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从最初到现在,外蒙古一直被苏联趁着中国处于弱势时玩弄于掌股之间。都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外蒙古与中国却可以说是一合就分,再合再分。

二战结束后,苏联把外蒙古彻彻底底的勘探了一个遍,相当于给外蒙古做了一个全面细致的体检,换言之,现在的俄罗斯远比中国要了解外蒙古。在给蒙古国检查完身体之后,前苏联有些失望,因为蒙古有的资源他多得是,蒙古没有的资源,他更多。但是面对自己囊中这个偌大的蒙古国,不彻底利用的话,实在对不起自己头上那个“北极熊”的名号。于是苏联开始把自己过时落伍的产品卖给工业基本为零的外蒙古,一直以畜牧业为基础的外蒙古为此付出大批的畜牧产品,毛皮、肉、奶制品等等,苏联把这些东西运回国加工成地毯、罐头、皮革等产品再反手高价卖给外蒙古,周而复始经过数十年的盘剥,外蒙古如今政治可以忽略,军事可以忽略,经济除了卖资源外也可以忽略,如果不提起,这个国家几乎也要被忽略,渐渐的,渐渐的变成了中苏,以及后来的中俄两国的战略缓冲地。

自打新中国成立后,对于外蒙古,中国其实从没手软过,毕竟,外蒙古已经成为一个获得国际认可的独立自主的国家,既然是国家与国家的关系,那么就没有什么亲情可讲。

有几个小故事可以很清楚的体现出中蒙之间的关系状况。1974年,中蒙边界靠西的地方,外蒙边防团的领导要换人,老团长和老政委带着新任的团长及政委在边境交接工作时免不了大块肉大碗酒的招呼,酒足饭饱之后老团长老政委乘车沿着国境线了解边界的情况,哪知道那司机酒喝得有些高,迷迷糊糊把车开的歪歪扭扭犹如蛇行,三转两拐的迷了路,没头苍蝇似的把车开到了中方境内,被中方边境正在执行巡逻任务的巡逻队抓获,二话不说就把蒙方的两个团长、政委以及司机一行五人直接关进了当地看守所,而且一关就是三年。

三年后五人先被转到兰州,然后由兰州转到沈阳。什么目的呢?是打算跟蒙方换一个人。要换的这个人是文革期间叛逃到外蒙的,逃跑前任内蒙古自治区宣传干事,逃到外蒙后在苏联的操控下被任命为外蒙的宣传部长,此人没想到到了蒙古一飞冲天,颇有些得意忘形,连着写了几篇反华的文章,深得苏联赞赏。这一下让中方很不爽,正好手里有外蒙这两个团长和两个政委外加一个司机,留在手里也没什么用,就向蒙方提出交换,用这五个人换那个宣传部长。蒙方这才知道失踪了好几年的两对团长政委外加一个司机原来一直被中国扣押着,居然也不知会一声,觉得简直就是国耻,于是向中国表示严正的抗议。中国说,你的军人带着武器越境,这得算侵略,没给你一枪崩了就算不错,不好好感激我们,还抗什么议?

蒙古闻此无言以对,只好同意交换。当押送的车辆刚到边境,中方上去几个人就把那位宣传部长从车里揪了出来,扔进中方的囚车里,直到现在,这家伙还在大牢里关着呢。

从这件事可以看得出蒙古政府的愚昧和无知。试问一个堂堂的主权国家,宣传部长做为国家的喉舌这么重要的职务,居然随便交给一个其他国家叛逃来的区区省级宣传干事,只为了得苏联一笑。既然已经成为自己国家的部长,居然被他国在边境直接从车里揪出来丢进囚车,这不论说到哪都是个笑话。

从沙俄时期起,一直到后来的苏联,蒙古都被北方的那头北极熊深深的影响着,在蒙古国内宣传反华、排华本身也符合俄罗斯的自身利益,只有这样才能让中国相对的疏远蒙古,也就可以牢牢将蒙古把握在手中。因为蒙古的选择很简单,是个单选题,不是北边的俄罗斯,就是南边的中国。几十年反华宣传攻势下,中国在蒙古国内的印象可想而知了。发展到近几年,俄罗斯不像过去那样在蒙古国内大肆进行反华宣传,毕竟中俄的战略关系和合作利益远远大于蒙古国带给俄罗斯的好处,只要蒙古国还在中俄控制范围内,其他都好说。

但蒙古毕竟也有自己的小算盘,自从苏联解体后,他们也在积极地物色新靠山,将目光投向了欧美,最好抱住美国的大腿。刚刚经历过解体的俄罗斯那时也顾不上蒙古,解体的头一天,俄蒙以及俄中边境的边防部队接到命令,要求连夜赶回莫斯科,装备什么的能带就带,带不上就地销毁,大批的武器弹药被掩埋在俄罗斯与蒙古和中国的边境处,有些装备实在多的,还留下个人看守,结果第二天苏联宣布解体成15个国家,那些留守看装备的军官或战士反而成了没人要的盲流。由此可见俄罗斯那时候内政的变化影响有多大,更不要提什么蒙古了。

之前有俄罗斯为蒙古掌管一切,蒙古政坛不用大脑已很多年,成天沉浸在羊肉和烈酒中不能自拔,连自己到底是什么情况都搞不明白,更不要提会主动猜测一下苏联发生什么了。苏联解体后,蒙古问莫斯科:我怎么办?莫斯科说:你谁啊?蒙古说:苏联大哥,是我啊。莫斯科说:苏联又是谁?蒙古就哭了,酒也醒了,辛辛苦苦追随了苏联近百年,一夜之间成了没娘的孩子。回过头找中国又实在觉得不合适,毕竟这些年从来对中国除了反就是排,说的多了,自己都觉得中国是真的邪恶轴心了,索性翻开报纸看看当今世界谁是老大,目光一下就被美国的星条旗吸引了。

83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