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朗冶通知了任夏过来接机,估计在通知的时候还提点了两句什么,导致我下飞机的时候,受到了如同西太后出巡一样的待遇,任夏穿的花里胡哨地,满脸喜气来接机,那个谄媚的表情,让我恨不得从她脸上撕下一张脸皮来,以证明她不是邪神附体。

我其实很不喜欢这样的对待,我想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身边所有的异常都在提示我,真的有事发生,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苏谋换了一辆银灰色的跑车,不看牌子也知道是个高级货,炫富炫的很拉风,任夏一点点消掉了刻意用来遮掩容貌的小法术,炫美炫的也很拉风,我出出口的时候,就看到这两个拉风的人一左一右排在两边,很毕恭毕敬地一低头:“老板好,欢迎回城。”

原本焦距在这两位身上的目光刷一下全黏在了我身上,各种惊讶羡慕还有不屑的,让我很是受宠若惊。

于是我受宠若惊地走过去,挨个拍了拍两人的肩:“不错,都越长越俊了,很有助于咱公司形象的发展。”

苏谋抽了抽嘴角,任夏则更加恭敬的一低头:“不敢有负老板的厚望,在您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我和小苏都一直努力往好看了长。”

我也抽了抽嘴角,任夏作为一个在传媒界这个鱼龙混杂的圈子,都能混的风生水起的人,口头功夫果然不是我这样小小的一个个体工商户能对付的了的。

回中友的时候路过朗冶住的小区,他就先下车回家了,任夏莫测的目光从他身上滑到我身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本以为到店里会接受一番盘问,一路上就在构思她会问什么话,我应该怎么应答,还在心里模拟了一下那个场景,结果人算不如天算,到中友门口,人家两口子把车往路边站牌一停,俩人都巴巴地看着我,很一致的传递“就到这吧走好不送”的意思。

我默默的开门下车。

任夏很喜气洋洋地看着我:“本来该给你摆个接风宴好好叙叙别情,但下午呢约了婚纱设计师,你看,放人家的鸽子多不好,于是你晚上给我留着门哈,我晚上回去给你叙别情。”

我向她挥挥手:“我就不耽误你珍贵的晚上时间了,你晚上还是和苏谋叙一叙别情吧。”

任夏哈哈一笑:“那怎么可以呢,所谓姐妹如衣服男人如手足,缺胳膊断腿没什么,裸奔就不好了。”

苏谋嘴角又抽了抽,我跟着也抽了抽,目送他俩一骑黄尘地扬长而去。

一般商户都是大年初六才开门营业,中友这会只有KTV和电影院还在营业,衬着千家万户门上红彤彤的春联,倒是丝毫不显冷清。

我从站牌走回店里,这条路走了不下千余次,熟悉的闭着眼就能摸回去,走着走着兴起,索性眼睛一闭,脑子里浮现出三维立体的实景图来,每一处台阶、垃圾桶,甚至是绿化区和雕塑,都在大脑里一清二楚,毫无压力的走了回去。

直到双手摸上一处温热的存在,似乎是一个人。

我赶紧睁开眼。

季妩笑眯眯地拿掉我在她脸上乱摸的手,打趣道:“怎么回事儿?昔年一别,你居然瞎了?”

我面无表情道:“昔年一别,你居然胖了。”

是个女人就讨厌自己发胖,季妩这样脱俗的人果然也不能免俗,她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遍,皮笑肉不笑道:“我们家老宋把我养这么胖容易么?你笑话我什么!”

我无言以对,她目前这个精神状况,实在是不好推测是正常的还是已经癫狂,万一姑娘思念亡夫过度,患上什么妄想症,那就麻烦了。

季妩看着我风云变色的脸,噗嗤笑出声:“你别是担心我精神不正常了吧,别担心,好着呢。”

我提心吊胆地看着她,弱弱道:“一般精神病都说自己好着呢。”

季妩看了我一会,踢了踢脚边的行李箱:“我大老远的来看你,却被你怀疑是精神病,实在是太寒心了,我看以后要是来,得先去精神科开个证明才行。”

我这才看到她这身远行归来的行头,不过话说回来,她实在不像是一路风尘,黑色线衣搭配朱红色的高腰毛呢长裙,肩上披了块厚厚的围巾,文艺范儿十足,加上脚边的行李箱,俨然是给衣服裙子或者箱子拍广告归来。

季妩又踢了箱子一脚:“我一下飞机就奔你这来,你结果你还没开门,冰天雪地的等了半天,还被你怀疑精神病,你今天是铁了心不让我进门了对吧?不进拉倒我这就走。”

我急忙拉住她,边在身上手忙脚乱找钥匙,边赔笑道:“没有没有,就是一时没反应过来,我也刚下飞机,脑子还懵着呢。”

季妩拉着金属拉杆,偏着头看我:“去外地过年了?”

