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1111111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这话一出,立即吸引了先前高谈阔论的几桌客人的注意,纷纷聚拢过来追问:“那事儿究竟是怎么样的?”

就连白发女子闻言也朝这边望过来。

“永德公主真的是被男人骗了?”

老侯不等别人开口抢着说:“也算不得骗,是她自己痴心妄想!咱们这位长公主可是情郎满天下,风流名声都传到江北了,谁敢娶她,那乌龟大王八的绿帽子怕是要捅到天上去了。”

众人又是一片嘻嘻哈哈的笑声。白发女子身边那大汉却是怒从心头起,一拍桌子就要站起来,却被白发女子挽住衣角。大汉怒道:“这说得也太不堪了!”

白发女子淡然一笑:“永德已经死了,由他们说去,怕什么?何况也没说错。”

大汉一愣,见她唇角噙着一丝渺渺的微笑,怡然自得地喝着酒,竟然真的毫不介意,只得长叹一声缓缓坐下,捉住她一只手问道:“豫章旧宅还在,你真不回去?北方马上就要入冬,那种苦寒你受不了!”

女子不动声色地抽出手,为大汉斟满酒,笑道:“我自小听说北方冬天大雪铺天盖地能使山川变色,却从来没机会亲眼看看,这次一定要见识一下。”她举起酒杯送到大汉面前,秋水一样的眸子深不见底:“没想到最终是你来送我,这一杯敬你!”

大汉被她瞧得心头一悠,接过酒杯的手微微发颤,“我会去北边找你,你可愿等我?”

她温和地笑:“父母在,不远游。方僭,你的心意我领了。”

这边众人仍在听老侯高谈阔论着京中的秘闻:“长公主的入幕之宾多得很,第一个叫方僭,攀着裙角从一个小小的骑郎一路升到了明光军左支郎将的位置,后面还有程胄,许山都,也都是羽林军和明光军的郎将。最近宠幸的是一个叫谢紫钦的人,只当也不过是风流债上添一笔的冤孽,谁知道谢紫钦竟然是化名,这人本名叫罗邂,是当年罗迹老侯爷的儿子。罗家被先帝诛了满门,只有这个罗邂逃得性命。他化名入宫成了长公主的裙下之臣,与太后也有私情,长公主被那罗邂姿色迷惑,为了这男人与太后争风吃醋起来,她一个年轻姑娘,哪里是太后的对手,最终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被贬为庶人,自缢死了。她也算是一代尤物,实在可惜了!”众人听了纷纷叹息,也有人笑道:"她就算是倾城倾国又跟你有什么关系?"

老侯瞪眼:“谁说没关系,老子一直指望着哪天也混进明光军里做个骑郎,就有机会一亲公主芳泽,如今公主不等俺老侯,居然先死了,你们说可惜不可惜?”

这话说得委琐至极,连白发女子也不禁勃然变色。

忽然一声冷笑传进来,有人在门外冷冷地说:“你也配?!”

话音未落,突然门帘被掀起,十几个一色锦衣裘氅头戴乌冠鬓插金翅的武人鱼贯进来,小小的酒馆中顿时乌压压一片站满了人。赵参军等人听见声音时已经跳了起来,抽出佩刀喝问:“什么人!”

不料刀才露刃,只见寒光闪动,一眨眼,这几个人已经被十几柄唐刀架住了颈子。

赵参军大惊,只觉颈间寒气凌人,皮肤隐隐生痛,对方似乎丝毫不将自己这重镇武备都统放在眼里,颤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刚才说话的声音响起:“明光军都尉将军罗邂。”

赵参军老侯等人都是一震,循声望过去,只见一个银袍锦服的年轻人面罩寒霜袖着手不紧不慢从外面进来。

罗邂这个名字刚刚还被众人拿来调笑,此时本尊出现却是人人凛然。他周身裹着一层寒气,双目凝光,神情冷诮,目光所过之处,无端就是一股寒意袭至。赵参军官场打滚十几年,见机极快,连忙拱起双手:“不知是文山侯驾到,卑职失礼,还请大人恕罪!”他本想施礼,一动才发觉脖子上还架着刀刃,当下不敢造次,苦着脸告饶:“大人,卑职们也是为朝廷效力的,纵有得罪的地方,还请大人以大局为重……”

罗邂却不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直接打断问道:“刚才是谁在放厥词?”

赵参军等人一愣,几个人的目光不约而同落在了老侯的身上。

罗邂挥手,将几个人制在中间的唐刀后撤,留出空间让他走到老侯面前,眼皮也不抬一下地问:“是你说的?”

老侯见无从抵赖,只得硬着头皮梗起脖子呛声:“是我说的,怎么样?”

罗邂抬眼盯着他,突然扬手,只听“啪”的一声,老侯脸上已经火辣辣挨了一巴掌。这一掌打得极重,老侯的口鼻登时鲜血横流。罗邂冷笑:“这是替长公主打的。”说完夺过身边一名明光军的刀,扬手劈下,刀鞘重重砍在老侯的肩膀上,打得他闷哼一声,腿一软,跪倒在地上。

罗邂哼了一声,将刀扔还给部下,“这是我打的。”

众人都料不到他出手如此狠辣,不禁咋舌,彼此对望,一时拿不准主意该如何应对。

罗邂转过身,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问赵参军:“奉旨追查重犯,这个人你们见过没有?”他一边说着,手上亮出一幅画像来。

304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