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齐予又喝了口茶,轻轻叹息:“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她,此后每一世我阳寿过尽,魂归地府,孟婆都不会给我那碗孟婆汤,我带着几世的记忆穿梭于轮回之中,越害怕记得越清楚,越忘不掉。到现在,连我执剑刺入她胸膛那一瞬间,剑刃挑断她的肋骨时,剑柄上传来的震动感,都清晰地恍如昨日。”

我用手撑着额头,道:“你觉得这是朱颜的安排,她故意不让你喝孟婆汤,让你每一世都不能忘记当年?”

齐予看着我,目光坚定道:“一定是她,有时候我甚至猜测……她可能……一直没有投胎。”

我也觉得有可能,还有可能不仅没投胎,还考上了地府的公务员,不然怎么可能如此脸大,能让齐予生生世世都不喝孟婆汤。

这样的话,齐予找她的动机就让人怀疑,难道是为了喝一碗孟婆汤?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好解决,我施法把他的记忆洗掉就行了。

齐予兀自难受了一会,问我:“你能不能帮帮我?”

我木着脸道:“帮你干嘛?”

齐予道:“帮我找她。”

我继续木着脸:“找她干嘛?”

齐予:“……你帮不帮?”

我大义凛然地一摇头:“不帮。”

齐予皱着眉看我:“为什么?”

我诚恳道:“不知道咋帮。”

阳世之人想要进入冥府,只有魂魄脱体,执一盏引魂灯,才能找到通往地府的路,否则就只能在阳世游荡,阳寿未尽的生魂受不了阳气的烘烤,不久便会散在天地间,再无踪迹。

我虽然不是阳世之人,但妖和鬼向来井水不犯河水,甚少打交道,主要是因为地府属于仙界的分支。黑白无常也有闲的没事的时候,万一人家心血来潮除个妖,性质相当于地质部队抓逃犯,虽然不是己任,但抓到了也是有奖的。

齐予将那个装着孤本的袋子递给我:“我身无长物,没有什么可以给你,但是神算子说你需要这个孤本,我就只带了这个孤本来,这是道家流传之物,天师张道陵的手记。”

我心中一动,天师张道陵,上一个得到长生果的人,玄殷授意他将这本书送给我,难道是……

齐予道:“我恳请你想想办法,我知道神算子的话不能全信,但是但凡我有一点办法,也不会这样强人所难。”

我撑着下巴,问他:“我能不能知道,你这么迫切的想见她,到底要做什么呢?我觉得道歉大可不必,她也不缺你道的这个欠。”

齐予按住心口,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我找她究竟想要干什么,可能什么都干不了,但我就是想见她,自从我取了她的性命,我就没有一日不想见她。”

真是奇了,都是见债主追着欠债的跑,还真是头一次见欠债的到处找债主的情况。

我苦口婆心地劝:“你转世轮回了七世,对吧,每一世魂归地府,都没有见过她,说明她根本不想见你,你永远见不到一个刻意躲避你的人,就像你压根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一样,所以我觉得你不如等这一世寿终正寝再去地府问问,唔,要是实在等不及,自杀也可以,你不断的自杀,投胎就自杀投胎就自杀,肯定能把她逼出来。”

齐予用给跪了的眼神看我:“阳寿未尽的生魂,未到地府即投入枉死城,待到阳寿熬尽,才能走正常程序,进入轮回。”

好吧,我错了。

齐予道:“那你现在愿意帮我吗?”

我泪流满面地伏在桌子上:“大哥,你能不能不要在新年这个普天同庆的时候跟我提下地狱的事情?现在是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二十一世纪马克思主义的天空下,你让我去地府找人……”

齐予看着我,很温和的笑了笑:“我知道我的要求让人很难接受,但是没关系,听说你店里现在缺人手,我就留在这帮忙,不要你的薪水,你一日不答应,我就一日留在这里,就算是我答谢你的一个方式。”

我阴着脸看了他半晌:“那你先把这两杯蜂蜜柚子茶的钱给我付了!”

