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比现在更好的场景在第二天早上出现,我去开店门的时候,看见苏谋穿了身藏青色西服,黑色的本田雅阁换成一辆典雅的奥迪派克峰,线条流畅,干净的闪闪发光。他倚在车门上,鼻梁架着墨镜,唇边叼着卷烟,闲散的姿势蓄满了力量。

虽然墨镜遮住了半张脸,露出的下巴却线条紧绷,有种如临大敌的紧张严肃。

我看他如此正式的装扮,隐约意识到可能今天不太寻常。昨天任夏跟我聊到凌晨四点,安然入睡,又要肩负在不伤到自己情况下把她叫醒的责任,我觉得很忐忑。

苏谋看见我开门,把烟从唇角取下来,摁灭在几步外的垃圾桶里,对我点了个头:“她醒了没?”

我说:“没。”

苏谋道:“我去叫她。”语毕就提步往内室去。

“苏先生,我们能聊一下吗?”我出声叫住他,给他倒了杯清水,随便找了个近旁的沙发椅,抬手示意他落座:“我需要自我介绍吗?”

苏谋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依言坐下,将墨镜取下来放在桌子上,手指修长,关节有利,每一个指甲都修剪的干干净净,这些小小的细节,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我知道你,郁明珠小姐。”

我抿了一下嘴唇,对他微笑:“苏先生应该知道女性之间的友谊向来是匪夷所思的,我从……她出生就认识她,所以她对我是没有秘密的。”

苏谋冷硬的眉眼一软,唇边漾起笑意:“你的意思是,我昨日对她告白,你已经知道了,所以今天想以娘家人的身份问我,我是不是认真的?”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气,我笑着点点头:“虽然嫁入豪门是很多年轻小姑娘的梦想,不过苏先生和任夏相处这么久,应该知道她和一般的年轻小姑娘很不一样吧。”

苏谋歪了歪头,一边唇角挑起来,有些邪气的不羁模样:“如果她想嫁入豪门,可能我要让她失望了,我本来就不是豪门。”他顿了顿,拿出一个透明的文件袋,里面装着一份纸质文件:“我听说,给我父亲做手术的朗冶医生是你的……朋友,如果朗医生还能见到我父亲,不如代我将这个转交给他。”

我接过来,只见上面赫然印着,苏谋自愿放弃关于因与苏浩天的父子关系,而继承的有关苏氏财阀的任何遗产。

苏谋双手交握,放在桌面上,身体微微前倾,很有攻击力的一个姿势,常在谈判桌上使用:“我自愿放弃和我父亲有关的一切财产,等他签字盖章之后,我与苏浩天的父子关系,包括与苏氏的所有关系,都将终结。”

我惊讶了半天,问道:“为什么?”

苏谋歪着嘴笑了笑:“我想娶她,所以必需给她一个干净的天空,我不想把她娶进一个充斥着欲望和利益的家族里,所以只能这样。”

时光一刹那交替,三百年前,穷途末路的鄂莫将自己反锁在书房,一杯一杯地豪饮,因为他太软弱,不敢反抗家族强加给他的所有肮脏。

我手里捏着那份文件,犹豫了很久,又问他:“或许等你娶到她,会后悔今日的决定。”

苏谋散漫的倚在沙发椅上,偏着头看我:“她干不出让我后悔的事情,退一万步说,就算干出来了,这个决定也是我早就定下的,她只是让我下定决心而已,并非全部因素。”

我想了想:“如果任夏,和你想象中的人一点都不一样呢?”

苏谋失笑道:“什么叫做我想象中的人?我想象中的人就是她,她就是我想象中的人,并不冲突。”

我又追问:“你能接受她的全部?包括她光鲜亮丽的外表之后所有不好……甚至不堪入目的东西?”

苏谋皱起眉,似乎察觉了什么:“不堪入目?她曾经经历过什么吗?”

我张了张嘴,不知道如何回答。

然而苏谋却摆摆手:“郁小姐不知道,任夏现在在行业内可是灸手可热势绝伦的新晋制片人,不知道多少人对她垂涎欲滴,你说的那些……很不好的事情,如果我连这个都接受不了,那又有什么优势同那些人竞争呢?”

