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象征性的感动了一下,又问他:“那你把这封信交给她,是想表达个什么意思?

齐予沉默很久,忽然对我笑了笑,略微苍白,略微无力:“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太累了,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愧疚什么,我要好好想一想。”

昨天那个银袍女子坐在沙发上,固执的说她放不下的时候,可曾想过这七世轮回,他终会有疲惫的一天。

我跟他相对沉默,沉默了一身,他垂下眼睛看看我,又笑了一下:“谢谢。”

我哑然:“那你这是,准备放弃了么?不追了?”

他说:“我不知道,或许不会了。”

昨天晚上真是神奇的一晚上,冰山女王跟我吵架了,七世情缘看开了,难道哈雷彗星要撞地球了?还是我的长生劫要来了?

我目送齐予瞪着他的银色山地车嗖一下消失,第一次在齐玉斋见他的时候,他一身浅灰色的中式服装,黑色布裤布鞋,鼻梁上架了一副眼镜,微笑的时候,似乎有线装古籍温柔的味道扑面而来,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他,和一辆极具现代化气息的山地车联系在一起。

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变的,不想让爱情受到时间的考验,就不要久未谋面;不想受到空间的考验,就不要两地分居;不想受到金钱的考验,就不要游手好闲,谁都不欠谁什么,也就没有毫无缘由的原地等待。

任夏耐着性子等我目送完,过来打断我思绪的时候,朗冶已经提着小笼包和胡辣汤回来了,中友附近开了家传统早点,朗冶很喜欢吃里面的肉包,我被迫跟着他天天吃天天吃,吃的几欲呕吐。

朗冶提着包子路过我身边,看见我百味陈杂的一张脸,伸手摸摸我的头:“当年你天天做鱼的时候,我也是这个心情。”

任夏赶紧附和着点头:“还有我,我们都是这个心情。”

苏谋又过来揽着任夏的腰,微笑道:“我倒是挺喜欢吃鱼的,下次做鱼可以叫上我。”

任夏苦了一张脸:“我们小喵做鱼的手艺天上地下少有能及,但是鱼做的再好也不会变成牛羊肉,就算变着法子吃也得吃吐了。”

朗冶打开门,率先走进去:“进来说吧,你们两个非法同居了那么久,突然出现,应该不是来吐槽明珠做鱼的吧。”

任夏蹦蹦跳跳地跟进去,脸上的表情天真烂漫到惨不忍睹,丝毫没有风华绝代之感,我扶了回额,对走在任夏后面的苏谋低声道:“难道你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没有自己其实是幼教老师的感觉么?”

苏谋笑意加深:“幼教老师也很不错,因为带的小朋友很可爱,所以比总裁有意思多了。”

爱情会让人智商变低,这条定律不分男女。

我们四个人在外厅双双落座,朗冶把我们的早饭收拾好,温柔的给我四个包子并且叮嘱一定要吃完,然后我们两个吃着他们两个看着,这个诡异的情景持续了十分钟,我吃不下去了。

“你俩有什么事吗?”

任夏笑眯眯道:“没事,你先吃,吃完我们再说。”

我被她的笑容激的生生一抖:“我吃完了,你说吧。”

任夏又看了一眼朗冶:“那我就说了哈,咳,你们大年初一有时间没?”

我愣了一下,朗冶已经代为回答:“没有。”

任夏奇道:“没有?那你们大年初一干嘛去?”

朗冶道:“去贵州。”

任夏又问:“去贵州干嘛?”

朗冶道:“过年。”

任夏皱起眉:“在滨海不能过吗?干嘛要跑到贵州去?”

朗冶吞下最后一个包子,拿纸巾抹抹嘴,慢悠悠地抬眼看她:“你管我们去贵州干嘛,就算我俩是去旅游结婚,跟你有关系吗?”

任夏惊讶地瞪大眼睛,倒抽一口凉气:“你你你……你动凡心了?你不渡劫了?我靠,朗冶你洋气的很,你居然把我们家小喵拐跑了!卧槽……你俩旅游结婚了,我上哪去找伴娘?”

我摸了摸心口,淡淡道:“他骗你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渡劫的决心,就算结婚也得等我荣登神位了。”

任夏舒了口气:“那就好,有伴娘就好,那你们大年初一有空没?”

朗冶道:“没有。”

任夏皱起眉:“干嘛去。”

我拦住要答话的朗冶,避免这种对话陷入死循环,对苏谋道:“来你说。”

苏谋和任夏相视一笑,眼睛里流动的脉脉温情简直要闪瞎猫眼,他清了清嗓子,才道:“我外婆想见一见任夏的父母,好吧我们的婚事定下来,任夏说不好编父母双亡的谎话来骗她老人家,想让你们帮忙做个傀儡,顶过这一阵。”

我顿时大感兴趣,热情洋溢地表示可以帮忙:“做傀儡多麻烦,多不好,多不诚恳,不如我和朗冶亲自上阵,反正变化之术也不是个大问题,我俩假扮她家长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你们看怎么样?”

