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没点头,反而抿着嘴角意味莫名地笑了笑,充分显示了一个被求亲的女方家长逆天优越感,苏谋外婆便有些惶恐。朗冶那个障眼法用的很给力,老太太虽然不认识牌子,但也晓得是豪车,两家门户相当的时候,女方便比男方要金贵一些,更何况我们家小夏最近在圈子里刚刚声名鹊起,不愁找不着婆家。

苏谋和任夏看我表演了一会,便有些坐不住,连连给我使眼色,任夏则直接一道传音就过来了:“过过瘾就行了,有个度啊。”

我看着他俩如坐针毡的样子,咂咂嘴,宽宏大量地准备揭过这一章。

还没来得及张口,一直沉默的朗冶忽然问道:“苏谋,我听说你在滨海是有几套房产的,婚前财产公证了吗?”

苏谋急忙道:“是作为婚姻共同财产,不做公证。”

朗冶皱了皱眉,慢条斯理道:“还是公证一下吧,免得日后离婚时起风波。”

我:“……”

外婆:“……”

苏谋:“……不用了叔叔,我们不会离婚的。”

任夏也不悦道:“我还没结婚呢,有你这样咒人的吗?你是不是诚心不看我好呀!”

朗冶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眼神里带着逼迫:“怎么跟爸爸说话的。”

任夏像放气的气球一样蔫了:“……爸爸我错了……”

朗冶点点头:“乖。“

朗冶……任夏快被你玩坏了……

这一顿饭吃的十分跌宕起伏,任夏的脸色一直在变幻不定,为了维护外婆心中的好印象,又不得不按捺着任我们搓圆捏扁,我猜她现在肯定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早知道队友如此不靠谱,肯定宁愿拼尽全身灵力做傀儡也不会来找我们组队。

而这样混乱的饭局,我们居然顺利的把他俩的婚期给定下了,外婆出身于旧时的书香门第,挺克己复礼,当即就列了丰厚的聘礼单子,还带了对羊脂玉的镯子,送给任夏。

我和朗冶都没料到居然要现场表态,一时间都有点束手无策,面面相觑了一下,他拿出一张卡,递给任夏:“你妈妈倒是给你准备了很多东西,爸爸就给你一张卡吧,苏谋家底丰厚,但不要全部依靠丈夫,祝你婚姻幸福。”

任夏把那张卡拿过去,眼睛里露出点狡黠的笑意:“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爸爸。”

那笑容带了点甜蜜的娇憨,就真的是女儿和自己的父母撒娇一样,还扭着脸对我说:“妈妈,我的嫁妆你什么时候给我呀?”

我咳了一声:“有你这样的姑娘吗,就害怕自己嫁不出去,追着妈妈要嫁妆的。”

苏谋的外婆带了点感慨,道:“小夏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难怪性子这么好,辛苦你们,养出这么好的女儿,还愿意让她嫁到我们家里来。”

朗冶含笑看了一眼任夏:“她小时候也挺让人操心的,一转眼要嫁人了,时间过得真快。”

那个表情、语气,无一不像是一个宠爱女儿的父亲,对时间飞逝的感慨,然然任夏却生生抖了一抖,看来她也知道朗冶每次一含情脉脉都没好事。

朗冶又看了一眼任夏,继续对苏谋外婆刚正不阿道:“我们家的姑娘,倒不是一味娇宠长大的,所谓出嫁从夫,她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你们尽管纠正她。”

……一般家长送孩子上学的时候,都会对班主任说这么一段话,朗冶说完之后顿了一下,我猜他肯定是想说“不用看我的面子”,考虑到现在不是送孩子上学,所以憋了回去。

任夏嘴角抽了抽,看朗冶的眼神就有点像带了刀子,苏谋怜悯地看了她一眼,打圆场道:“叔叔多虑了。”

朗冶笑眯眯地回望:“还叫叔叔?”

苏谋张口结舌地愣在原地,良久,极不情愿地喊了一声:“爸。”

朗冶点点头,对我抬了抬下巴:“还有呢?”

苏谋又万般纠结地看着我,喊了声:“妈。”

任夏看我的眼神也开始带刀子。

这场饭吃的十分宾主尽欢,定下了孙媳妇,苏谋外婆很开心,占够了便宜,我和朗冶也很开心,至于苏谋和任夏的感受,大可以忽略不计。

告别的时候外婆一定要苏谋和任夏先送我们,态度坚决,实在推辞不过,但鉴于朗冶是开车过来的,这深情的一送只好送到饭店门口。脱离了外婆的视线,任夏立刻变得凶神恶煞活力无穷,扑上来双手掐着我的脖子左摇右晃:“郁小喵你真是长能耐了是不是,你便宜占得开不开心?”

