。”我好心的报上我拗口的名字。

“那么,先生……我走了……”看着我,露丝依娜羞涩的绞紧了手指,多少有些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观察室。

直到确定她离开了,我才疲倦的揉揉眼睛,叫着自己的助手“悠里斯,病历准备好了吗?”

我可爱的小少年一般的助手黑着一张脸过来了。

“……主人,她在骗您!”

“……没有。”

“她有!”金发碧眼的少年即使已经活过了几千个岁月依旧很容易激动。“她明明有一个妹妹的!”

“她没有。”我耐心的按着因为长久睡眠不足而生疼的额角,摆手制止他开口“至少她不认为自己吃下去的粉红色布丁是她的妹妹。”当事人既然都不承认了,就当她没有好了。

“这是很有趣的病例,你要记住哦。”

我用修长的手指敲敲记录。

“露丝依娜有很典型的强迫症,青春期不合理的节食让她对食物的渴望超出了正常的需求,而食欲恰巧是人体的欲望中最为强烈的,到最后,对食物的渴求已经成为了她欲望的中心,甚至强过了大脑的控制……”

“在现在的巴黎……不,是整个欧洲,到处都是厌食症和暴食症……”我无声的笑“约瑟芬皇后真伟大啊……”

我笑了一下,看着悠里斯苍白的肌肤“……你们吸血鬼一族对这种感觉应该有体验吗?”

悠里斯点点头。

“而露丝依娜还强烈的恋母,在她的潜意识中,只有身为女性的她才是真正继承了母亲的血脉,将母亲的生命延续下来的存在。”

“所以,她没有,也不可能会有妹妹。”

“她在下意识中会把所有的女性亲属都当做敌人,而首当其冲承受她的敌意的就是自己刚出生的妹妹……而怎样才能完全的消灭掉敌人呢?”

悠里斯开始明白了。

“是吞吃。”

“没错啊。”

我忽然笑了起来“不过,能把自己的妹妹吞下自己的胃袋……也是很有素质的啊……”

“那么,主人,这种心理疾病该怎么治疗呢?”他问我。

我好奇的看着悠里斯明亮的绿眼睛。

“……为什么要治疗呢?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心理问题,过了青春期自然会消失啊。”

他点点头。

“现在该怎么办?”

我把桌上的卷宗整理好,归档。

“先让她吃饱。”

我说,在卷宗上签下日期。

1822年8月11日

一个非常普通的日子。

4059 阅读 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