任夏眯了眯眼:“你的意思是你要假扮我爹妈?”

我满脸期待地点点头。

任夏又眯了眯眼:“你这是想占我的便宜吗?”

我仰头笑了两声:“你的便宜我占得还少吗?想当年你还要当我的婢女服侍我,我都没点头。”

苏谋大吃一惊,对任夏道:“你还有这样的历史?”

任夏不自在的咳了两声:“谁没有个青葱岁月呢,”然后急忙转移话题:“哎呀你就说小喵这个主意好不好嘛。”

苏谋微笑着看她:“你说好就好。”

任夏柔情蜜意地回之一笑:“我想听你的。”

朗冶咳了一声,淡淡道:“初一没空,我们明天的火车去贵州,要么改期要么你自己想办法。”

任夏没搭理他,对我笑的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腻声道:“那就这样了,我们三十晚上回来,我们初一一起去饭店。”

朗冶又道:“你跟她说没用,明天我把她捆起来抗走也得走。”

实力差距太悬殊了,而且根据朗冶的一贯作风,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他一定会这么做。

任夏用她那双妖媚的狐眼恶狠狠地瞪着他:“我告诉你朗冶,你要是耽误老娘结婚,老娘一定跟你拼了!”

朗冶状态懒散地倚在沙发里,对她勾勾手指:“欢迎拼命,开放预约。”

因为两方人员的固执,这场谈话进行异常艰辛,任夏和朗冶都属于嘴上不饶人的,他俩吵架的过程酷似说相声,和我苏谋都看的很开心。

从早晨吵到中午的时候,我忽然灵感迸发,把手按在桌子上,小小心地打断他俩:“不然我们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把饭一吃?”

苏谋愣了一下:“但是初一……”

我挥挥手:“你告诉你外婆,说任夏父母初一有事,特意飞来见她老人家一面。”

苏谋想了一下,果断掏出手机打电话,他外婆对这件事反应很惊讶,苏谋骗她说我们本来就准备飞来看女儿,正好赶上了。

定下了午餐时间和地址,接下来就是扮相,几百年不动用变化术,咋一用觉得十分新鲜,我在镜子前变了几十张脸,玩的乐此不疲,最后定下来的一张脸,却是记忆中,我曾经假设过几千万次的,母亲的样子。

苏谋将午餐地点定在了一家富丽堂皇的酒店,他先行一步去接外婆,让我们赶紧过去。为了装逼,朗冶用障眼法把他的雷克萨斯改成了兰博基尼,一路拉风地飞驰而至。

老太太站在酒店门口,我开车门的时候,苏谋和她说了句什么,她便热情洋溢地迎上来,握着我的手连连道:“你好你好,亲家母,劳烦你大老远的跑来,本来婚事应该我们到府上去提的。”

我因为“亲家母”三个字而风中凌乱了半天,僵着脸笑了笑:“您好,老夫人,也没什么劳烦的,我和她爸爸正好来看看小夏,突然到访,是我们打扰您了。”

任夏乖巧地挽着老太太的手,很纯良地看着我:“妈,我们进去说吧,外面太冷了,外婆身子吃不消的。”

苏谋也迎上来:“是啊,阿姨,我外婆听说您和叔叔过来,一定要在门口迎接,怎么劝都劝不住。”

朗冶把车泊好,顶着易容的脸走过来,听见“叔叔”两个字,不易察觉的哆嗦了一下。

我跟老太太客气了两句,一同进到酒店包厢里,面对面落座,朗冶在落座的时候绅士的给我拉开椅子,等我坐了才在我身边坐下,老太太看到,抿着嘴笑了笑:“小夏妈妈和爸爸感情真好。”

我虚伪的回之微笑:“这次没见到苏谋的父母,真是可惜。”

外婆唇边笑容一滞,道:“这孩子他妈妈……早就去世了。”

我做惊讶状愣了一下,连连道歉:“真是对不住,我们也不知道……”又对任夏道:“你这孩子也真是的,你怎么不告诉妈妈呢?”

任夏唇角抽了抽,艰难道:“我忘了……妈,对不起……”

外婆道:“苏谋是我一手养大的,他的品性,你们可以放心,这几年我为他的婚事也没少操心,任夏这小姑娘,我一看就喜欢的不行,正巧两个孩子都有意,如果你们成全了他们,倒是一桩美事。”

 

121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