我点点头,用电控钥匙打开卷帘门:“去贵州了。”

季妩率先拉着小皮箱往里走:“真洋气啊,玩的开心么?”

我脸色暗了暗,就我那个经历,着实算不上开心,于是嘴里乱七八糟地唔了一声,勉强算作应答。

季妩显然也没真想听我的回答,自己乐淘淘地在店里转了一圈:“这么久居然还是这么个格局,一点创新都没有。”说着随手抹了一下桌子,又看看自己的指尖,嫌弃道:“咦,这么脏,你也不知道收拾一下。”

我本来还在伤春悲秋,被这位小姑奶奶一顿连打带消忘了个一干二净,很不好意思道:“雾霾大,雾霾大。”

季妩把箱子一扔,双手叉腰,精神头十足地看着我:“那我们把它打扫一下吧!”

我:“……其实我本来想年后请保洁公司的……”

季妩又嫌弃地看我一眼:“干嘛要浪费那个钱,你又没断胳膊断腿,自己打扫不行么?”

我觉得我眼泪都快下来了:“季妩,你出去这么久,到底经历了什么,究竟是什么把你从一个天天穿棉群的文艺女青年,活活变成了一个双手耍大刀的女子汉,时光你这把杀猪刀,快把我的文艺女青年还给我。”

季妩挑着嘴角爽朗的笑了:“你要是像我一样,爬过高山入过森林,肯定会变得更加女子汉,文艺女青年都是养在温室里的花朵,见风死的那种,现在没有人保护我了,自然要自己变得强大一点,才不会被人欺负啊。”

其实不是没人保护你,而是当那个人不在,所有人的保护你都不想要罢了。

我被逼无奈,取了一个小桶几块抹布,跟着女子汉季妩同志开始大扫除,电脑被打开,音箱里放着风格各异的流行音乐,我俩一人带了一个报纸帽子,边聊天边擦桌子扫地。说是聊天,其实主要是季妩再说,她本身就是一个作家,又外出了那么久,不像是以前那样蜻蜓点水的旅游,而是切身的经历,加之以前封了笔,倾诉的欲望更强,说起话来妙语连珠,她一张嘴,我基本插不进去话。

好不容易逮着一个空档,趁她去给自己倒水喝的时候,我真心实意地建议:“其实你复出的话,估计成绩会比以前更好。”

季妩放下杯子笑了笑:“我不会再写言情小说了。”

我惋惜道:“可惜这一番高见,只能让我一个人听了,我听了还没什么用,一点都不能激励起走四方的雄心壮志。”

季妩慢条斯理道:“你想多了,不写言情小说,我可以写游记呀。”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在我脑袋左边放一个大大问号,在脑袋右边放一个大大的惊叹号。

“是博客啦,之前的那个博客,原本用来连载小说的,现在用来写游记了。”她把抹布放进水桶里浸水,唇角勾着神采飞扬的笑意:“没想到点击量竟然意外的高,最近有家出版社联系我,想要出版我的游记。”

我发自内心地为她高兴:“果然作家就是作家,金子总会发光啊。”

季妩笑道:“是呀,出版以后可以拿稿酬,就不用那么辛苦地赚旅费了,还可以在这里买套小房子,我买房为根的思想还是太重了,老觉得不在哪有套房子,就像自己是无根的浮萍一样。”

我小小地吃了一惊:“你之前的房子呢?”

季妩道:“卖了。”

我顿时大吃一惊:“为何?”

季妩侧头看了一眼,眼睛里满是溢彩的流光,和先前温温柔柔的言情女作家一点都不一样,浑身散发出一种大气的洒脱:“因为我开心呀,当时我想卖,就卖了,明珠,你说我们家老宋换我这条命下来,不就是为了能让我快快活活地过一辈子吗?既然如此,为什么我还要干什么都瞻前顾后,畏畏缩缩呢?”

我一时间不知如何应答。

季妩继续抹桌子,声音轻快悦耳:“当时我想卖就卖了,现在我又想买,就像你现在坚持开这个赔本的店一样,不就是为了自己心情愉快么?”

 

1251 阅读 0 评论