“她想告诉我,自然会告诉我,不劳烦你来转述了。”

我将这些话品了品,真切的微笑,点头赞许:“对,不能接受她最坏的一面,自然不配拥有她最好的一面。苏谋,任夏昨天告诉我,她很喜欢你们现在这个距离和相处模式,因为这让她觉得很安全,你想让她心甘情愿地打破这个平衡,恐怕要废些事。”

苏谋回我以微笑,道:“我这是争取到同盟了么?还请明珠姐届时为我多美言一下。”

我因为他这句“明珠姐”脸色阴沉了一下,但想起我俩的实际年龄差距,一口气压在肚子里,咳了一声:“她在内室呢,自己去吧。”

苏谋站起身,我看到手边放着的文件袋,又急忙叫住他:“这份文件,还是你自己亲手递过去比较好,名分上的关系可以解除,不过血缘上,他始终是你父亲。”

苏谋站在当地,我看到他垂在腿侧的手掌猛地握成拳,似乎微微发抖。

看来这个关系很僵硬啊……

我俩正僵持着,睡眼朦胧的任夏忽然推开门走进外厅,似乎还在梦游状态,然而装束却已经打点妥当,她迷蒙着眼旁若无人地走到吧台倒了杯水,半醒不睡地倚在吧台上:“我今天节目组聚餐,可能……”

说到一半,抬头看清店里目前的局势,愣了愣:“你俩在干嘛?”

我看着苏谋,向他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意思是“你看是你告诉她还是我编瞎话骗她”。

苏谋似乎下了很大决心一样,把文件袋从我手中抽走,对任夏招了招手:“你过来。”

任夏茫然的放下杯子走过去。

苏谋看着她一步步走过来,高跟鞋声音清脆,每一步都像敲在心尖上。

任夏在他面前站定,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声音慵懒随意,丝毫不能意识到,对面那个人心里惊涛骇浪的想法。

苏谋看着她,慢慢地笑了笑,低头从文件袋中把纸页抽出来,递到她眼前:“你看看这个。”

任夏接过来,瞅了两眼,面色一变:“为什么放弃?那些东西本来就应该是你的。”

苏谋笑了笑,伸手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一个深蓝色的天鹅绒首饰盒,后退一步,单膝下跪。

我和任夏全部目瞪口呆,我刚刚已经明确告诉他,任夏不喜欢打破现在的平衡,原本以为他会缓个三四五六天,用行动证明一下自己的真心什么什么的,起码让任夏有个心理准备,哪知这孩子竟然是实打实的行动派,头天告个白,第二天就来求婚了。

苏谋看着她的反应,仔细审视她脸上的每一寸表情,良久,又笑了一下:“我昨天跟你表白的时候,说的话你还记得么?”

任夏看着他,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就说了一句,任夏,你来做我未婚妻吧。”

苏谋道:“记错了,没‘吧’,任夏,你来做我未婚妻,陈述句,没有任何询问的语气,我只是通知你一声,你是我未婚妻了。”

任夏反应了一会,不满地皱起眉:“你说是就是了?”

苏谋点头,虽然是单膝下跪,可气势上却完全不输于居高临下的任狐狸:“昨天的确是通知一声,不过今天是来询问你的意见。”他手指一用力,打开那个锦盒,一枚钻石镶在铂金的环上,造型简洁大方。

他们的目光一起集中在那枚戒指上,似乎静默了很久,苏谋道:“DarryRing,网上传言,一个男人凭身份证,一生只能购买一次,我去验证了一下,居然是真的。”

任夏脑子短路了一样,看看戒指又看看他,“嗯”地点了下头。

苏谋的眼睛抬起来,目光焦距在她脸上,渐渐温软:“任夏小姐,我很早就找律师拟定了这份说明,但今天早上才将它打印出来,我来征求你的意见,以决定它是否可以具有法律效应。”

“如果我要继承苏氏财阀,那么必须娶相应财阀集团的女儿为妻,用我妻族的地位来巩固我的地位,用我妻族的财产来巩固我的财产,但是那样的话,我将变成一个工于心计,利欲熏心的人。”

“财富对我来说,并没有十分大的诱惑力,我一直觉得钱够花就行了,生活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请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可以逃脱这样的人生,我请求你嫁给我,做我的妻子,让我有勇气拒绝这个裹着糖衣的飞来横祸。任夏,我曾经告诉过你,欲擒故纵也要有个限度,如果我是个有耐心也有时间的人,自然可以纵容你的性格,一直到你玩够为止,但是现在我没有时间了,我的父亲说不准下一秒就会去世,我即将卷入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只有你能阻拦我。”

“嫁给我,好吗,苏太太。”

 

120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