齐予的存在大大影响了我做生意的心情,他倒是耐性很好的样子,一直温文尔雅,迎宾点餐收钱,做的有条不紊,我却越看越上火,到最后终于抑制不住,出门去医院找朗冶去了。

我去的时候他正在查病房,问了几个护士才找过来,我还真没见过朗冶穿白大褂的样子,很温和,阳光透过玻璃窗打在他脸上,照亮微笑的面庞,让我一瞬间想起八个字,谦谦公子,温润如玉。

病房里挤了很多人,他的声音低沉而温柔,仔细询问病人的情况,间或向身边年轻的实习医生做着解说,有种岁月静好的安稳模样。

我安安静静站在在门外,准备等他忙完,肩上忽然被人拍了一下,我一扭头,原来是上次在KTV有一面之缘的李大夫。

李大夫很自来熟的捏着我的肩:“这不是老四媳妇么,好久不见越长越漂亮了哈。你是来找老四的吧,嘿嘿,刚刚有点私事找他来顶班。破坏你俩的二人世界真是对不住,现在我就去把丫喊出来。”

整个过程由他一气呵成,中间一个磕巴都不带打的,我张了张嘴,还没有出声,李大夫已经推门而入,笑着喊了一声:“老四,你媳妇来找你了。”

……现在的大夫都这么……善解人意么?

朗冶应声回头,与我视线相撞,微微笑了笑,将手上拿的医疗本递给李大夫,低声说了两句什么,便摘下听诊器绕了绕,推开围观人群走了过来:“走,我先去办公室收拾东西换个衣服。”

我走在他旁边东张西望,第一次进医院,哪看哪新奇:“听说现在医患关系很紧张呀,朗医生,你们做手术收不收红包?”

朗冶笑了笑:“哪敢收,患者给你塞的红包里都是地雷,就等你往兜里揣然后炸死自个儿呢,这年头就不能给病人任何意见,说什么人家都觉得你是在坑他的钱。”

我怜悯地拍了拍他的肩,又兴致勃勃道:“哎,我今天才发现,小伙子长得很正点嘛,白大褂一穿,帅的都赶上《心术》里的吴秀波了,怪不得那么多小护士喜欢你。”

朗冶斜瞥了我一眼:“合着我穿别的衣服就不帅了。”

我安慰他:“也帅也帅,就是帅的没那么明显。”

说话间他已经脱了白大褂挂好,换上来时穿的那件大衣,商务包提在手里,向门外抬了抬下班,示意可以走了:“刚刚不是齐予来找你说事情么,怎么有时间跑来找我。”

他不提还好,我苦了一张脸,道:“你知道他来找我干嘛么?”

朗冶笑模笑样地看着我:“不会是来表白的吧。”

我冷哼一声:“怎么可能,他来找我下地狱。”

朗冶:“……啊?”

我把前因后果跟他讲了一遍,一边讲一边吐槽,还顺带解释了一下孤本的重要性,最后道:“这熊孩子正在我店里干活呢,人家说了,我一天不答应他,他就一天不走,你说现代人怎么都那么脸皮厚呢,拿一八字没一撇的孤本就好意思找人来下地狱。”

朗冶的兴趣点却完全不在这,反而饶有兴致道:“也就是说,如果你服了长生果,就可以平安渡劫?”

我点点头:“理论上是这么说的,主要是没妖服过长生果,所以具体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朗冶点点头,又道:“齐予这个事情,倒也不难,我就可以办到。”

我顿住脚步,用看天外来客地复杂眼神看着他。

朗冶轻笑一声,揽着我的腰继续走:“先前认识一个鬼差,可以找他帮忙。”

我的眼神变成崇敬:“你真可以呀朗医生,高端大气上档次,知交遍天下呀,居然连阴司都有熟人。”

朗冶哈哈大笑:“也不算知交,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入行没多久,奉命去收一个厉鬼,我刚好路过,就出手帮了他一把,这不就欠了我个人情么,当年许诺说只要有事找他,他一定尽全力帮忙。”

我忘了,神和妖是不一样的,我们去不了的地方,对人家狼神来说压根不算什么。

朗冶去地下车库把车提出来,问我:“怎么着?回店里找齐予去?”

我把头摇成拨浪鼓:“不行不行,这孩子正在店里帮我接客呢,你说这不要薪水的苦力多么难找,等这个旺季过了,店里关门放年假的时候再说他的事,好歹把这段时间撑过去。”

朗冶大笑:“好,真有商业头脑,那既然没事你陪我逛逛街吧,想买几身新衣服过年穿。”

我嘲笑他:“就你还过年穿,你打算穿给谁看?”

朗冶兴致勃勃道:“我本来以为今年任夏这个气氛小达人回来,过年能过的热闹点,没想到这孩子分分钟把自己嫁出去了,真是太没有集体荣誉感,你说咱今年出去过年怎么样,去贵州瑶寨里过,唱唱山歌喝喝瑶酒看看漂亮妹子,过一个四海为家的年。”

 

117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