我握着她的手腕大笑:“还行,还算开心,如果你打算此后你父母都不和他家长见面,那你可以继续掐我。”

任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愤愤的收了手:“我告诉你,三十年风水轮流转,你小心别落在我手里。”

我用诚挚的目光看着她:“我会尽量小心避免的。”

朗冶站在一边,微微笑着看我们打闹,一路走到门口,才把苏谋叫到跟前:“你所没有经历过的,她过去的事情,因为已经过去,而她又不是活在回忆里的人,所以没有再赘述的必要,但常人言吃一堑长一智,她能点头答应你的求婚,其意义之重大过于你放弃家族遗产,所以苏谋,你知道你该怎么做。”

苏谋微笑着与他对视,目光坦荡而坚定,他微微点头,每一下都隆重无比:“我知道。”

朗冶点点头,又对任夏道:“那张卡既然给你了,就当是我们这两个交情百年的老友给你随的份子钱吧,路是你自己选的,好好过。”

他和苏谋在酒店门口握手,互相点头致意,两人皆是一色的眉目清朗,冬日暖阳之下,无端生出巨大的安定感,让人很放心。

任夏揽着我的肩膀,在我耳边悄悄道:“安心。”

安心,我会过得很好,所以也希望你也很好。

解决了他俩的事情,去贵州的行程就变得更加开心,我们住在民族风情区的客栈里,是瑶民开的,那些民族服饰和习俗,虽然有刻意表演的嫌疑,但考虑到这年头谋生不易,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过去了。

进房间的时候我问朗冶:“为什么不去瑶民的寨子里住?”

朗冶一边放行李箱一边道:“最正宗的瑶寨其实很抗拒和外界有来往,因而才能保持最淳朴的风情,你如果想看,我可以带你去,不过住宿就免了,两方都会很不舒服,而且生活习俗和沟通方式都有很大差异,住过去就是找罪受。”

鉴于他一路混迹人家从未遭遇危险,出门在外的时候,我对他的话一直持迷信的态度,当下便收拾好了两个房间,准备出去买瑶酒喝。

手机短信在这个时候想起来,发件人标注着肖铉。

自从最后一次告白被拒,他十分恪守承诺,真的是再不往来,这个人的痕迹在我的生活里消失的一干二净,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决然。

“今晚十一点半,琴园一见。”

琴园正是我们住的这个地方的一个公园景区,他居然也在贵州,而且……居然知道我也在贵州。

无端就有些害怕,我把手机拿给朗冶看,惴惴道:“去不去?”

朗冶皱了下眉:“你问他怎么知道你也在贵州呢?”

我依言把短信发过去,肖铉很快便回复过来:“你们去酒店的时候我看到了。”

朗冶道:“那就一起出来聚聚,正好你有事找我。”

肖铉回复:“晚上见好吗?”

朗冶沉吟了一下:“晚上还有安排。”

肖铉回复:“不会耽误你很多时间。”

朗冶道:“不然你和我们一起去?”

肖铉回复:“我不知道你和朗冶究竟是什么关系,但我不想和你们同行,请你体谅我。”

朗冶就着我的手看了看屏幕上的字,偏过脸来瞅着我,意味莫名地一笑:“不如你也学一学任夏,在他面前现一发原型,看他是不是能跟苏某人似的坚定表示只娶你。”

我望了一回天花板呵呵两声:“还是算了,我大劫当前实在不敢随意闹事,现在怎么办?”

朗冶道:“凉拌,那就去见一面呗,大不了再把人家拒绝一次。”

我觉得发好人卡这件事实在是太造孽了,我这么造孽,不知道会不会又加重我的天劫,本来两条人命已经够我喝一壶了。

朗冶袖着手踱到门口:“那不然他这次要再找你告白你就答应他?其实当妖也没什么不好的,你看任夏,不也过得挺开心么?”

我急忙摆手:“道不同不相为谋,大神请你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不知道我现在每天过的多惶恐,就怕我走大街上好好的一道雷就把我劈死了。”

朗冶云淡风轻:“你放心,不会有雷的,你这样造过孽的劫要是和我们这样没造过孽的一样,那我们多吃亏,天道还是很公正,所谓因果必报,你可以开开心心的上街了。”

尼玛……我后悔了,我就该在店里用看央视春晚的方式跨年。

朗冶指了指电视机,道:“你在这里也能以看央视春晚的方式跨年。”

 

108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