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赵参军等人凑过来看了一眼,心头雪亮,不敢怠慢,躬身道:“此人叫方僭,这两日接到上峰的通知,卑职们加紧巡查,正是为了缉拿此人。”

罗邂冷笑:“是缉拿还是窝藏,你们可计较明白了?”

赵参军变色:“罗大人这话什么意思?”

罗邂招过手下一名骑郎:“冯二,你来说。”

冯二越众而出,施了一礼:“是!”他转向众人,朗声说:“经查,方僭是永德公主谋逆案中合谋,已被通缉多日。”

赵参军手下早有对罗邂等人跋扈不满的,冷冷插话:“这还用你说?你当我们兄弟大半夜到这儿来干什么的?”

罗邂的声音像一支冰锥子:“非议皇室,亵渎公主,你们是来讨打的!”

赵参军拦住手下不让他们再惹事,冲着冯二道:“这位兄弟请继续。”

冯二见他颇为客气,神色也和缓了些,“夜里接到密报,有人发现了方僭的行踪,罗大人带着兄弟们一路循迹追踪到了这里。”

罗邂瞧着赵参军冷笑:“你既然早就到了,想必知道此人的行踪?”

赵参军的面色登时变得十分难看。他确实为抓人而来,却没来得及仔细查问就已经让罗邂一干人制住。假若罗邂所说不假的话,这会儿功夫只怕一切都晚了。

果然,小二颤颤巍巍地问:“几位大人,画像能让小的再看一眼吗?”

罗邂一言不发地递过去让他仔细看,自己则留意观察对方的表情。果然小二看清画像就怔了怔,不由自主朝角落里望过去。

罗邂一挥手,立即几个明光军骑郎朝着他看的方向扑了过去。窗边那一桌上早已经没了人,只留下杯盏盘碗,似乎在嘲笑着他们反应的迟钝。罗邂面色铁青地逡巡,在角落里发现一个小门,门虚掩着,外面哗哗水声响动,他喝道:“追!”

明光军们扑了出去。

罗邂却留在店中,又回到桌旁,这里似乎有一缕若有若无的香气。他发现桌上有两只酒杯,心中一动,问:“他和谁在一起?”

小二被这群凶神恶煞的骑郎吓得话都说不利落,抖抖索索地说:“一个,一个女子……”

罗邂蓦地回头,死死盯住他,喝问:“什么样的女子?”

外面传来骑郎们的呼喝声,有人进来汇报:“大人,捉到了!”

罗邂顾不得再问,飞快地冲了出去。

小门外面就是一个小小的栈桥,这本是店里进货用的私桥,平日很少有人使用。几个骑郎将那大汉按在地上,等待罗邂的处置。罗邂正要说话,忽听江面上遥遥传来桨声,他一怔,顿时醒悟,拔脚沿着栈桥追了出去。

江面上笼罩着一层乳白色的雾气,罗邂追到了栈桥的尽头,极目搜寻,在层层雾霭后面,隐约发现了一叶轻舟,舟上似乎立着一个人,却无论如何也看不清到底是个什么人。罗邂不知哪里冒出了异样的感觉,仿佛舟上的人正用一种冰冷嘲讽的目光看着他。这种目光!唯一拥有这种目光的人不是已经死了么,是他亲手将尸体送出宫去,亲眼看着人掩埋的。那种异样的感觉让他心里发毛,无法抑制地大声吩咐手下:“照亮!”

跟在他身边的冯二连忙从身上解下弓,取出一支箭将箭头沾油点燃。罗邂一把夺过来,亲自张弓搭箭,熊熊燃烧的箭头,一股热气扑面而来。他朝天射出火箭,顿时火光在夜空里划过一道轨迹,将将擦着小舟边上落下,这惊鸿一瞥,已经足以让他看清小舟甲板上立着的是个身裹风氅,头戴风帽的女子。看不清她的脸,甚至看不出她的体态,但那身姿却早已经烂熟于心。

罗邂心头大震,仍是不敢相信,喝令手下:“放火箭,一起放!”

顿时弓弦颤动之声响遍江面,十几支被点燃的火箭射向天空,又向着江面坠落,夜空被渲染成璀璨的绯色,在江面上形成一道道彩虹一样的倒影与空中那一条条由火焰交织而成的火带交相辉映,将那个人的身影缠绕在了中心。

船上的女子似乎也被夜空里奇异的景象所吸引,向天空抬头张望,风帽滑落露出满头银丝,在夜里的江面上格外刺目。

罗邂张大嘴,想要说的话全被这银光堵在了胸腔里,喉咙只能发出简单令人不明其意的微弱声音来。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震惊,就在火箭纷纷坠落的那一瞬间,她突然转头向他望过来,满含着嘲讽意味的目光在火光熄灭前的最后一丝光亮里闪动,那眉眼间,嘴角畔,熟悉的讥笑缓缓绽开,迅即随着火光的熄灭而隐入夜色。

直到夜色重新笼罩了江面,冯二才回过神来,察觉到上司异乎寻常的缄默。他要揉揉眼睛,才能重新适应幽暗的光线,发现罗邂死死盯着已经看不清任何东西的江面,露出古怪的笑容来。

“大人,你怎么了?”

罗邂吃力地抬起头,苍白的面色在黑夜里格外惹眼。他咬牙笑了一下,摇头,再笑,笑声凄惶,令听者耸然动容。

297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