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中秋宫变永德长公主获罪被赐自缢,紫薇宫里的太监宫女多受株连,唯有离音受永德全力保全,临去前拜托龙霄护持,得以全身而退。大难中苟全性命之人来到公主府中可谓身无长物,虽然龙霄永嘉夫妇并不曾怠慢,但离音却谢绝了各种赏赐赠与,屋中除了必要的用品外,再没有别的装饰摆设。

算来距离那个晚上也不过才过了十几天,她的生活已经天翻地覆和以前完全不同。她是永德长公主调教出来的人,胸襟气度都与常人不同,却也只能屈居在这个武都侯府中,做一名伺候梳妆掌管妆奁的侍女而已。这是长公主给她安排的生活,给了她安宁和保护,却令她几乎要窒息。离音忍不住想,如果换做长公主如此偃旗息鼓,她会是什么感受呢?

如此对着窗户枯坐了半晌,忽然见龙霄的贴身侍从青奴匆匆进来,怕他惊扰了主屋里两人,连忙迎出去拦住他问:“怎么乱闯起来了,就没人来通报一声?”

青奴擦了一把汗,着急上火地说:“要能找到人通报哪儿还用我来啊!外面来了个人要见驸马,驸马早就吩咐了今日不见人,可不管怎么说就是说不通,非逼着我立即就来传话,不然就要自己闯进来。”

离音皱眉,“什么人这么放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由得他乱来?”

青奴说:“来的是文山侯。”

离音先是愣了一下,猛然醒悟过来,登时怒容满面:“罗邂?他来干什么!”中秋宫变永德获罪,一切根由都源于罗邂的背叛,若说离音在这世上有什么人是恨之入骨的,那就非罗邂莫属了。

她竖起眉,正要再说什么,龙霄已经穿戴整齐从里面出来,笑嘻嘻地“咦”了一声,“他如今是琅玡王身边的红人,怎么想起到我家来了?难道不怕离音姑娘剥了他的皮?”

他这么说,离音反倒不好发作,瞪了龙霄一眼,转身要走,却被他叫住:“你不跟我一起去看看么?”

离音冷笑了一下:“你就不怕他知道我在你府上?”

龙霄哈哈大笑:“知道了又如何,他罗家还能打上门来?青奴,咱们去看看。”一边说着,径自带青奴出去。

罗邂早已经在书房等得不耐烦,见龙霄不紧不慢地进来,耐着性子寒暄完,待青奴给两人上了茶出去,来回踱了两步,终于决定开门见山。他两手撑在书案上,逼近龙霄,盯着他的眼睛问:“我就问你一次,永德究竟死了没有?”

龙霄扑哧一声笑出来:“这是怎么了?想是昨夜佳人入梦,又动了你哪根经脉?当初只有你在场,这冷不丁突然跑来问我这句话,文山侯,你以为你还是当日谢紫钦么?再说,人是你去葬的,就算当初没死,到如今只怕也早就被你给闷死了。”

“你!”罗邂暴怒,指着龙霄半天找不出反驳的话来:“是你亲眼看见她死的!”

龙霄不为所动,用折扇拨开他的手,懒洋洋地一笑:“这么重要的事儿你没赶上,这能怨谁?”

“我当时什么都不知道!”罗邂暴跳如雷地辩解,当时的情形不顾这些时日来的抑制,一幕一幕重新浮现,“她把我弄昏了……”他的话音在看见龙霄唇边讥讽的笑意时消失无踪。这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儿,罗邂意识到自己还是着了对方的道。

龙霄唰地一声甩开折扇,优哉游哉地扇着,扇底风起,将秋后的凉意推送到罗邂面前,自然还伴随着他轻描淡写的托辞:“反正人是你埋的,尸是你验的,这会儿跑来戳着别人的鼻子喊上当,罗大人,你也不怕传出去让人笑话。”

罗邂冷静下来,冷眼打量龙霄,心头渐渐雪亮。他没有否认!对于永德生死的谜题,龙霄始终没有给出确切的答案,那么,就不是自己眼花了。

他颓然坐倒在椅子上,双手覆住脸,只觉一股酸恸从心底深处冒了出来。这一个多月来,像荆棘一样缠绕在他五脏六腑上的疼痛,把他捆成了囚犯,让他彻夜不寐,害怕一闭眼就会看见那个凄冷的夜里,逐渐消失在覆土下的苍白的脸。

那一夜月色如玉,她敷着白粉的脸在月光下惨白一片,唇间的胭脂色,颊边的淡金色花钿都看上去无比诡异妖媚。此刻想起来,他不敢确定被自己埋葬的究竟是谁。

“我看见她了。”近乎示弱的声音从手掌下传出来。

龙霄手中的扇子蓦地一收。他垂目细心整理好留在外面的扇骨,忽而轻声一笑:“死人复活?这可奇了。”

罗邂的手放下来,盯着龙霄,这回无比确定:“她还活着!”

龙霄盯着他,笑意不减,眼中却渐渐漫出了寒意,语声却愈加轻佻起来:“罗大人,先长公主……哦不,她已经被废为庶人了,这个女人好歹是你曾经的未婚妻子,为了你得罪了那么多人,为你孤注一掷,不顾一切,难道连她死了你都还不放过她?死都死了,你自己眼花看混了吧?”

罗邂听出他话中规劝警告的意味,疑惑地抬起头问:“当初她可是要跟我联手收拾你,你倒帮她这么多?为什么?”

龙霄向后仰靠在椅背上,摇着扇子慢条斯理地说:“你在北朝这么多年,难道不知道好猎人都要放过最凶猛强壮的公狼吗?因为这样来年狼群才会更加壮大……”他冲罗邂挤挤眼睛,“收获更多。”

罗邂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龙霄站在门口高喊送客,立即有在书房伺候的下人小跑着一路领罗邂出去。龙霄手中的扇子慢慢停了下来,脸色也变得异常严肃,“青奴!”

青奴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后。

“去明光军大营,给我把他们这半个月的巡防档案调来。尤其是咱们罗大人,都巡了什么地方,捉到什么活口没有,都给我打听清楚。”

青奴响亮地答应一声:“是!”

龙霄这才回头皱眉看他:“这么咋呼可不成,这事儿不能让别人知道。”

青奴赶紧压低声音,低声答应:“明白!”

248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