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1111111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南北两朝划江而治,长江就成了天然的边界屏障,唯一的例外是落霞关。落霞关是先帝当年力挽狂澜击溃丁零骑兵阻止北方蛮族进一步南下的地方,自那年丁零溃败后,就再也没能在落霞关前进一步。这里成了南朝在江北的唯一一处国土,自然也就成了南北双方各种情报集中交换的地方。而在北面与落霞关一山之隔的,就是北朝在南部边境唯一的陆上重镇昭明。

楚勒指派了一名亲信飞马翻过昭明山,乔装改扮后进入落霞关,找到这边接应的人打听了一番之后匆匆离去,几乎同时,落霞关里一只信鸽腾空南飞,过了江在燕回渡落下,另一只信鸽接力传递消息,一路南飞,换了三只鸽子,到晚饭时分,消息就送到了凤都城皇宫南边的一排公廨院中。不久公廨里有人飞马奔出,前往明光军大营传令,消息被层层转达,最后终于送进了凤都城外紫微湖畔一处宅子里。

这里远离凤都最繁华的地段,却因为临湖幽静,是一处避人耳目的好地方。这里本是罗家旧产,当年罗家灭门的时候被充公,到罗邂回来后才想办法重金购回,作为自己在城外的一处居所。

听完来人的报告,罗邂也顾不得晚饭只吃了一半,匆匆带了几个人就出门去。与此同时,在院外树林里暗藏的“钉子”将这一切动静都记下来飞快地汇报给了龙霄。

其时龙霄刚从宫中轮值完回到府上,换了衣服进来和永嘉公主说笑了一会儿,环顾周围不见离音,于是问:“离音哪儿去了?”

“摆弄鹦鹉去了。”永嘉坐在梳妆镜前,正小心往额间贴金钿,光色渐暗,她贴了几次都没有贴正,不由心浮气躁,冲窗外高声吩咐:“去看看离音在哪儿,快把她叫来。不伺候我也就算了,连驸马都怠慢了,我看她是想挨板子。”

龙霄自然听得出她话外的意思,笑嘻嘻蹭过去挨在永嘉身边坐下:“不过随口一问,你瞧瞧你着酸劲儿。”

永嘉推他:“你让开些,把光都挡住了。”

龙霄反倒更腻过去,从她手中接过金钿:“我来给你贴。”

永嘉白他一眼,“怎么敢劳动驸马干这些琐碎的事儿,你的手是执枪握剑的,贴花钿可是大材小用了。”话虽如此,却也就势放了手。

“这个点儿了,你还要出门?”

“嗯,进宫。”永嘉盯着铜镜,指挥龙霄:“再往上点儿,哎,别太多,对,这样就好。”

龙霄细心贴好,又用手指稳稳压了压,才不经意地问:“这会儿进宫?宫门就要关了。”

“晚上就在宫里住,不回来了,你别等我。”永嘉拿起眉笔,瞟了一眼龙霄,“怎么?你不是刚从宫里回来吗?还舍不得?要舍不得就再跟我进去。反正你执掌内廷宿卫,进出皇宫比我还要方便。”她凑到镜前,细细描画着眉毛。

龙霄失笑:“我还进宫干什么?好不容易才放出来。你去干嘛?别动,这儿没画好。”说着不由分说接过她手中眉笔,为她补妆。

永嘉任他给自己画,沉默了一小会儿,低声说:“今天是我母妃的忌日。”

“哦……”龙霄放下手中的笔,有些意外:“我倒是第一次知道。”

永嘉凄然笑了一下,“母妃不得宠,身子一直也弱,我七岁的时候就被送到李妃那儿养,说是她病得厉害,怕把病过给我。从那以后就再没见过她。她死的时候父皇在汤泉宫避暑,到底也没回来。她就那么孤零零地去了。我也是过了好久才听说了,那时候小,不知道该怎么办。还是阿丫陪我去母妃寝宫祭拜。从那以后她每年都陪我去,如今连她也死了。”永嘉说到这里转过头去不让龙霄看见自己的眼泪。

“我陪你去吧。”龙霄柔声说,满眼都是怜惜。

永嘉背着身子抹了抹眼睛,这才回头,瞧着他冷笑:“你要想进宫就自己去,别借我的名义。谁不知道你进宫是想见谁去!”

“你……”龙霄对她突然变脸又是无奈又是恼怒,苦笑:“好,好,随你怎么说,我不去还不成吗?你要进宫就赶紧,再一个时辰宫门就落钥了。我跟陆昌平他们打个招呼,让他多照应,你也不用胡思乱想,这样行了吧?”他叹了口气,站起来走了两步,在永嘉的另一边坐下,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严肃地说:“这是永德死了之后你第一次进宫。如今宫里跟以往不一样了,你多留点儿心。”

永嘉哼了一声:“阿丫当年把我锁在百癸宫你都没这么大惊小怪过。”

“她是你亲妹妹。你们俩从小就这么打打闹闹,再怎么闹也不会伤你。但如今不一样,如今后宫是琅琊王和……和她的势力。”他说到那个“她”的时候,显出恼恨的神情来,倒是让永嘉看在眼里,心头一松。

龙霄说完话突然觉得异样,回头发现离音在门口站着,并不进来,也不知道听了多久。于是笑道:“你伺候完那些鹦鹉了?”

离音板着脸:“听说驸马要打我板子,我自己来领罚。”

“不过是说笑,你当什么真?”龙霄对离音的额外宽宏连他自己都觉得惊讶。从来没有女人对自己总这么不冷不热的,似乎每一句话都充满了讥讽,但又透出一种共享某种隐秘的人之间才会有的亲昵。

永嘉冷眼看了看两人,也不再说什么,唤来团儿换好衣服,匆匆出去。

龙霄和离音一直将她送到中庭之外,看着她乘了小轿出去,才一起慢慢往回走。

龙霄问:“鹦鹉都还好?”

离音看着脚下,头也不抬:“前两天丢的那只飞回来了,看上去是饿了好几天,我刚才给它喂了点儿上好的黍米。”

“上好的黍米?”龙霄停下脚步,站在庭院里望着西边如血的火烧云,“江南好黍米不多,如果没有了来跟我说,我帮你弄。”

离音一怔,随着他的目光也望向那片云。仿佛一团红莲业火在天边燃烧,照见的是人世间所有的人的过往今夕。她想说一声谢谢,却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

龙霄回过头,见离音怔怔瞧着自己,目光中满是惆怅,心中隐秘地砰然一动,随即迅速换上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讥笑地问她:“怎么,不过一点儿鸟食,至于感动到这个地步吗?”

X

224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